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Feb. 2020

闖入風暴

一位攝影師衝向多數人都會逃離的險境──並且拍下狂暴的自然景觀。攝影:奇斯.拉津斯基

一位攝影師衝向多數人都會逃離的險境──並且拍下狂暴的自然景觀。攝影:奇斯.拉津斯基

當你追逐風暴時,多數早晨都是從一間便宜的旅館開始。你一邊啜著難喝的咖啡,一邊試著回想前一晚是怎麼來到這的。要是一切順利,你知道今天稍晚自己會不顧一切地衝入混沌中。你希望能捕捉到壯觀的那一瞬間。

就在某個早晨,我們正在堪薩斯州的威契托執行一項計畫:拍攝每年春天席捲美國中部、劇烈且破壞力十足的風暴。我們遠征隊的隊長兼氣象專家尼克.莫爾坐在床邊,全神貫注地看著一連串應用程式和線上雷達,尋找適合我們追逐的風暴胞。

「就是這個。」他一邊說,一邊對其他工作人員──攝影師克莉絲托.萊特、影片攝影師斯基普.阿姆斯壯和我──揮動手機。「我們走吧。」

我們在晴朗的藍天下行駛了數百公里。當抵達目標風暴的邊界後,我們進入了由烏雲、遠方閃電和陣雨構成的黑暗場景。我們接近風暴胞中心時,發現自己面對著狂風、豪雨和冰雹。開車的克莉絲托加快速度,想趕到風暴前面,但風暴實在移動得太快,我們幾乎追不上它。

接著,我們突然看見風暴引發夢魘般的景象:在我們右手邊約1 公里處,有個挾帶大雨的楔狀龍捲風。混亂的情況讓我們難以持續盯著這個巨型風暴,它的形狀在雨中若隱若現。我們失去了手機訊號,和所有我們極需用於雷達應用程式和通訊的資料。我們的能見度不到6 公尺,而且前方的路位於會和龍捲風交會的路徑上。

此時尼克喊停了。「我們必須離開,」他喊道:「這太過頭了!」

克莉絲托瞬間改變方向,將車朝北駛入一條鄉間小路。在接下來一小時內,冰雹不停砸向我們。隨著腎上腺素退去,同時感到沮喪和挫敗,我們知道撤退是正確的。但理智也可能消去。

我們還沒放棄,尼克找到另一個超級風暴胞。我們窮追不捨,在經過一大片晴朗的天空後,我們發現風暴正等著我們:一團巨大的旋轉上升氣流,以及頭頂上猶如「母艦」的超級風暴胞。

這次我們成功地行駛在風暴前面。接著,我們把車停下,懷著敬畏的心情觀看這個令人驚歎的結構橫掃大地,造成下方的嚴重破壞。我們跟隨風暴肆虐過的路徑行駛好幾個小時,不斷停下車拍攝它的壯觀景象,再衝回車裡躲避它的狂暴。

午夜剛過,我們放風暴遠走。我們看著閃電瀰漫的雲逐漸捲走,並照亮夜空──對於不計一切追尋美麗畫面的人來說,這是最好的報償。


奇斯.拉津斯基曾為《國家地理》雜誌拍攝美國的國家公園、中國的喀斯特石塔、法國的維頓峽谷和南極洲。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