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ug. 28 2015

沙烏地婦女 年底首度行使投票權

1
  • 沙烏地婦女 年底首度行使投票權

95年前,美國女性有了投票權。然而這個權利並非平白奉送——而是她們努力爭取來的。

1913年,婦女在曼哈頓街上遊行,爭取投票權。美國主張婦女參政的人士抗爭了數十年,才爭取到賦予女性投票權的《憲法第19條修正案》,這項法案於95年前生效。
Photography by Corbis

本月適逢美國女性獲得選舉權95週年。就在這個時刻,世上僅存少數仍未賦予女性投票權的國家之一,也準備為她們敞開投票所的大門:今年12月,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將首度行使投票權。

這項成就和在此之前的成功一樣,並非沙烏地婦女憑空得來的。反之,她們早已對政府施壓多年。在世界各地,婦女的投票權都是經過爭取才有的。

AD

ads-parallax

「所有的女權運動中,沒有任何一種像爭取婦女投票權那麼國際化,」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特聘歷史與性別研究教授艾倫.杜波瓦(Ellen DuBois)說。

一個世紀前的此刻,美國女性正熱烈地爭取屬於她們的權利,而且離勝利愈來愈近。

 

權利是爭取來的

最早的婦女投票權於19世紀零星出現。當時瑞典與蘇格蘭的女性取得了部分地方層級的投票權,而大不列顛則對婦女開放了地方層級的選舉——但對象只限擁有資產的未婚女性。後來在1893年時,紐西蘭的婦女贏得了全面的投票權。

此時,美國主張婦女參政的人士已經從事運動達數十年之久(蘇珊.安東尼〔Susan B. Anthony〕於1872年因投票而被捕的事件非常著名),也在數個西部州取得了選舉權。但是他們為爭取投票權而奮鬥的這段時間裡,反婦女參政組織也幾乎都在反擊。這些組織將支持婦女參政的訊息改成嘲諷文宣,還把女性寫成毫無吸引力的仇男者。

主張婦女參政人士則透過自己的文宣和達到成功宣傳的示威運動來做出反應。他們在白宮外頭焚燒威爾遜總統的演說文字稿,並且喊著口號來到門前。與美國女性結盟的英國的社運人士甚至更極端:他們砸破窗戶、放火焚燒建築,並且在某位首相尚未建成的房屋裡放了一顆炸彈。

美國主張婦女參政人士運用媒體來主張投票權。這份支持婦女參政的樂譜上寫著「謹獻給全世界的婦女參政支持者」,並且把婦女投票權塑造成一個國際性的志業。
Photograph by David J. Frent, David J. & Janice L. Frent Collection/Corbis

美國的婦女參政支持者透過他們的運動發揮力量,取得了跨階層與跨種族的發展。但是如果要成功,他們也要得到男性的支持才行,因為只有男性才能投票贊成婦女參政。凱莉.查普曼.凱特(Carrie Chapman Catt)是這方面最頂尖的策畫人之一,她是帶領「國家美國女性參政委員會」(National American Women’s Suffrage Committee,NAWSC)進行系統性社會運動的人。

「她和其他在NAWSC工作的婦女有一份名單,上面列出了每一個州議會裡的每一個議員,另外還有一份這些議員的女性親屬名單,」加州大學聖克魯茲分校的特聘女性主義研究教授貝緹娜.艾普特克(Bettina Aptheker)說。「他們跟那些男性議員的女性親屬取得聯繫,請她們向那些議員施壓,要他們投票贊成女性參政。」

女性就是透過這類有技巧的組織手法說服男性議員通過美國《憲法第19條修正案》,在1920年時得到了投票的權利。多數歐洲女性也在同一時期獲得了選舉權,不久後拉丁美洲也跟進了。直到20世紀結束前,婦女投票權遍及全世界,最後成了當初的婦女參政支持者想像不到的樣子:常態。

 

同志仍須努力

每當有一個國家的婦女取得投票權,都是一次重大勝利;但是這通常並不代表爭取平等選舉權的運動在這個國家已經結束了。即使是相對較早讓婦女擁有選舉權的國家,這份勝利也不一定是所有婦女都享有的——早期的法律經常會強化已經存在的種族與階級制度。

雖然《憲法第19條修正案》在1920年時讓美國女性得以合法投票,但原住民卻是到1924年才被視為公民,而且直到1957年才能在全美的每一州投票。非裔美籍女性則是到了1965年《選舉權法》實施後,才能在南方的州投票。此外在美國的海外領土波多黎各與菲律賓,《憲法第19條修正案》都不適用。(波多黎各女性在1929年得到選舉權,菲律賓則要等到該國於1940年代成為獨立國家之後。)

然而真正的選舉權不只是能不能投票那麼簡單。在沙烏地阿拉伯,並非每個人都覺得該國最近為婦女創下的里程碑是一場完全的勝利。根據「沙烏地阿拉伯民主與人權中心」(Center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n Saudi Arabia)的創辦人及主席阿里.H..阿爾亞米(Ali H. Alyami),沙烏地女性和男性將在今年12月選出的地方官員「毫無權力」。他說,所有掌握真正權力的人都是由國王指派的。

不過,阿爾亞米還是認為女性的參與「是很好的一步,因為從心理層面來說,這將會賦予女性權力,」已經有許多女性登記投票資格及擬定參選計畫了。希望這能夠幫助拓展沙烏地女性的權利——她們終於能進入投票所了,但是卻還不被允許自己開車前往

 

撰文:Becky Little,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向淑容

Twitter上關注作者Becky Little

JAN. 2020

疼痛新解

深腦刺激、虛擬實境、突變基因,科學家正揭開慢性疼痛的奧祕並找出新的治療方法!

疼痛新解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