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Nov. 2016

火星時代

伊隆.馬斯克想要飛上火星。

他曾說過一句名言,那就是他想在火星上死去,但不是因為太空船在著陸時墜毀。去年12月的某天晚上,也許能避免墜毀事故發生的一項科技通過了關鍵性的測試。當時,由馬斯克的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製造的獵鷹9號火箭攜帶11顆通訊衛星,從佛羅里達州的卡拉維爾角升空。

飛行了幾分鐘後,推進器脫離火箭本體。人類進入太空時代以來,已有數千具推進器在燃料用盡後脫離火箭本體,這些推進器通常會在大氣層中燒毀,殘餘碎片則墜入海裡。但是這具推進器並沒有把燃料耗盡,它非但沒有墜落,還翻轉過來重燃引擎以緩降並引導機身朝附近的平臺降落。簡單來說,這個推進器在往後飛,從地面上看就像倒轉火箭發射的影片。

在卡拉維爾角的發射控制中心裡,還有加州和桑市SpaceX公司的任務控制室內,數百名年輕工程師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上逐漸靠近的光點。馬斯克跑到發射控制中心外想看個清楚,幾秒後,空中傳來不太妙的巨響。過去從來沒人成功讓這種軌道級的助推火箭降落,SpaceX前幾次的嘗試都以火箭爆炸收場;不過這次的巨響卻僅是推進器高速穿過大氣層下墜時產生的音爆。馬斯克聽到巨響時,推進器正開始和緩而安全地降落,終於成功了,螢幕前的工程師們發出一陣歡呼。

SpaceX公司在可回收火箭的追尋中達到了一個里程碑。馬斯克估計,這項科技可望節省99%的火箭發射費用,使SpaceX在發射衛星以及運送補給品至國際太空站的業務上具競爭優勢。然而馬斯克的目標從來不止如此。助推火箭首次軟著陸的當晚,他在電話記者會上說明這是「邁向在火星上建立城市的關鍵一步。」

伊隆.馬斯克要的不只是登陸火星,像阿波羅號太空人登上月球那樣。他要的是在地球上的人類因為某個可能由人類引發的巨變而滅亡前,先在火星上建立一個新文明。在和桑市,馬斯克簡單清爽的辦公桌不遠處的牆上,掛著兩幅火星圖像:一幅是現在焦枯乾渴的紅色星球,另一幅則是經工程師「地球化」之後,有了海洋與河流的藍色星球。馬斯克想像用一支星際版的「五月花號」船隊來殖民火星,每艘太空船就像「五月花號」一樣載著100名殖民者,差別只是這些移民許多得支付50萬美元或更高的費用,才能買到太空船上的一個艙位。

SpaceX公司成立於2002年,還沒有把人類送上太空過,不過這個情況可望在明年改變,屆時獵鷹9號火箭將把美國航太總署(NASA)的太空人載到太空站。該公司也正在建造更巨大的獵鷹重型火箭,但還沒大到能把人載到火星。9月底,馬斯克公開了他的火星計畫細節(就在該公司的另一架火箭在發射臺上爆炸的幾週後)。但他並未提到SpaceX是否研發出能讓人類在火星上或漫長的航程中存活下來並保持健康的其他科技,更不用提是否進行了測試。儘管如此,馬斯克仍宣布SpaceX的目標是在2024年把第一批太空人送往火星,預計在2025年登陸(他希望是軟著陸)。

「這些人會獲得名氣那些東西。」馬斯克說:「但從更宏觀的歷史脈絡來看,真正重要的是要能把很多人送上火星,如果做不到數十萬人,也要做到數萬人,最後還要把數百萬公噸的貨物送過去。」這也是他認為可回收火箭那麼重要的原因。

NASA在1969年第一次把人類送上月球,更在那之前就開始用機器人探測器來探索火星了。他們也計畫送太空人到火星,但是要等到2030年代,而且僅止於繞火星軌道運行。要真的將一艘大型太空船降落在火星地表是項危險而棘手的挑戰,根據NASA的說法,這是一個「可望而尚不可及的目標」,起碼要2040年代以後才做得到。至於在火星上建立城市,NASA是不談的。

大家似乎想法一致:如果人類在太空還有下一個重要的地方要去,那一定是火星。但是對於這個目標實現的可能性,卻顯然有相互衝突的看法。NASA的傳奇人物、太空人約翰.格倫斯菲爾德,今年春天才以NASA科學主任的身分退休。他記得1992年時曾被告知他和同期受訓的太空人有一天將登上火星。今年,儘管下一期太空人訓練班最多只有14個名額,NASA仍收到1萬8300份申請書,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暢銷書《火星任務》和同名電影的大獲成功。格倫斯菲爾德依然希望人類能登陸火星,但也堅信數年前他曾給NASA署長、同為太空人的查爾斯.波爾頓的建議。他的建議是關於應該對新進同仁說什麼。「不要跟他們說會去火星,因為根本不可能。」格倫斯菲爾德說:「他們到那時都六、七十歲了。」

米哈伊爾.柯爾尼延科為了測試火星之旅在國際太空站待了將近一年,回到地面的四天後,他在俄羅斯太空人訓練中心「星城」模擬駕駛火星探測車。探索火星的太空人抵達火星後會發生什麼事還無法確知,但這趟旅程的風險包括骨質流失和腦部受損。PHOTO: PHILLIP TOLEDANO MARS MOSAIC COMPOSED OF 102 IMAGES: VIKING PROJECT, USGS/NASA

米哈伊爾.柯爾尼延科為了測試火星之旅在國際太空站待了將近一年,回到地面的四天後,他在俄羅斯太空人訓練中心「星城」模擬駕駛火星探測車。探索火星的太空人抵達火星後會發生什麼事還無法確知,但這趟旅程的風險包括骨質流失和腦部受損。PHOTO: PHILLIP TOLEDANO MARS MOSAIC COMPOSED OF 102 IMAGES: VIKING PROJECT, USGS/NASA

為了下一次升空的軟著陸|全程以長時曝光攝影捕捉下來,右邊的垂直光線是推進器的返回路徑。 PHOTOS: MICHAEL SEELEY (LEFT); SPACEX

為了下一次升空的軟著陸|全程以長時曝光攝影捕捉下來,右邊的垂直光線是推進器的返回路徑。 PHOTOS: MICHAEL SEELEY (LEFT); SPACEX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