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ug. 07 2020

穿著制服的盜伐集團 官商聯手摧毀柬埔寨保護區林地

1
  • 剛砍下來的木材堆放在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內。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

  • 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中包含柬埔寨最後一片「完整森林地景」(intact forest landscape,簡稱IFL)。所謂IFL指的是原始森林覆蓋面積夠大,且未受干擾,所以可以保有當地原生生物多樣性。然而,這片IFL的未來堪慮:2001到2013年間,該地區損失了將近半數森林覆蓋面積,且馬里蘭大學的衛星圖資顯示,近期越發嚴重的森林損失情況正逐漸侵入IFL的範圍內。資料來源:GLAD/UMD; Greenpeac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 and Transparent World. “Intact Forest Landscapes. 2000/2013/2016”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 衛星影像顯示,最近森林砍伐的範圍(左下方)已侵入普雷朗的IFL。資料來源:Planet Labs, Inc. “Monthly /Quarterly Mosaics.”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 衛星影像顯示普雷朗南部地區也有森林砍伐活動。資料來源:Planet Labs, Inc. “Monthly /Quarterly Mosaics.”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 最近普雷朗保護區北部遭受到的森林砍伐程度最為嚴重,大範圍砍伐面積已擴張至原始林。資料來源:Planet Labs, Inc. “Monthly /Quarterly Mosaics.”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 PLCN指出,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是393種動物的棲地。其中有55種受脅物種有滅絕風險,包括亞洲象(Asian elephants, Elephas maximus)、爪哇野牛(Banteng, Bos javanicus)與戴帽長臂猿(Pileated Gibbons, Hylobates pileatus),這些物種在IUCN紅皮書中都被列為「瀕危級」(Endangered, EN)。圖片來源:Rhett Butler(Mongabay)

  • 普雷朗保護區內曾經挺立的大樹,如今剩下殘株,其餘部位則變成木材。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

  • 在畫面後方,可以看到一臺卡車從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或周邊運出木材。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

  • 儘管林地遭受破壞,仍有一些新種發現於普雷朗森林中。彎趾壁虎(Bent-toed Gecko, Cyrtodactylus phnomchiensis)就是其中之一,而且生物學家Thy Neang和Bryan Stuart描述該物種的文章才剛在今年4月刊登於《Zookeys》期刊中。Neang與Stuart在文章中指出,由於森林棲地正不斷流失,必須「緊急執行」(“urgently warranted”)這個物種的保育狀況評估。圖片來源:Thy Neang

  • 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中的空地,這裡曾經森林蓊鬱。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

今年2月底,保育人士Kheng Khou一如既往地準備進入「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Prey Lang Wildlife Sanctuary)。他和「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簡稱PLCN)的其他成員定期會進到區內巡邏,然而這次他跟同事們不只遭拒於門外,還受到逮捕威脅。

當地政府告訴他們,因為沒有取得柬埔寨環境部的許可,所以他們無法進入保護區。但Khou懷疑有其他原因。

「一旦PLCN進到保護區內,我們就會收集並且將證據公諸於世,如此一來全世界就會知道,這塊保護區內的森林正受到砍伐與破壞」,他說。

普雷朗的面積橫跨柬埔寨北部五個省份,是該區域僅存的廣大原始雨林。近年來,這片森林持續受到政界關係良好的伐木公司威脅。雖然這些公司有的成立不久,但背後的經營者有些已經殘害柬埔寨林地數十年。

AD

ads-parallax

剛砍下來的木材堆放在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內。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

剛砍下來的木材堆放在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內。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

Khou和同事入園遭拒的那一週,普雷朗地區的森林砍伐進入高峰。

衛星圖資曝保護區內濫伐情況惡化 近半林地都毀了

哥本哈根大學教授泰勒德(Ida Theilade)從美國馬里蘭大學「全球土地分析與探索實驗室」(Global Land Analysis and Discovery,簡稱GLAD)的圖資中觀察到,普雷朗地區的森林砍伐活動愈來愈頻繁,因此他在4月11日寄了一封公開信給普雷朗的權益關係人。

