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Dec. 2017

國家地理華人探險家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今年推舉的三位華人探險家是在中國各地推展保育行動的野生動物攝影師奚志農、為臺灣河川生態工法上山下海的清華大學教授曾晴賢,以及香港社會企業的傳道者謝家駒。他們以打造更美好的環境與社會為己任。


奚志農 
按下快門,扛起保育的責任

撰文:鄭靜琪 
攝影:喬岩

戴著迷彩帽,肩扛大砲鏡頭,奚志農像個縱橫戰場的勇士,只不過他的武器是一架攝影機,捍衛的是野生動物的生存正義。奚志農出生在雲南大理的一個小鎮,生長在「天是藍的,水是清的」自然環境,他熱愛野生動物,尤其是鳥類,七歲時,隨著擔任教職的母親遷居昆明,到了大城市,奚志農說自己「像是一隻鳥被關到了牢籠」,始終想找機會回到大自然。

1983年,奚志農加入雲南大學的鳥類考察隊伍,並且在紀錄片「鳥兒的樂園」拍攝過程中擔任攝影助理,第一次接觸到攝影機。當時在雲南中甸縣的納帕海,他親眼見到大群野生的黑頸鶴飛過,但為了拍攝近景,攝影團隊卻拿著黑頸鶴的標本佯裝「大自然裡的黑頸鶴」,又看到不曾拍攝野生動物的攝影師用尼龍繩把鳥綁在樹枝上拍照,這對於奚志農這位從沒拿過攝影機但只喜歡鳥的年輕人而言,完全不可接受,於是他下定決心:我一定要學會攝影,拍攝自由飛翔的鳥。

奚志農進入昆明教育電視台以及中央電視台擔任攝影師之後,在拍攝過程中見到許多非法捕獵野生動物的行為,更堅定了他想透過鏡頭喚醒保育意識的信念。他參與了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在雲南白馬雪山國家自然保護區的滇金絲猴研究計畫,三年拍攝期間,他在海拔4300公尺、100平方公里的山區裡,追尋不到100隻滇金絲猴,首度讓滇金絲猴以真面目呈現在大眾眼前,這種正式名稱為「黑白仰鼻猴」的猴子,有著「紅色的嘴唇、粉色的面盤、黑白相間的毛髮」,透過打動人心的影像,大眾知道了滇金絲猴的存在,也了解牠們的生存危機,奚志農說:「這就是影像的力量,超越了語言與文字。」奚志農多方奔走下,影響了政府的禁止伐林政策,20多年後,滇金絲猴保護區擴大了,數量也逐漸回升。

如今,許多物種仍面臨生存威脅,奚志農創辦的環保組織「野性中國」在各地展開保育工作,也播下更多愛護大自然的種子,2004年,奚志農開辦中國野生動物攝影訓練營,他曾經在一次培訓課程上告訴學生:「作為一名野生動物攝影師,在按下門的同時,還要想到一些其他的東西,例如責任。」

奚志農認為自己很幸運,比一般人有非常多機會在大自然中。大自然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給你驚喜與感動,然而他也感嘆,身為一位野生動物攝影師,除了對大自然要有不顧一切的愛,還得有足夠的耐心和一根堅強的神經。當他看到藏羚羊被獵殺的現場、高海拔的參天大樹被砍倒、一條自由的河流上正建築一個大壩。「面對這麼多令人憤怒、痛心又無奈的事情,還必須強忍住怒火,把它紀錄下來,正因為你是攝影師。」攝影機是奚志農保護大自然最強有力的武器,透過影像,把自然保護區建立在每個人的心裡,是奚志農最大的夢想。


 

曾晴賢 
示範是最有效的教育

撰文:鄭靜琪 
攝影:何經泰

南臺灣的10月天依然炎熱,清華大學教授曾晴賢蹲在墾丁香蕉灣的大馬路旁,拿起榔頭整理排水溝旁的帆布,有感而發地說:「有了這些帆布引導,陸蟹就不會跑到馬路上遭到路殺,變成蟹餅了。」三個月前,曾晴賢與當地志工在台26線香蕉灣路段的馬路邊坡上,覆蓋200公尺的帆布牆,並在涵洞裡架設繩梯,讓抱卵的陸蟹在降海釋卵時,不會誤上馬路、被往來的車輛輾斃,而能順著帆布爬下涵洞裡的繩梯,順利到達海灘。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