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pr. 2018

年幼、孤單、進退兩難

數千名兒童難民滯留在塞爾維亞,他們獨自逃亡,盼望歐盟能夠給予庇護。但歐盟並不想接收他們。

 NGM MAPS

NGM MAPS

15歲的薛夏來自阿富汗,他藏身在貝爾格勒中央火車站的荒廢車廂裡。近年來,隻身逃離苦難與戰亂的兒童數量劇烈增長。 攝影:穆罕默德.穆赫森 MUHAMMED MUHEISEN

15歲的薛夏來自阿富汗,他藏身在貝爾格勒中央火車站的荒廢車廂裡。近年來,隻身逃離苦難與戰亂的兒童數量劇烈增長。 攝影:穆罕默德.穆赫森 MUHAMMED MUHEISEN

德拉加是個害羞、瘦弱、眼神透露著疲憊的八歲孩子,他曾經歷過多數成人一輩子都未曾經歷過的事,因此看似比實際年齡老成。我在塞爾維亞與克羅埃西亞邊界附近的阿達塞維奇難民中心看到他時,他正漫無目的地四處走動,打發時間。

外表超齡的德拉加只有八歲,他沒有告訴在阿富汗的雙親他前往歐洲的旅程有多艱辛:「他們問我有沒有遇到困難,我說『沒有』,因為不想讓他們擔心。」 攝影:穆罕默德.穆赫森 MUHAMMED MUHEISEN

外表超齡的德拉加只有八歲,他沒有告訴在阿富汗的雙親他前往歐洲的旅程有多艱辛:「他們問我有沒有遇到困難,我說『沒有』,因為不想讓他們擔心。」 攝影:穆罕默德.穆赫森 MUHAMMED MUHEISEN

將近三年前,在許多孩子沒有成人陪同下不准過馬路的年紀,德拉加離開了在阿富汗遭到戰火蹂躪的楠格哈爾省老家,也離開了父母和四個弟妹。他跟著10歲的堂兄和15歲的叔叔,在走私者的協助下,橫越大陸進行大約6400公里的跋涉,從他那被塔利班和伊斯蘭國肆虐的故鄉加拉拉巴德,經過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進入保加利亞與塞爾維亞。他嚮往的終點是歐盟,具體地說,是法國。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MAR. 2020

我們能終結垃圾嗎?

循環經濟正在蓬勃發展,我們如何實現零廢棄物的夢想?

我們能終結垃圾嗎?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