GLAD實驗室利用衛星圖資識別大於30平方公尺的森林損失面積。「從2020年初開始,GLAD每週大概出現1000次普雷朗地區的森林損失警示」,泰勒德在信中寫道。

其中有好幾週的森林損失高峰值持續飆升,光是2月24日那一週就記錄有將近1萬2000次警示。然而,如果跟最近的數據相比又是小巫見大巫──4月27日當週就有超過2萬2000次警示。

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中包含柬埔寨最後一片「完整森林地景」(intact forest landscape,簡稱IFL)。所謂IFL指的是原始森林覆蓋面積夠大,且未受干擾,所以可以保有當地原生生物多樣性。然而,這片IFL的未來堪慮:2001到2013年間,該地區損失了將近半數森林覆蓋面積,且馬里蘭大學的衛星圖資顯示,近期越發嚴重的森林損失情況正逐漸侵入IFL的範圍內。資料來源:GLAD/UMD; Greenpeac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 and Transparent World. “Intact Forest Landscapes. 2000/2013/2016”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中包含柬埔寨最後一片「完整森林地景」(intact forest landscape,簡稱IFL)。所謂IFL指的是原始森林覆蓋面積夠大,且未受干擾,所以可以保有當地原生生物多樣性。然而,這片IFL的未來堪慮:2001到2013年間,該地區損失了將近半數森林覆蓋面積,且馬里蘭大學的衛星圖資顯示,近期越發嚴重的森林損失情況正逐漸侵入IFL的範圍內。資料來源:GLAD/UMD; Greenpeac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 and Transparent World. “Intact Forest Landscapes. 2000/2013/2016”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衛星影像顯示,最近森林砍伐的範圍(左下方)已侵入普雷朗的IFL。資料來源:Planet Labs, Inc. “Monthly /Quarterly Mosaics.”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衛星影像顯示,最近森林砍伐的範圍(左下方)已侵入普雷朗的IFL。資料來源:Planet Labs, Inc. “Monthly /Quarterly Mosaics.”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衛星影像顯示普雷朗南部地區也有森林砍伐活動。資料來源:Planet Labs, Inc. “Monthly /Quarterly Mosaics.”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衛星影像顯示普雷朗南部地區也有森林砍伐活動。資料來源:Planet Labs, Inc. “Monthly /Quarterly Mosaics.”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最近普雷朗保護區北部遭受到的森林砍伐程度最為嚴重,大範圍砍伐面積已擴張至原始林。資料來源:Planet Labs, Inc. “Monthly /Quarterly Mosaics.”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最近普雷朗保護區北部遭受到的森林砍伐程度最為嚴重,大範圍砍伐面積已擴張至原始林。資料來源:Planet Labs, Inc. “Monthly /Quarterly Mosaics.” Accessed through Global Forest Watch on May 11, 2020.

「穿著制服的罪犯」 官商勾結賺取壟斷利益

當被問及最近邁入高峰的非法伐木情況,柬埔寨環境部發言人費克特拉(Neth Pheaktra)說,普雷朗只有「當地人在非常小的規模下進行非法伐木」。然而,衛星圖資記錄到的森林砍伐規模,比起當地人為了日常所需而砍柴生火的規模要大得多。

PLCN的人員受到禁止而無法進入森林,卻「觀察到非法伐木工人自由進出普雷朗,以及貨車車隊把木材運出森林」,泰勒德在信中寫道,並讚揚這些倡議者的勇氣。

然而費克特拉卻持有不同觀點。他認為PLCN的成員行為「不合法」,而且是「年輕人最壞的榜樣」。他先前也威脅要逮捕PLCN的成員,因為他們利用衛星資料觀察森林砍伐情況。

