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X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ul. 20 2018

磷蝦捕撈業終於低頭,南極企鵝不用怕挨餓了

  • 磷蝦捕撈業終於低頭,南極企鵝不用怕挨餓了

    磷蝦捕撈業終於低頭,南極企鵝不用怕挨餓了

1

磷蝦捕撈產業達成新協議,目的是為了幫陷入困境的鳥類保留重要食物來源。

小小阿德利企鵝正準備第一次下水游泳。不久後,牠們將會學習狩獵主食磷蝦來餵飽自己。
PHOTOGRAPH BY KEITH LADZINSKI, NATIONAL GEOGRAPHIC

在世界最南端大陸的北方水域中,有種最重要、也最有利可圖的動物:粉紅色的南極磷蝦。

這些成群游動、半透明又神似蝦子的生物,幾乎都被這裡的每一種生物給吞下肚:魚、企鵝、海豹與鯨魚等。與此同時,磷蝦也支撐著全球數百萬美元的捕撈產業,牠們被吸入捕撈網後,便被輾成飼料,用以餵養觀賞魚與養殖鮭魚;或者用來榨油製藥,而美國也是參與這產業的國家之一。

AD

ads-parallax

而今,隨著氣候變遷重新洗牌了南極半島西半部的樣貌,科學家與海洋倡議者持續警告,野生動物已經面臨存亡之秋,尤其是企鵝。而磷蝦捕撈產業可能讓情勢更加惡化。

在歷經多年的協商之後,大多數漁業公司於週一正式同意,在已陷困境的南極半島企鵝群體的周邊海域,停止磷蝦拖網作業。這些公司還為了在未來幾年能進一步保護海洋動物,致力於設立海洋保護區的網絡。


↑↑↑↑↑團結就是力量!微生物也能創造巨大海流

挪威的磷蝦捕撈公司,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磷蝦捕撈公司──阿克海洋生物有限公司(Aker BioMarine)的執行副總裁克莉斯汀.哈特曼(Kristine Hartmann)表示:「我們想表達的是,在致力於保護南極洲的野生動物這方面,我們相當前瞻。而這個計畫只是第一步而已。」

這種做法引起的迴響相當熱烈。俄勒岡州立大學專攻磷蝦的助理教授金.伯納德(Kim Bernard)說:「這則消息相當振奮人心,令人充滿希望。」

專精企鵝的石溪大學副教授希瑟.林奇(Heather Lynch)表示:「對於企鵝群體的位置在哪,我們現在有了更詳實的資訊,磷蝦公司能以干擾更小的方式作業。這顯然可以是場雙贏的局面,他們可以滿足所需,同時也能避開珍貴的區域。」

問題是,這樣就夠了嗎?

食物鏈的基石

在南極洲有數十億隻磷蝦。但大多數在這白色大陸的捕撈作業,圍繞著南極半島的尖端。這裡也是受氣候變遷影響最劇的地方。

在過去40年之間,半島西側的冬季溫度已經上升了攝氏5度;覆蓋在水面的海冰,現在出現得更晚,消失得更快了;大氣降水也多以雨水而非雪花的形式沉降下來。

這樣造成的結果,使西半島唯一真正的南極企鵝物種阿德利企鵝,群體數量大幅下滑。而曾經是企鵝的主食、以磷蝦為生的側紋南極魚幾乎從某些地區絕跡。與此同時,適應力強的巴布亞企鵝,原先常見的分布區域在阿根廷與南非溫暖水域,在此區域的數量也暴增。

同時還有,過去仰賴海冰作為狩獵平臺、總是獨來獨往的豹海豹,現在則經常發現牠們成群狩獵近岸的企鵝,也更常獵殺其他動物為食了;而總在海冰凍結之時向北遷移的座頭鯨,現在停留在南極的時間更久、也進食更多磷蝦。不言可喻,這個區域實在太大,讓人難以全盤理解其他動物究竟還遭受了什麼影響?例如食蟹海豹,或是藍眼鸕鶿與賊鷗等海鳥。

磷蝦是食物鏈的基石,餵養著鯨魚、海豹等許多海洋動物。
PHOTOGRAPH BY BILL CURTSINGER, NATIONAL GEOGRAPHIC

捕撈對於野生動物的影響尚未明朗。捕撈配額只允許他們捕撈一小部分的磷蝦,而且相關產業從未達到該配額量。不過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科學家最近的一項研究指出「磷蝦捕撈業與獵食磷蝦的動物直接交疊」的情況相當常見,這個研究的結果「與數學模型的模擬結果一致,證明磷蝦漁業的確威脅到仰賴磷蝦的野生動物。」

同時,英國南極調查局(British Antarctic Survey)的研究人員,已經說服英國向國際財團施壓,要求監督南極洲漁業不得在夏季捕撈半島鄰近海域的磷蝦。然而從業人員並沒有採取相關行動,因此綠色和平組織與其他環境團體,開始促使磷蝦產業放棄這些傳統水域。而阿克海洋生物公司也在此時開始與科學家會面,尋求更加永續的捕撈方法,而不會造成野生動物的風險。

所有的一切都在新協議發布後達到高潮。

保護企鵝

這份新的協議是相關承諾中的第一步。來自挪威、中國、智利與南韓這些占了磷蝦總產量85%的漁業公司,同意2019年不會在繁殖季期間於企鵝群體附近作業,並承諾2020年全年都會與企鵝群體保持至少30公里以上的距離。

阿克海洋生物有限公司的永續發展經理西里亞.宏.印當(Cilia Holmes Indahl)說:「主要區域圍繞著巴布亞企鵝、南極企鵝繁殖的島嶼,以及位於半島頂端阿德利企鵝出沒的地區。」

這次眾公司還制定一項與環保倡議者的合作計畫,支持並推動在該地區成立海洋保護區,不僅僅是在罕有漁業活動的威德爾海,還包含在南極半島西側與斯科細亞海鄰近地區等漁業重鎮。

眾公司也同意調整漁業集團在世界其他地區使用的最佳實務模式(best-practices model),並對他們卸貨的時間與地點更加透明化。

雖然並非所有磷蝦捕撈公司都簽署了這份協議,但那些沒有簽署的企業正尋求加入產業聯盟,這便需要他們遵循相關方針。

俄勒岡州立大學的伯納德說:「認可半島周遭禁漁區的磷蝦捕撈公司占這麼大比例,實在給我很大的希望。」

但南極洲的情勢瞬息萬變,緊接而來的才是關鍵,我們還需要幾年來見證這份產業承諾是否禁得住考驗。

石溪大學的林奇表示,其中一個值得擔憂的問題在於,自願捕撈限制會讓推動更大尺度、更長期的海洋保護措施的動力慢下來;另外,這份協議有相當大的部分聚焦在企鵝身上,但科學家仍在持續了解其他動物賴以生存的條件。因此這些限制無法保證是否足以保護整體海洋生物。

換句話說,林奇補充道:「只要我們意識到這是保護措施的開端,而非終點,我仍認為這足以說明我們獲得空前的成功。」

撰文:CRAIG WELCH

編譯:曾柏諺

同場加映>>阿德利企鵝數量增加了,卻仍有隱憂

JUL. 2024

原住民族逆轉未來

全球各地最早的住民如何找回環境、文化與自我認同主導權

原住民族逆轉未來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