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an. 22 2019

中世紀女性藝術家因「藍牙」而曝光

1
  • 中世紀女性藝術家因「藍牙」而曝光

從一位1000年前下葬的女性嘴裡發現了珍貴礦石的粉塵,因此打開了一扇先前未知的窗,讓我們得以一窺女性文書抄寫員的生活。

在一般人的想像中,中世紀的文書抄寫員和手抄本彩繪者都是男性:在點著蠟燭的抄書室(scriptoria)裡,修士們忙著把世界上的知識抄到羊皮紙書頁上。「永遠都是修士、修士、修士!」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的歷史學家艾莉森.碧璩(Alison Beach)說。「當你想像中世紀的文書抄寫員時,你會想像成一個男人。」

但有一項新發現顯示,其實有些工作是女人做的──而這些女性文書抄寫員和藝術家技術高超、獲得重用,而且深受信賴,可以使用某些對11世紀的藝術家來說非常昂貴的顏料。這根據的是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科學人類史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的古遺傳學家(paleogeneticist)克莉絲汀娜.沃里納(Christina Warinner)所帶領的跨領域團隊的研究結果。這項研究成果刊登於1月9日的《科學進展》(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

這項證據是來自德國梅因茲市(Mainz)附近小城達爾海姆(Dalheim)的中世紀墓地中發現的一具人類遺骸的嘴巴裡。為了更深入了解過去影響人類的飲食與疾病,考古學家開始研究在有牙科醫學之前的時代累積在人類牙齒上的硬化牙菌斑(dental plaque)。硬化牙菌斑就是牙結石(dental calculus),會困住並保留口中細菌的DNA,還有當事人好久以前吃喝過的食物的蛛絲馬跡。

AD

ads-parallax

不見經傳

編號B78的墓葬內,有一具約死於公元1100年的中年女性遺骸。一開始,這具遺骸最突出的特徵就是骨骼上沒有磨損或裂傷的痕跡,顯示她過著不需要體力勞動的生活。

沃里納的團隊仔細檢視了B78的牙齒,結果讓他們非常驚訝。「顯微鏡專家打電話給我說,『這名女人的牙結石裡面都是藍色的小顆粒,』」沃里納回憶說。「我從沒有看過有人嘴巴裡面是這個顏色──明亮的知更鳥蛋藍。」

德國這處教堂地基和一位中世紀女性的信仰社群有關,也是考古學家發掘出這位藝術家遺骸的地方。PHOTOGRAPH BY CHRISTINA WARINNER

接下來團隊便與化學家合作,要弄清楚嵌在這位女性牙結石上的幾千顆藍色小微粒究竟是哪裡來的。經過廣泛測試後,顯示這些顆粒是一種名為青金岩(lazurite)、亦可稱為青金石的礦物,這同時也是一種寶石。

在中世紀,青金岩只有現在的阿富汗一帶才有。等青金岩粉末經由綿延數千公里的複雜貿易網路抵達中歐的時候,價格已經比等重的黃金還要高了,這項研究的共同作者碧璩說。用青金岩做出來的鮮豔寶藍色顏料無比珍貴,中世紀的藝術家和手抄本彩繪員會特別留著畫最重要的主題──像是聖母瑪利亞的藍斗篷之類的。

這種珍貴的顏料怎麼會跑進11世紀日耳曼女性的嘴裡,更是一大謎團。排除了青金岩微粒出現的其他幾種可能解釋──比方說這位女性或許是因為某種儀式而親吻了含有青金岩的畫像、或是她在服用「寶石藥物」,這是一種中世紀時代的療法,會服食寶石以治病──研究團隊的結論是,這種藍色顏料會跑進B78嘴裡,很可能是因為她在畫畫的時候會舔畫筆。

時間一久,這些顆粒便嵌進了她的牙結石,就這樣保存了將近1000年。安妮塔.拉迪尼(Anita Radini)是該篇研究報告的主要作者,也是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York)的牙結石專家。她甚至在實驗室裡做了青金岩顏料,用自己的唾液和嘴唇來測試這番推論。「我們可以看得出來這個人是重複接觸這種微粒,這是一種重複性的行為,這是可以確定的,」拉迪尼說。「這是我們所擁有的第一個手工藝方面的證據。」

珍貴的青金岩不可能隨便託付給任何藝術家。「一個女性被託付了這種顏料,這個事實顯示她一定是最高層級的,做出來的藝術品一定很有口碑,」碧璩說。「這是我們手上關於女性文書抄寫員的最早物證。」

青金岩產於阿富汗,在中世紀時代的歐洲,價值比等重的黃金還高,在當時也是用於繪製泥金手抄本的珍貴顏料。PHOTOGRAPH BY SHELLY O’REILLY

那麼,像B78這樣的女性藝術家怎麼會沒有歷史記載呢?碧璩說,過去確實有關於女性文書抄寫員的書寫記錄。但當一本書是匿名的時候,歷史學家總會假設書是出自男性之手──而中世紀大部分的書都是沒有署名的。

「這顯示有許多未署名的東西是女性製作的,或是我們至少應該要考量這種可能性,」這位歷史學家又說。

聖杯

同時呢,牙結石也正迅速成為考古資訊的來源。牙結石的一大好處是直接取自死者的嘴巴,可以準確呈現出這個人吃了什麼、喝了什麼,或感染了什麼,而不是只能根據他們墳墓中的東西、或是在附近聚落裡找到的東西來揣摩推論。

「利用人類遺骸重建他們的活動,是生物考古學(bioarchaeology)的聖杯,但用人類骨頭是非常難重建什麼活動的。」尼科西亞(Nicosia)的塞浦勒斯研究中心(Cyprus Institute)生物考古學家艾芙賽米亞.尼基塔(Efthymia Nikita)說。她並未參與這項研究,「問題就在於所有我們用的方法都是間接的。」

「藉由在高解析度下辨識出不同微粒,我們或許可以辨識出特定的活動,」她又補充說。「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別的研究是利用遺骸辨識出藝術家的。」

拉迪尼說,未來這項技術可以運用在辨識考古紀錄中的藝術家方面,這是以前沒有做過的事情。而其他的職業──比方說紡織工、陶匠──或許可以經由他們牙菌斑上卡住的植物纖維或陶土塵埃正確辨識出來。而牙菌斑是比尋找骨頭上的磨損模式更可靠的來源。

至於現在,這幾位作者希望B78塞滿了顏料的牙結石能改變歷史學家看待女性在雕琢中世紀西方文化方面所扮演的角色。「我們不只在這個偏遠教堂墓地裡辨識出青金岩,還是在一個女人嘴裡找到的,」衛里納說。「這給了我們一扇窗口,讓我們能看見歷史上這個時代的女性。」

 

撰文:Andrew Curry 

編譯:鍾慧元

延伸閱讀:考古學家新發現惡名昭彰船難的集體墓穴【考古發現】大禹治水、建夏朝之證據

APR. 2019

超級城市

如何打造1000萬人的巨型都市?

超級城市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