「柬埔寨森林裡的罪犯都穿著制服」,在柬埔寨有超過20年經驗的保育人士哈特克(Marcus Hardtke)說,非法伐木行為幾乎都跟軍隊、警力或甚至環境部本身有關。

「所謂的環境部,近年已經轉變成專制的犯罪集團,掌控柬埔寨40%的土地」,哈特克在email中表示。「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保育,而是為了全面掌控國家,並從森林砍伐中為政界權貴取得壟斷利益。」

PLCN指出,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是393種動物的棲地。其中有55種受脅物種有滅絕風險,包括亞洲象(Asian elephants, Elephas maximus)、爪哇野牛(Banteng, Bos javanicus)與戴帽長臂猿(Pileated Gibbons, Hylobates pileatus),這些物種在IUCN紅皮書中都被列為「瀕危級」(Endangered, EN)。圖片來源:Rhett Butler(Mongabay)

PLCN指出,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是393種動物的棲地。其中有55種受脅物種有滅絕風險,包括亞洲象(Asian elephants, Elephas maximus)、爪哇野牛(Banteng, Bos javanicus)與戴帽長臂猿(Pileated Gibbons, Hylobates pileatus),這些物種在IUCN紅皮書中都被列為「瀕危級」(Endangered, EN)。圖片來源:Rhett Butler(Mongabay)

哈特克說,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不法勾當存在,但NGO和雙邊捐助者都默許它持續運作。

木材公司背後經營者 政商關係良好 長年涉及非法毀林

他特別指出,吳哥膠合板公司(Angkor Plywood)「對普雷朗森林造成最大威脅」。

哈特克表示,吳哥膠合板公司及其子公司在普雷朗森林的東部、西部與北部地區都享有特許權。「他們從四週包圍普雷朗,並計畫要在接下來幾年時間在這塊地區非法伐木。」吳哥膠合板公司與其下兩家子公司(Think Biotech與Thy Nga)的背後由四人掌控,其中兩人參與了柬埔寨歷時悠久且醜惡的非法伐木勾當。

根據柬埔寨商務部(Ministry of Commerce)的註冊資料,吳哥膠合板公司在2011年成立,由臺灣人盧竹昌(Lu Chu Chang)與兩名柬埔寨人桑賽達(Chea Sankthida)、波夫(Chea Pov)共同經營。

子公司Think Biotech成立於2013年,原本擔任執行長的南韓人皆已於2017和2018年離職。目前執行長登記為桑賽達和盧竹昌。

波夫與關係良好的商界大亨梁禮德勳爵(Oknha Leng Rithy)共同擔任Thy Nga的執行長。「Oknha」是勳爵制的頭銜,任何捐贈50萬美元給柬埔寨政府的企業家皆可受封此爵位(過去是捐款10萬美元即可獲封)。

普雷朗保護區內曾經挺立的大樹,如今剩下殘株,其餘部位則變成木材。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

普雷朗保護區內曾經挺立的大樹,如今剩下殘株,其餘部位則變成木材。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

梁禮德和盧竹昌是非法伐木的老手,且他們的參與歷程都有被記錄下來。

盧竹昌原先經營的公司叫「切爾達膠合板」(Cherndar Plywood),1996年時,其在普雷朗地區得到超過10萬公頃的土地。這間公司常常被指控涉及非法毀林,且在2000年時遭控威脅居住在特許地附近的原住民。2007年「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的調查報告指出,盧竹昌與一些位高權重者,在柬埔寨黑暗的伐木集團背後擔任操盤手,其中包含總理洪森(Hun Sen)的表兄弟Dy Chouch及其前妻Seng Keang。盧竹昌顯然持續享受與柬埔寨政府的良好關係──執政黨還替他宣傳2019年與農業部長的會面。

