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Dec. 21 2017

著名的「阿富汗少女」終於有了一個家

1
  • 著名的「阿富汗少女」終於有了一個家

夏帕特.古拉(Sharbat Gula)在30多年前逃離祖國阿富汗成為難民,現在她已經擁有一棟屬於她的房子。

一位世界聞名的難民終於有了一個家,一個很大的家。

當年夏帕特.古拉是一名12歲的難民,她向鏡頭凝視的照片成為《國家地理》雜誌1985年6月刊的封面,讓她立即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如今她在祖國阿富汗首都擁有一座面積約84坪的住宅,並依她的喜好進行裝潢。

阿富汗通訊部發言人奈吉博.奈寧亞爾(Najeeb Nangyal)表示,阿富汗政府將這棟房屋送給現年45歲的夏帕特.古拉,並提供每個月大約700美金的薪俸作為生活開支與醫療費用。

AD

ads-parallax

《國家地理》雜誌1985年6月刊讓「阿富汗少女」成為全球知名的人物。COVER PHOTOGRAPH BY STEVE MCCURRY,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夏帕特.古拉被許多人稱為「阿富汗少女」。她在30年前逃難至巴基斯坦,並在去年回到阿富汗過著動盪不安的生活。然後在上個月阿富汗政府官員主導的典禮中,她獲得了新家的鑰匙。

夏帕特.古拉銳利的綠眼睛使她立即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因為蘇聯入侵阿富汗,她6歲就成為孤兒,並與兄弟姊妹、祖母徒步逃難至巴基斯坦。攝影師史蒂夫.麥凱瑞(Steve McCurry)拍攝了她的照片,使她無意間成為象徵性人物,代表數千名逃至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所面臨的困境。她在家鄉被稱為「阿富汗的蒙娜麗莎」。

現在她又成為數十萬難民在幾十年後返回阿富汗的象徵。

返家路迢迢

去年夏帕特.古拉因使用偽造的巴基斯坦身分證而遭到逮捕。有100萬名阿富汗難民生活在巴基斯坦,卻無法取得合法身分,偽造身分證是他們常用的手段。她面臨最高14年的監禁和5000美元的罰款。

當時她育有四個孩子,並罹患C型肝炎,她的丈夫在幾年前死於該疾病。

奈寧亞爾說:「巴基斯坦逮捕她並指控她〔擁有〕偽造的巴基斯坦身分,這對於阿富汗人與阿富汗政府而言已經成為國際事件。」

夏帕特.古拉遭到拘留兩週後就獲得釋放,並與孩子一起回到阿富汗。「阿富汗只是我的出生地,但巴基斯坦是我的家園,我一直認為那裡才是我的國家。」她在離開前跟法新社這麼說。「我很沮喪。我別無其他選擇,只能離開。」

僅在2016年,就有37萬名登記在冊的難民從巴基斯坦返回阿富汗。近年來,還有數十萬名難民從伊朗與歐洲被遣送回他們的家鄉,通常是強制遣返或遭到驅逐。未知數量的未登記難民--例如夏帕特.古拉--也回到阿富汗。

「這位女性是阿富汗人的象徵,也是巴基斯坦的象徵。」在阿富汗工作十年的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研究員希瑟.巴爾(Heather Barr)說。「巴基斯坦媒體播報她的方式感覺就像對阿富汗政府的羞辱:這個女人就是從你們的國家逃到我們這裡來的。而阿富汗政府的回應是大張旗鼓歡迎她歸來,傳達的訊息是:我們能照顧自己的人民。」

總統阿什拉夫.甘尼(Ashraf Ghani)親自迎接夏帕特.古拉,並給她新公寓的鑰匙,也向她承諾她的孩子會獲得醫療照護與學校教育。「我歡迎她回到祖國的懷抱。」甘尼在一個小型典禮上說。「我已經說了好幾次,但我在這裡想再說一次:直到所有難民回歸之前,我國都是不完整的。」

