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r. 2020

是文化,還是虐待?

 
長久以來,日本獼猴提供娛樂表演,也是文化象徵。但在今日的日本,牠們宛如馬戲的表演引來了愈來愈多關切。
川崎市表演團體「戰豆的猴戲」的馴猴師每天都帶著他們負責照顧、包著尿布的猴子去街上散步。在猴戲訓練的早期階段,幼猴會學習坐在小凳子上,再慢慢學習踩高蹺與跳過障礙物。攝影: 賈斯博. 杜斯特 JASPER DOEST

川崎市表演團體「戰豆的猴戲」的馴猴師每天都帶著他們負責照顧、包著尿布的猴子去街上散步。在猴戲訓練的早期階段,幼猴會學習坐在小凳子上,再慢慢學習踩高蹺與跳過障礙物。攝影: 賈斯博. 杜斯特 JASPER DOEST

一群猴子穿著足球球衣。

六隻繫著牽繩的日本獼猴順從地在草皮上踢球,在這場模擬日本對巴西的足球賽中,一旁的馴猴師與觀眾正在為牠們加油喝采。

穿藍色球衣的猴子(日本隊)看起來比較結實,不過黃衣的巴西隊速度很快――特別是十號球員不再舔手時。突然間,十號拿到球,踢了一腳,球進了。贏了!日本隊鞠躬致意,觀眾則大笑了起來。

這還只是暖場活動,主要表演將在室內環形劇場進行,這裡是位於日光市的日光猿軍團遊樂景點。在院子裡閒逛時,我看到一隻穿著尿布和橘色運動套裝的日本獼猴,正和一名五歲的遊客玩著桌上曲棍球,把對方打得潰不成軍。每次當圓盤朝猴子滑過來,牠都能把它打進對方的球門。室外主舞臺上,一隻身穿和服的雄獼猴跳過高高的障礙物。

很快就到了排隊進入環形劇場看表演的時候。擔綱演出的是鈴木由梨亞和她忠實的猴子朋友阿陸,內容是馬戲表演。在壓軸的表演中,阿陸穿著藍色圓點褲與粉紅緞面背心,飛越過樓梯間的空隙,然後在一根搖搖晃晃的高高竿子上表演單手倒立。

日光猿軍團的表演根植於日本傳統文化。這些表演是從日文中的「猿廻し」(猿舞),也就是猴戲演變而來,它以一種信仰為依據,認為猴子是馬的守護神,也是神與人之間的中介者,能夠驅除邪靈、迎來好運。它和歌舞伎一樣,早在千年前就在公共劇院中演出。

然而在現代化的日本,這種精神意義早已淡去。

現在的猴戲更像馬戲表演。認識動物研究所執行董事暨日本動物共生聯盟董事會成員山崎惠子表示,許多動物是利用正向增強與情感方式來訓練,不過有些動物則受到訓練者的嚴厲懲戒與身體虐待。圈養的猴子在日本受到動物福利法保護,不過該法主要著重於一般寵物的對待方式。

「許多福利團體會為小狗小貓遊說,希望能爭取到零撲殺的庇護所。愛貓人士的追隨者比較多。」山崎表示:「我們的目標,是讓日本的動物福利法適用於所有動物,包括農場動物、動物園動物與實驗動物在內。」

山崎表示,日本人透過動物尋求娛樂的歷史悠久,不過對文化傳統的情感,不應妨礙猴子表演者受到保護、免於虐待。「就像馬戲團。當你回顧歷史時,你會看到動物遭受極度虐待的訓練方式,猴子也不例外。不過文化會演變,而非一成不變。」

21世紀的猴戲種類繁多,從穿著摺邊裙洋裝在街頭節慶後空翻,到日光猿軍團裡假裝算數學的猴子學生,再到在YouTube影片裡彈鋼琴的猴子等。在一次為期九天的猴戲文化之旅中,我看了一系列的演出,也在東京以北的宇都宮造訪了一間酒吧,裡面由戴著紙漿面具的猴子服務生端上冰涼啤酒、遞上溫暖擦手巾。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PR. 2020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AD

熱門精選

AD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