梁禮德是獲柬埔寨商業部封為勳爵的越南人。越南媒體(包含官媒),都稱梁禮德為柬埔寨政府的「資深顧問」。

和盧竹昌一樣,梁禮德也已經玩這個把戲好幾年了。2009年梁禮德擔任越南橡膠集團(Vietnamese Rubber Group,簡稱VRG)駐柬代表時,柬埔寨農業部將普雷朗地區6000公頃的土地授與他。2013年「全球見證人」(Global Witness)的報告也指出,VRG特許地中的一部份也與Seng Keang有關。

桑賽達與波夫則是來自政商關係良好的政界家庭,他們有些親戚在監管商業部門的機構中位居高階職位。他們看起來和Chea Vuthy與Bun Chanthy有關係,前者是柬埔寨官方發展協進會(Council for Development)的副秘書長,後者則是柬埔寨商務部副國務卿。在Facebook上可以看到很多張這幾個人在私人與家庭聚會中的合照。

桑賽達在2018年底之前,還擔任親政府媒體組織「藍傳媒」(Blue Media)的執行長,這家媒體是由一個政府資助的前任記者經營,他經常報導有利於政府的消息並常與各個部長會面。

在畫面後方,可以看到一臺卡車從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或周邊運出木材。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

在畫面後方,可以看到一臺卡車從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或周邊運出木材。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

吳哥膠合板公司也和另一個有名的人有關:狄皮(Try Pheap)。或許可被稱作柬埔寨最惡名昭彰的非法伐木者,狄皮是個企業大亨,並且與總理洪森關係密切,他被指控走私木材,所涉金額達數百萬美元。

《Mongabay》瀏覽柬埔寨國家林業局(Forestry Administration)在2019年簽署的文件,其中允許狄皮公司(Try Pheap Company)從Think Biotech公司將木材運至甘丹省(Kandal province),這個地方位在首都金邊與越南的邊界。該文件預估這些獲准運送的木材價值高達116萬5000美元。

哈特克說,吳哥膠合板公司在接管Think Biotech之後,「立刻」在普雷朗保護區的邊界外面建了一座新的木材處理場。

「從工廠直達保護區的新建林道很快就出現了」,哈特克告訴《Mongabay》。「雖然在普雷朗地區有很多小規模的伐木行為,但吳哥膠合板公司進行的是一種有組織的大規模伐木行為,這對普雷朗森林形成最大的立即威脅。」

3月13日,當環境倡議者烏梁(Ouch Leng)在調查這些新建林道時,他和其他三位同行者遭到警方拘留。

「我會被拘留是因為伐木公司的指控,他們想要阻止我揭露這些在保護區內進行的非法毀林行徑」,他用訊息告訴《Mongabay》。這四個人在3月16日獲釋,其中一人據報在拘留期間遭受毆打。

烏梁說這片森林將近60%的面積都被破壞,野生動物也幾乎都消失了,而國際捐助者因為太過「害怕」柬埔寨政府,而沒人敢採取有意義的行動。

國際援助可能來得太遲 且與當地NGO認知有所落差

泰勒德教授也很關切普雷朗沒有列入聯合國環境規劃署世界保護監測中心(UNEP-WCMC)的世界保護區資料庫(World Database on Protected Areas,簡稱WDPA)中。

UNEP-WCMC向《Mongabay》證實,普雷朗並不在他們的資料庫中,而他們正在和柬埔寨環境部確認由地方社群提交的資料。泰勒德與其他研究者則懷疑,柬埔寨政府遲遲不提供保護區資訊是別有用心。

「柬埔寨政府刻意不把普雷朗的資料納入WDPA,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認真想要保育它」,泰勒德在email中寫道。

UNEP-WCMC的斯圖爾特(Jessica Stewart)告訴《Mongabay》,雖然沒在WDPA中登錄資料,普雷朗有被納入原住民族與社區保育區(Indigenous and Community Conserved Areas)的資料庫中,而且還在網站上被提出來作為亮點案例。但入口頁卻說PLCN和環境部合作保育這片森林,且隻字未提柬埔寨政府被指控為非法伐木共犯一事。