但她亡夫的姪子尼亞瑪特.古爾(Niamat Gul)在九月向阿富汗媒體抱怨,政府尚未支付他們的房租。政府發言人奈寧亞爾說,自她返回阿富汗後,政府已經支付了她的房租與生活費。他說,她要求更傳統的住宅時,政府也將她重新安置到總統府附近一棟具有十個房間的出租房屋,直到她能購買永久住宅為止。

古爾說,受夏帕特.古拉的故事激勵的人們現在會來她的新家拍照,並送她禮物。他說:「她很開心,因為阿富汗人尊敬她。」

她的新家有保全,但他們仍慎選受邀入屋的人。古爾解釋,自從她被確認為《國家地理》雜誌的封面人物,她就受到很多關注,這也讓她陷入危險,因為保守的阿富汗人認為婦女不應出現在媒體上。

擁有房屋所有權的阿富汗婦女佔該國人口的17%,而夏帕特.古拉在房屋契約書上簽名後,也成為其中一員。

↑↑↑↑↑攝影師史蒂夫·麥凱瑞述說他拍攝著名的《國家地理》「阿富汗少女」照片的故事。

失聯終尋回

過去15年來,夏帕特.古拉一直身處於媒體的關注中。「阿富汗少女」的真實身分原本無人知曉,直到2002年,首次拍攝她照片的攝影師史蒂夫.麥凱瑞在阿富汗-巴基斯坦邊境的山裡找到她的下落。聯邦調查局分析師、法醫塑容師、虹膜辨識的發明人都確認她的身分。她再次出現在《國家地理》的封面上,只有少數幾人會在《國家地理》封面刊登兩次。

當時夏帕特.古拉已經結婚,育有三名子女,而且她不知道自己的長相已經聞名全球。她當時告訴麥凱瑞,她希望她的女兒能享有她從未獲得的受教權。

現在她們能受教育了。古爾說,她的女兒明年會進入學校就讀,而且「如果真主保佑,她們會完成學業」。

阿富汗政府鼓勵她進一步實現夢想。發言人奈寧亞爾建議她成立基金會,幫助婦女與兒童接受教育並獲得權益,遭遣返回國的婦孺尤其需要幫助。她正在考慮這項建議。「我想告訴所有姊妹,不要讓她們的女兒過於年輕就出嫁。」她對英國廣播公司波斯語頻道說。「讓女兒像兒子一樣完成學業。」

但夏帕特.古拉的女兒現在身處的阿富汗可能比母親在30多年前逃出的阿富汗更糟,前景也更不樂觀。如今只有半數阿富汗女童進入學校,而且她們大多數都在12-15歲時輟學。目前在鄉村地區,在學女童的人數正在下降。

人權觀察的巴爾說,阿富汗的性別平權觀念比巴基斯坦與伊朗落後,而巴基斯坦與伊朗在蘇聯戰爭期間總共接納了600萬名阿富汗難民。回到阿富汗的婦女與女童必須習慣在外出時有一名男性同伴護送她們,或為她們做決定。巴爾說,因為這些難民在國外長大,所以有時「遭人視為不道德或有傷風化」。

阿富汗女權組織「Women for Afghan Women」的執行長瑪尼札.納德利(Manizha Naderi)說,隨著阿富汗難民大量返回家鄉,阿富汗現在可能接納了大約300萬民國內難民與返國難民,這種劇變讓婦女與兒童難民面臨更多性暴力與性別暴力的危機。

她說:「雖然〔夏帕特.古拉〕返回阿富汗時受到熱烈歡迎,但還有數千名阿富汗女性遭強制遣返,她們沒有家人、房子、工作,甚至可能沒有安全穩定的生活。」

 

本報導已更新,以反映夏帕特.古拉的姪子在一項訪談中所說的內容。

撰文:Nina Strochlic

編譯:涂瑋瑛

延伸閱讀:「阿富汗少女」持假證非法居留被捕恐入獄 / 「阿富汗少女」獲釋返回祖國

 

 

JUL. 2019

阿波羅登月50週年 重返月球

這一次,我們有不同的任務:從月球出發,開啟太空旅行新時代!

阿波羅登月50週年 重返月球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