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Sep. 13 2016

這幅馬賽克畫描繪的是亞歷山大大帝嗎?

1
  • 這幅馬賽克畫描繪的是亞歷山大大帝嗎?

以色列一間古老猶太會堂廢墟中,發現一片鑲了馬賽克畫的地板,上頭的圖案可能是在描繪會見亞歷山大大帝的場面。

考古學家歷經多年的挖掘和研究後,揭露了一幅驚人卻謎樣的馬賽克畫。這幅畫出自羅馬帝國時期一間猶太會堂廢墟,地點是以色列的古城胡闊克(Huqoq);專家說,古代建築遺跡中從來沒有發現像這樣的畫。

這幅畫定年為公元五世紀的作品,描繪了兩位男性高官的會面,其中一位似乎是率領兵團的大將軍。這幅畫之所以難以解讀,是因為缺乏任何說明文字。

布列特(Karen Britt)是美國北卡羅萊納州西卡羅萊納大學(Western Carolina University)藝術史學家,也是這次挖掘計畫的馬賽克畫專家;她說:「羅馬帝國晚期和拜占庭帝國初期的藝術作品中,馬賽克畫和其他作品中出現的人物經常會註明是誰。但這些人物沒有標註,讓現代人看了就難以理解。」

AD

ads-parallax

畫面中有穿上武裝的大象,這馬上會讓人聯想到馬加比家族(Maccabees)的故事。馬加比家族是猶地亞(Judea;即巴勒斯坦南部)地區的領袖,在公元前二世紀中期揭竿起義反抗塞琉古帝國(Seleucid Empire,古代中國又稱之為「條支」)。塞琉古帝國為亞歷山大大帝旗下一名大將所創建,以運用戰象聞名。

但是,主持挖掘計畫的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Chapel Hill)考古學家馬格妮絲(Jodi Magness)有不同的看法:她認為畫面中領導軍隊的,正是亞歷山大大帝本人。他在史實中從來沒有和耶路撒冷大祭司會面,但古代胡闊克城的居民一定很熟悉這個虛構的故事。

馬格妮絲說:「亞歷山大大帝在公元前323年過世後,世人發現他改變了近東地區的面貌,因而名聲與威望開始遠播。猶太人和其他古代族群一樣,想要讓自己的民族和他與其事蹟連結起來,這一類的傳奇才會開始流傳。」

馬格妮絲認為,這幅畫應該從下看到上。最下方描繪的是亞歷山大大帝將帝國拓展到地中海東岸時,諸多戰役中的其中一役。

考古學家從2012年起就在胡闊克發現各種馬賽克畫,這幅是最新的發現。PHOTOGRAPH BY MARK THIESSEN, NATIONAL GEOGRAPHIC

畫面中央可以看到耶路撒冷大祭司(中間那位長鬍老者),身旁圍繞著貴族或其他祭司。大家都在城門裡,可能在等著亞歷山大大帝前來。

這些身穿白衣的人,身上有希臘文字母eta(看起來像H)的符號,這很明確地表示他們是重要人物。專家不知道這個符號是什麼意思,但這個時期的藝術作品中常常可以在人物的衣服上看到,表示這些人的地位崇高。

畫面上方,大祭司和同行者,與亞歷山大大帝及其軍隊會面。亞歷山大大帝身上有所有希臘國王和軍事領袖的象徵,像是紫袍和頭巾。這種頭巾稱為diadem(希臘文διάδημα),最早佩戴的就是亞歷山大大帝,他的後繼者也持續佩戴。

由於是行軍中的軍事領袖,該人物還有士兵和戰象陪同;戰象也與亞歷山大大帝和他的後繼者有關。

馬格妮絲認為,畫中的人物沒有註明是誰,這點正是表示主角是亞歷山大大帝的絕佳證據:「古希臘歷史中,只有一個國王偉大到不需要標註。」

她將這幅畫詮釋為一種傳達肯定的訊息:「亞歷山大大帝的傳奇主要用來說明,即使這位最偉大的希臘君王,也承認以色列神祇的偉大之處;他對大祭司感到震懾,對大祭司躬身,也帶獻禮來供奉在神殿中。如果連亞歷山大大帝都認為以色列神祇是偉大的,那麼祂想必真的很偉大。」

歷史課三部曲?

布列特和馬格妮絲一樣,也認為這幅畫描述的故事,對古代來會堂的人有重要意義,但她認為畫中描述的是另一個故事。看法不同是很常見的情況,因為研究計畫的參與者會從不同角度來分析證據。

布列特和挖掘團隊中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宗教專家布斯坦(Ra’anan Boustan)花了兩年的時間閱讀古代文獻、分析古代藝術作品中相似的人物,和參觀加利利海周圍的猶太會堂廢墟。

他們認為,這幅畫描述的是公元前132年塞琉古國王安堤歐克斯七世(Antiochus VII)領軍攻打耶路撒冷。

他們跟馬格妮絲一樣,由下而上解讀這幅畫,但他們認為下方描繪的是塞琉古帝國的士兵、一隻大象和一頭公牛被矛攻擊而死。這場戰役發生在耶路撒冷城外,猶地亞的居民守城時,從城牆上對入侵的士兵擲矛。

畫的中間部份是戰役中城內發生的事:猶地亞的青年手放在劍上,準備攻擊任何突破城牆的侵略者。他們認為,這裡的猶地亞領袖是一位叫作約翰.赫克努斯一世(John Hyrcanus I)的大祭司。

畫的上方是兩軍的領袖(左邊是約翰.赫克努斯一世,右邊是安堤歐克斯七世)在各自的士兵環繞下,完成停戰協議。

安堤歐克斯七世穿著希臘貴族會穿的長袍和頭巾,但護胸甲卻是羅馬人的形式,與時代不符;公元五世紀的馬賽克藝術家才會熟悉這種盔甲形式。

停戰的日子是猶太人的慶典日,因此虔誠的安堤歐克斯七世給猶地亞人一頭公牛,讓他們在神殿裡奉獻。約翰.赫克努斯一世則是拿著一枚硬幣,象徵猶地亞人的貢金。

布列特說:「從許多方面來看,塞琉古王朝是一個收取貢金的大型軍事機器。他們會出兵、打敗別人,然後要求對方納貢。」

布列特認為還有另一個重要的線索:約翰.赫克努斯一世指著天上。她說:「這是向觀看畫作的人說:神批准了這裡訂下的停戰協議。

假如這幅畫是歷史課三部曲,那麼畫中的情景就是要胡闊克的猶太人堅忍不拔,抵抗當時統治他們的羅馬帝國。在世界的這一角裡,像羅馬人這樣的入侵者在歷史上屢見不鮮。

布列特說:「猶太人經常被其他民族征服。這裡要傳達的訊息是,他們不僅能在戰場上立足,也能和統治他們的人取得讓雙方都滿意又不失顏面的協議。」

當然,我們不可能確切知道創作馬賽克畫的人在想什麼,也沒有任何一種解讀方式能涵括畫中三個部份的所有細節。

馬格妮絲說:「我想這有多種解讀的空間。」既然馬賽克畫已經公諸於世,也已經提出幾種可能的解讀,她認為爭辯才正要開始。

 

撰文:A. R. Williams

編譯:王年愷

JUL. 2019

阿波羅登月50週年 重返月球

這一次,我們有不同的任務:從月球出發,開啟太空旅行新時代!

阿波羅登月50週年 重返月球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