儘管林地遭受破壞,仍有一些新種發現於普雷朗森林中。彎趾壁虎(Bent-toed Gecko, Cyrtodactylus phnomchiensis)就是其中之一,而且生物學家Thy Neang和Bryan Stuart描述該物種的文章才剛在今年4月刊登於《Zookeys》期刊中。Neang與Stuart在文章中指出,由於森林棲地正不斷流失,必須「緊急執行」(“urgently warranted”)這個物種的保育狀況評估。圖片來源:Thy Neang

儘管林地遭受破壞,仍有一些新種發現於普雷朗森林中。彎趾壁虎(Bent-toed Gecko, Cyrtodactylus phnomchiensis)就是其中之一,而且生物學家Thy Neang和Bryan Stuart描述該物種的文章才剛在今年4月刊登於《Zookeys》期刊中。Neang與Stuart在文章中指出,由於森林棲地正不斷流失,必須「緊急執行」(“urgently warranted”)這個物種的保育狀況評估。圖片來源:Thy Neang

柬埔寨環境部發言人費克特拉說,他們正在將普雷朗的資料登錄至WDPA資料庫中,並否認該部是森林砍伐的共犯,他說他們的森林護管員「保護森林,且採取法律行動打擊非法伐木。」

但PLCN的另一個成員Srey Thei認為實情並非如此。他說,「地方政府跟環境部從來沒有逮捕任何一個從事非法伐木的人。我從沒看過他們懲罰任何人」。

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簡稱UNDP)也說,他們和柬埔寨政府(尤其是環境部)合作,落實REDD+計畫,以減少毀林,並且也合作增強政府建立毀林警示系統的量能。

REDD+的計畫目的是為了減少森林砍伐與劣化造成的碳排放,而計畫運作方式是由已開發國家提供財政誘因給這些位處熱帶的開發中國家,協助他們保護森林。

「事實上,UNDP相信,即時的毀林警示系統將有助於提升柬埔寨政府的回應量能、強化森林執法並促進永續的森林管理」,UNDP駐柬代表貝瑞斯福(Nick Beresford)說。他補充,REDD+ 系統是「一個機會,讓政府與公民團體更緊密合作,以追求保育保護區的共同目標。」

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中的空地,這裡曾經森林蓊鬱。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

普雷朗野生物保護區中的空地,這裡曾經森林蓊鬱。圖片來源:普雷朗社群網絡(Prey Lang Community Network)

但是許多公民社會中的行動者應該都不認為柬埔寨政府和環境倡議者擁有相同的目標。雖然有許多證據證實盧竹昌長期涉及非法伐林,但他仍然是REDD+專家諮詢小組成員。

盧竹昌並未就此作出回應,但他先前告訴《Mongabay》,環境部命令他允許伐木工人進入普雷朗地區,而他無力拒絕。

美國政府也積極參與普雷朗的保育工作,以 2100萬美元支持「普雷朗綠化計畫」(Greening Prey Lang project)。美國駐柬埔寨大使館表示,他們對於「持續發生的森林砍伐事件感到憂心」,並且也已經和PLCN與柬埔寨政府會面,希望能調解兩者衝突。美國政府也嘗試促成柬埔寨與WDPA的聯繫管道,以加速將普雷朗登錄進資料庫的作業程序。

然而,烏梁駁回了美國國際開發署(簡稱USAID)與其他捐助者的提案,他認為毀林的尺度那麼大,做這些事情「沒有用」。

他說,「如果不再擁有森林,我們要怎麼保育野生動物或是執行REDD+計畫?」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林大利 審校;稿源:Mongabay

參考資料

本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內容由許多專家學者及民間環團,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主題涵蓋全球變遷、溫室氣體控制、環保生活、環境汙染防治、生態保育、能源節約與能源效率、綠建築等各面向。期許能替沒有選票的山林、濕地、海洋、土地發聲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