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2019

攻頂後的凍傷代價

攻頂後的凍傷代價

美國首度成功登頂聖母峰的壯舉,也讓這雙登山靴的主人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貝瑞.畢夏普從一趟具有歷史意義的聖母峰遠征歸來,帶回他的馴鹿皮靴、黃金大底登山靴、帶有鞋釘的及膝套靴──以及沒有腳趾的腳。

畢夏普由極地研究人員轉為國家地理攝影師,並參與了第一支成功登頂聖母峰的美國遠征隊。1963年5月22日下午3點30分,他和登山夥伴抵達峰頂,接著就倒在地上哭泣。下山時他們找不到營地。畢夏普跺著腳取暖,但很快他就感覺到刺痛,然後麻木。「當明白移動腳也無力回天時,我放棄了努力。」事後他寫道。

經過一個沒有遮蔽的夜晚後,畢夏普的腳趾變成「死白、僵硬且摸起來冰冷。」他因凍傷而跛腳,在半途中被尼泊爾的雪巴人帶下山,並由直升機將他轉移到加德滿都的醫院。為了使他腳上受傷的組織能夠復原,一位美國醫生搭機前去替他施用一種實驗性藥物,但失敗了。

除了所有的腳趾,畢夏普也失去了兩隻手指的指尖。但他仍然繼續登山──而他的兒子布蘭特在1994年征服了聖母峰,讓登頂聖母峰成為這對父子檔的壯舉。「這裡沒有真正的勝利者,」貝瑞.畢夏普這麼描寫聖母峰:「只有倖存者。」—NINA STROCHLIC

貝瑞.畢夏普成功登頂聖母峰,但在下山時因凍傷而跛腳。當雪巴人在中途將他帶下山時,他穿著這雙登山靴,每隻將近2公斤重。攝影:瑞貝卡.黑爾

貝瑞.畢夏普成功登頂聖母峰,但在下山時因凍傷而跛腳。當雪巴人在中途將他帶下山時,他穿著這雙登山靴,每隻將近2公斤重。攝影:瑞貝卡.黑爾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MAY. 2020

昆蟲都去哪兒了

昆蟲很古老。在四億多年前牠們定居陸地。歷史上的滅絕率很低,卻在人類世遇上危機。

昆蟲都去哪兒了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