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2018

消失中的海鳥

海鳥減少的情況非常嚴重。要拯救牠們,就得先更了解牠們

在祕魯的外洛波斯群島,1907年的照片顯示祕魯鵜鶘在此有一個繁殖群體,2017年在同一地點則呈現骨骸散落一地的景象,這一個世紀之間的落差,來自採收鳥糞石、過度漁撈,以及近期的氣候變遷。飢餓加上聖嬰現象帶來的降雨,可能造成前一個繁殖季的大部分幼雛死亡。

在祕魯的外洛波斯群島,1907年的照片顯示祕魯鵜鶘在此有一個繁殖群體,2017年在同一地點則呈現骨骸散落一地的景象,這一個世紀之間的落差,來自採收鳥糞石、過度漁撈,以及近期的氣候變遷。飢餓加上聖嬰現象帶來的降雨,可能造成前一個繁殖季的大部分幼雛死亡。

ROBERT E. COKER, NATIONALGEOGRAPHIC CREATIVE(ARCHIVAL IMAGE)

想像一種身形修長的灰棕色鳥類,體型不比歐洲椋鳥大多少,大半輩子都在開闊海洋生活。

體重不到40公克的灰叉尾海燕會在寒冷水域和各種天氣下,於浪濤間尋覓小魚和海洋無脊椎動物。牠鼓動著翅膀,雙腳懸垂擺動,腳趾掠過水面,讓人覺得像在水上行走。

海燕雖然數量多又分布廣,但灰叉尾海燕卻很稀有,只出現在美國加州海域。牠們最安然自適的地方是海上,但就像所有鳥類一樣,也需要到陸地上產卵和育雛。為此,牠們喜歡不受打擾的島嶼。為了躲避掠食者的注意,牠們在地下、岩石裂隙或洞穴築巢,而且只在夜間進出。

法拉榮群島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位於舊金山金門大橋以西50公里處,當地有個藝術團體用本島老舊建築廢墟的混凝土塊,蓋了一座狀似冰屋的石屋。這座石屋有個小門,從此通往僅容爬行的內部,牆面以壓克力覆蓋。如果你在夏日夜晚進去,以紅光照明(紅光比白光較不易驚擾到鳥類),或許能看到某隻灰叉尾海燕坐在岩隙底部耐心地孵蛋。你也許能聽到牠隱身的鄰居在附近夜啼,輕柔悅耳的嗚嗚聲從岩石間傳來,很像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聲音:那是海鳥的世界,範圍涵蓋地球三分之二的面積,但絕大多數我們都看不見。

漁船為海鳥提供豐富的食物,但也是這些信天翁和白頦風鸌(外圍的黑色鳥類)的致命陷阱,這些鳥兒是2017年在南非外海被鮪延繩釣繩勾到的。在永續漁業措施下,如今每年在南非外海被誤捕的鳥類只有數百隻。然而以全球而言,光是死於延繩釣繩的海鳥就超過30萬隻。

漁船為海鳥提供豐富的食物,但也是這些信天翁和白頦風鸌(外圍的黑色鳥類)的致命陷阱,這些鳥兒是2017年在南非外海被鮪延繩釣繩勾到的。在永續漁業措施下,如今每年在南非外海被誤捕的鳥類只有數百隻。然而以全球而言,光是死於延繩釣繩的海鳥就超過30萬隻。

直到不久前,匿跡隱形仍是海鳥的優勢。

但現在,入侵的掠食者和商業漁撈威脅牠們的生存,牠們需要人類保護,但我們很難在乎我們看不見的動物。

歡慶鳥類年
國家地理和美國奧杜邦協會、國際鳥盟以及康乃爾鳥類學研究室攜手合作,慶祝《候鳥協定法案》通過100週年。敬請期待一整年更多的故事、書籍和活動。

國家地理學會是一個非營利機構,致力於保育地球資源,亦參與贊助了這篇文章。

今日的法拉榮群島是通往過去的一扇小門,那時候到處都有大量的海鳥。我在2017年6月造訪本島時,有超過50萬隻鳥在保護區築巢。島的四周環繞著深藍海水;島上的陡坡和植被稀疏的平地上,有著花魁鳥、海鴿和鸕鶿、嬌小圓胖的卡辛氏海雀。

在加州外海的法拉榮群島,一隻崖海鴉飛翔在數千隻正在孵蛋和照料幼鳥的海鴉上空。19世紀時,供應舊金山市場的鳥蛋獵人幾乎摧毀了這裡的海鴉族群;1980年代早期,流刺網捕漁法又讓這個族群的數量再次崩潰,因為大型魚網除了捕撈到目標魚種外,也網住了海鳥和其他野生動物。1980年代中期開始限制或禁止使用流刺網,讓法拉榮的海鴉生機再現。

在加州外海的法拉榮群島,一隻崖海鴉飛翔在數千隻正在孵蛋和照料幼鳥的海鴉上空。19世紀時,供應舊金山市場的鳥蛋獵人幾乎摧毀了這裡的海鴉族群;1980年代早期,流刺網捕漁法又讓這個族群的數量再次崩潰,因為大型魚網除了捕撈到目標魚種外,也網住了海鳥和其他野生動物。1980年代中期開始限制或禁止使用流刺網,讓法拉榮的海鴉生機再現。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UN. 2020

隨海冰消失的企鵝

如果持續暖化皇帝企鵝將走向滅絕

隨海冰消失的企鵝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