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ug. 2014

法蘭士約瑟夫群島

 
這片地球上位置最北的群島屬於俄羅斯,原本就人煙稀少,僅有的幾處政府設施更於蘇聯解體之後遭到遺棄。然而現在,北極海冰的融化即將為這裡帶來大改變。
一隻北極熊像站哨般佇立在俄羅斯法蘭士約瑟夫群島的魯道夫島上。2013年夏天,一個跨學科的團隊在這片群島進行了科學考察。攝影:柯瑞‧李察斯 Cory Richards

一隻北極熊像站哨般佇立在俄羅斯法蘭士約瑟夫群島的魯道夫島上。2013年夏天,一個跨學科的團隊在這片群島進行了科學考察。攝影:柯瑞‧李察斯 Cory Richards

費歐多.羅曼涅恩柯高舉雙臂。「Dear colleagues,」他用英語說道,臉上掛著一如往常的淘氣笑容,然後開始用帶著俄語腔的法語發言。這句「各位同仁」並非他唯一會講的英文,不過顯然是他最喜歡的一句,因為在一個像我們這種包含各國籍組員的國際團隊中,這句話很能博得大家的注意力。各位同仁,我提議我們現在爬上去那邊,他說,指的是一片又陡峭、又不穩定、又醜陋的碎石坡。各位同仁,他興高采烈地在我們晚上進行的集會上炫耀著,今天我們團隊有五個很棒的發現,其中包括兩種玄武岩!還有一些中生代的沉積物!以及近期冰川消退的證據!羅曼涅恩柯是俄羅斯莫斯科國立大學的地形學家,雖然已經在北冰洋的沿岸與島嶼上待過了28個調查季,他對這份工作的熱忱依然不減。在嚴峻北國地景中跋涉的他散發著一種帶有感染力的喜悅,那是從事田野調查的喜悅——近距離觀察、看出事物的模式、彙整資料,這些資料也許將有助於解答許多謎團,包括有關冰的問題。

我們隨著羅曼涅恩柯往北進入緯度極高的俄羅斯北極地區,來到一處名為法蘭士約瑟夫的群島。儘管冰的問題並不是我們的主要探索目標,它卻和我們此行要找出的答案有重大的關聯。其實問題有三個:為什麼多年冰在融化?會融化到什麼程度?又會帶來什麼樣的生態衝擊?在這個氣候變遷的年代,到高緯度的極地區域進行生物探勘時,不管是在北極或南極,冰的問題總是很重要,無論我們是直接還是間接地探討它。

我們採用間接的做法。我們一行將近40人都是2013年法蘭士約瑟夫群島「原始海洋考察計畫」的成員,從莫曼斯克往北橫渡巴倫支海而來,要透過各種不同的角度來觀察這個地處偏遠的群島,這些角度包括植物學、微生物學、魚類學、鳥類學等。法蘭士約瑟夫群島由192座島嶼組成,它們大多是由上方覆蓋著一層柱狀玄武岩的中生代沉積物所形成的。一直到蘇聯在少數幾座島嶼上設置研究站與軍事基地,這片群島才開始有人類長期居住。研究站與軍事基地在1990年代期間減少到只剩下零星幾座,不過現在融冰現象的加劇、新航路的開發以及經濟的考量使得俄羅斯政府又重新開始關注這個地區。

我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在群島之間曲曲折折地移動,就看機緣與天氣把我們帶去哪裡,在北極熊不構成威脅時上岸,欣賞海象、象牙鷗和北極露脊鯨並蒐集資料。

我們的位置比北極圈還要往北800海里(1481公里),我們的船「北極星號」由觀光船改裝而成,船上原本的小房間變成了實驗室,顯微鏡擺在餐桌上,而整座交誼廳則放滿了潛水裝備,其中包括能幫助潛水員在攝氏零下1度的水中保暖的乾式潛水衣。團隊成員有俄羅斯人、美國人、西班牙人、英國人、一個澳洲人和兩個法國人。我們每天都有人在最新停靠的島嶼登陸,進行植物橫貫取樣、為鳥套上標記環、計算海象數量,或者蒐集植物,其他人則潛入冰冷的海水中做海洋微生物、藻類、無脊椎動物與魚類的採樣。在島上工作的時間有時候很長,不過我們總是能在天黑前回到船上,因為天從來不會黑。太陽不會落下;它只是在北方天空中猶疑不定地打轉。潛水耗時很短,但是冷得要命。費歐多.羅曼涅恩柯的態度對團隊非常重要,因為他讓地質學充滿了活力與熱情,這不只有助於科學研究,也能提升團隊士氣。

羅曼涅恩柯戴著遮耳帽、穿著螢光橘背心和釣魚褲、手上拿著獵槍,看起來就像是個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州小鎮、和藹可親的鴨子獵人。他的另一個重要配備是一把花園用的鏟子。卡特琳娜.加蘭基納是羅曼涅恩柯在莫斯科國立大學指導的博士生,有著一頭紅髮,慣於從事田野工作的她負責協助羅曼涅恩柯繪製島嶼的地形剖面圖。負責研究植物的麥可.費伊是每天隨團登陸的固定成員,因為他和羅曼涅恩柯一樣,無法抵擋對走路的渴望。費伊跋涉4800公里橫越及研究非洲中部森林的壯舉(刊於《國家地理》雜誌2000年10月號的〈中非大穿越〉及兩則後續報導中)並不是他第一次徒步穿越荒野,也不是最後一次。他現年58歲,一半的時間在阿拉斯加的一棟小屋度過,另一半則用來為加彭政府進行保育工作,但他對於徒步穿越荒野的渴望與急切卻絲毫未減。費伊對北極植物相並不熟悉,不過在踏上法蘭士約瑟夫群島的第一個下午,我就看見他至少能以屬名辨識出12種開花植物,而每一種植物都不過是石頭與苔蘚縫隙中小小一團莖上長著小黃花或小紅花的葉子而已。

九天後的現在,在一座名叫派耶爾的島嶼,費伊又趴在地上,瞇著眼睛數算植物花瓣和心皮的數量並拍攝照片。等到羅曼涅恩柯和加蘭基納測量完從海灘緩緩上升的古老海岸台地時,費伊的筆記本裡已經記錄了12種植物。

派耶爾島和其他島嶼擁有古老的海岸台地,是因為法蘭士約瑟夫群島在更新世晚期和最近數千年間都曾發生過陸地隆起,群島某些部分的累積上升高度超過90公尺。這些位於歐亞板塊最北緣的島嶼現在的海拔高度比以前來得高。隆起現象是大地構造作用力造成的,某種程度上也與冰的消融有關。冰川逐漸融化之際,質量會變小、重量會減輕,下方陸地往往會回升,就像沙發上的凹陷會在我們起身後回彈一樣。因此,地景本身與它所支撐的生態系處於何種狀態,有部分取決於冰的存在與否。

自從登上派耶爾島的海灘後,我就沉迷在費伊的花草塗鴉筆記中,直到我聽到羅曼涅恩柯呼喊著要我們注意一隻北極熊;牠高大又俊美的剪影出現在西邊的一道山稜線上。這隻熊似乎沒有察覺到我們,但我們不能掉以輕心。牠走路時,小小的頭在長長的脖子起伏的肌肉前端向前點呀點的。負責保護我們的保全人員是一個名叫丹尼斯.曼尼柯夫的年輕男子,他背著一把裝了一只香蕉形彈匣的Saiga-12自動霰彈槍,不過我們非不得已是不會用槍的。冰層消失也讓北極熊的日子不好過,可能會迫使牠們做出魯莽行為。各位同仁,請提高警覺。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