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Oct. 03 2018

十項全能的鐮刀手!螳螂不只會捕蟬,還會抓魚

1
  • 十項全能的鐮刀手!螳螂不只會捕蟬,還會抓魚

人們已知螳螂能捉鳥來吃,但這是人們首次在野外目擊捕捉魚類也難不倒牠。

攝影師逮到這隻亞洲巨斧螳(Hierodula tenuidentata)大快朵頤剛到手的大餐的瞬間。PHOTOGRAPH BY RAJESH PUTTASWAMAIAH

我們知道,像蜂鳥這般大的動物也會成為螳螂那神出鬼沒、佈滿棘刺前肢下的盤中飧;但現在,甚至連魚類也難逃牠們「致命的擁抱」。

9月20日,一份新觀察到的資料發表在期刊《直翅目研究》(Orthoptera Research)上,描述了一隻野生螳螂獵食孔雀魚的過程,牠將這些小魚拽出水中並大快朵頤一番──這種行為從未在野外螳螂身上見過。

AD

ads-parallax

螳螂可說是最有野心的昆蟲掠食者,牠們有時會捕獲並吞下體型相對巨大的獵物,例如青蛙、老鼠與蜥蜴等等。按這個說法,吃「魚」這件事倒也不是那麼誇張。

儘管科學家知道螳螂的視覺如何運作,但仍然對牠們的視力好到能看進水中並捕到魚感到驚訝。這項發現同時也暗示,螳螂或許擁有複雜學習的能力。

本研究的主要作者是義大利布倫塔運河博物館(Musei del Canal di Brenta)的昆蟲學家羅伯托.巴蒂斯頓(Roberto Battiston),他提到儘管人們很容易在YouTube上找到螳螂大啖水族槽中的飼料魚的影片,但其實牠們是被不自然地湊在一起的。像這種故意讓豢養的螳螂與魚近距離接觸,進而誘發獵食反應的行為,與許多人故意將螳螂與狼蛛、蠍子放在一個密閉空間,讓牠們上演「打鬥」的戲碼並無二致。

逮個正著

巴蒂斯頓最初是在他的保育人士朋友,也是本篇研究的共同作者尼耶克.曼紐厄夫(Niyak Manjunath)寄給他一張雄亞洲巨斧螳正在吃魚的相片時,才意識到這隻螳螂會捕魚。

而在印度卡納塔克邦,另一位保育人士拉傑什.蒲蒂斯汪(Rajesh Puttaswamaiah)則在他的屋頂花園裡,拍到一隻正在他的人工水池捕捉孔雀魚的螳螂。

巴蒂斯頓說他的共同作者持續監視著池邊,想看看那隻螳螂會不會繼續挑其他魚下手。結果出乎意料,螳螂不斷回來找尋更多魚來捕食。

↑↑↑↑↑螳螂VS.蝗蟲
一隻螳螂對人類無害,但對蝗蟲來說可就致命了。而螳螂補「蝗」,也要注意著自己的天敵正在背後虎視眈眈!

巴蒂斯頓說:「螳螂不只回來一次,而是五個晚上。就像是一隻在農場偷雞的狐狸。」

這隻螳螂會踩著浮在水中的睡蓮走到池子中央,將水芙蓉的葉子作為他的抓魚平台。牠會耐心等待某隻孔雀魚悠游到水面附近,然後猛然將牠致命的前肢伸入水中,電光石火之間便將戰利品擒來。

靠著這套功夫,這隻螳螂在兩天之內擊殺並吃掉了九隻孔雀魚。

「視」不可擋

這項發現之所以如此令人意外,不僅僅是因為螳螂的菜單選擇,而是因為捕魚對螳螂的視覺來說是項特別的挑戰。螳螂的眼睛適合在白天鎖定獵物,但這九隻孔雀魚卻全都是在灰暗的光線下甚至漆黑的夜間中所捕獲。再加上巴蒂斯頓稱之為「視覺屏障」的水體障礙,這隻蟲子能成功捕到魚實在令人佩服。

不過巴蒂斯頓認為,他或許知道螳螂是如何搜查到牠的受害者。

「螳螂眼睛的運作機制與我們不同,」巴蒂斯頓說:「他們辨別動態的能力更勝於判斷形狀或顏色。而孔雀魚大大的尾巴在游泳時就像是飄揚的旗幟,或許在螳螂看來就像眼前有隻蹦蹦跳跳的古怪蟲子。」

雖然並未參與此次研究,不過專攻螳螂視覺的新堡大學神經科學家珍妮.立德(Jenny Read)為這隻螳螂能看到這一切感到驚艷。

她說:「我從未料到在夜間一隻水下的魚,能有足夠的對比度吸引螳螂注意,甚至引起牠的攻擊行為。」

聰明的鐮刀手?

論文作者們推測,該螳螂反覆回來捕魚,可能暗示在螳螂身上有著先前不被認同的學習能力。這隻螳螂可能記得所有在水池中大量且易於捕獲的獵物,並利用這份資訊激發出了九次夜間行動。

同樣未參與此次研究的克利夫蘭自然史博物館(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昆蟲學家加文.斯文森(Gavin Svenson)說,我們不可能得知這隻螳螂的動機,但他也並未排除有複雜的認知流程在背後運作。

「大家都認為昆蟲是簡單、不能違背本能的生物,但實際上牠們有能力做出極其複雜的行為。」斯文森說

然而,同樣未參與此次研究,東北伊利諾伊大學專精於螳螂感官的神經生物學家弗雷德里克.普雷特(Frederick Prete),卻沒有被螳螂「學會」捕魚的說法說服,也不認為螳螂將魚視為獵物很不尋常。

普雷特表示:「如果獵物符合某些特定的視覺標準,那麼小型脊椎動物本來就是螳螂伙食的一部分。」

但不論如何,起碼可以將螳螂納入像蝙蝠或蜘蛛這類,令人訝異牠們會捕魚的陸生動物啦。

有鑑於只有一隻螳螂的紀錄,目前尚未明瞭這樣的行為有多普遍。而斯文森與立德都認同當務之急,是查明其他個體或它種螳螂,在實驗室或野外條件下是否也會捕魚。

對斯文森而言有件事倒是無庸置疑,這些優雅的掠食者還有更多令人讚嘆、快如閃電的秘密武器:「我相信我們才僅僅是初窺一角呢。」

撰文:JAKE BUEHLER

編譯:曾柏諺

延伸閱讀:連鳥都吃!你還敢小看螳螂嗎?「呼叫龍之母!」巴西雨林驚見像龍的螳螂

DEC. 2020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古埃及祭司是精明的實業家能針對不同預算提供葬儀套裝服務!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