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象、犀牛與老虎成為關注焦點時,其他數千種被交易的動物卻可能被遺忘。

鱷蜥已成為熱門寵物,但沒人知道這些小型蜥蜴有多少是在野外捕獲,而國際法規並未管制這種動物的貿易。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可愛」不是一個常用於形容蜥蜴的詞,卻很適合鱷蜥。這些如手掌般大小的蜥蜴有著動畫裡的大眼睛、像恐龍一樣的頭盾,還有類似鱷魚的背脊,看起來就像直接從精靈寶可夢世界裡爬出來的動物。不出所料,牠們在美國等地成為熱門的非犬貓寵物(exotic pets)。

據說10種鱷蜥的國際貿易似乎都在蓬勃發展,這些鱷蜥來自紐幾內亞、索羅門群島與印尼。但沒人知道這些蜥蜴每年有多少是在野外捕獲、最後去了哪裡,或牠們的族群數量是否正在受到影響。這是因為牠們就像其他成千上萬的物種,並沒有被納進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中。這個公約有45年歷史,本該確保野生生物的國際商業貿易,不會讓動植物走向滅絕。

「監督員」(Monitor)的執行長克里斯·謝帕德(Chris Shepherd)說,對於鱷蜥這樣被CITES忽略的物種,貿易「在很大程度上是讓人為所欲為」。「監督員」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終結非法與非永續的野生生物貿易。「我們正在失去許多物種,因為那些持續進行的貿易仍然被忽視。」

根據物種保育狀況,動植物會被加在CITES所列的三個清單之一,這些清單決定核准貿易的程度。高度瀕危的物種通常會被禁止交易,而受威脅程度較低的物種則能在獲得許可的狀況下進行買賣。CITES的締約國──幾乎是全世界每個國家──都會在一個開放資料庫記錄他們的所有交易。

但動植物可不會自動被列在CITES的清單上,而是得靠各國將可能受貿易威脅的物種加進適合的清單中。

根據謝帕德的說法,締約國通常會等到某一物種面臨危機時,才會提出將該物種加入CITES的清單。到那個時候,要挽回損失可能已經太遲了。而且在包括鱷蜥的許多案例中,某種野生動物或植物的研究可能很稀少,令人無法得知那些動植物族群的數量多寡。

謝帕德說,這個問題的範圍大到令人震驚:「在國際貿易中未列入CITES清單的物種跟列入清單的物種一樣多,或許甚至更多。」舉例而言,全世界10,700種爬行類中,只有8%被列入該公約的清單。而鱷蜥不是其中之一。

CITES管制國際野生生物貿易,而全世界的爬行類只有8%列入該公約的清單。像種已經從西非出口幾百萬隻的球蟒,就是少數被列進公約的爬行類。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為了研究這個問題,謝帕德與共同作者裘迪.詹森(Jordi Janssen)展開一項關於國際鱷蜥貿易的個案研究,並在2018年12月發表。索羅門群島已經發布國內鱷蜥的保護令,巴布亞紐幾內亞則禁止出口這種蜥蜴,而印尼則頒布每年出口限額為3,500隻。

很少有國家會通報未列入CITES清單的物種貿易狀況,但美國與歐洲(在某種程度上)是例外。謝帕德與詹森搜尋美國與歐洲所有關於鱷蜥的貿易和扣押紀錄,也試圖檢查日本進口的動物,該國是另一個非犬貓動物的大市場,而且其中許多種動物都未列入CITES的清單。不過他們發現,該國的海關機構無法提供比「蜥蜴」更詳盡的描述。

根據該研究結果,15,630隻鱷蜥在2000年到2014年間進入美國。牠們幾乎都是在野外捕獲的。多數來自印尼,但有些來自索羅門群島,儘管該國法律禁止捕捉及出口鱷蜥。歐洲當局只監測某些特定種類的鱷蜥,但他們仍記錄到從2000年到2016年有6,805隻進口鱷蜥。研究人員也發現,有一些鱷蜥在日本寵物店與展覽中販售,顯示日本正在進口這些動物。

總結這些研究結果,謝帕德與詹森在報告中寫道,可取得的鱷蜥貿易資料「令人困惑、無規律,而且很不完整」。他們能取得的零散資料完全取決於進口國是否認真確實地記錄,並願意公開這些紀錄。

CITES前秘書長約翰.斯坎倫(John Scanlon)說,多數國家的海關機構確實只關心公約清單上的物種。他並未參與該研究。如果抵達海關的動物不在清單上,「不會有人檢查動物來源是否合法,也沒強制貿易必須通報的規定」。

亟需支援

這包括許多受威脅物種,甚至是極危物種,還有更多是在來源國內的原生棲地受保護的物種。文森.尼曼(Vincent Nijman)說:「牠們不在CITES的清單上,因為還沒有人聲援牠們。」他是英國牛津布魯克斯大學的人類學家。「如果沒人提議加入清單,那麼什麼都不會改變。」

這個問題特別會影響爬行類、兩棲類、鳴禽、無脊椎動物、魚類與小型哺乳類──儘管每年這些物種的貿易量是數以十萬到百萬計,卻很容易被忽略。謝帕德說,許多國家的當地獵人愈來愈常通報說這些動物中有很多都變得難以找到,或甚至已經消失了,但多數政策制定者、社會運動人士、保育人士仍忽視這些物種的困境。

「總體來說,人們對於國際野生生物貿易的了解非常有限,因為他們總是關注相同的少數物種,那些都是哺乳類,而且大部分的貿易量都在數以萬計左右。」尼曼說:「對於真正了解野生生物貿易全貌的人來說,數以萬計不過是一個週三下午的數量。」

期待各國突然將數萬種被忽略的物種加入CITES是不現實的。「誰有時間研究這些物種,並了解國際貿易的範圍多大、對於野生族群的影響是什麼?」尼曼說:「你會需要一大堆人──這根本行不通。」

為了處理這個問題,謝帕德呼籲不要一次只把一個物種列入清單,而是比照先前對於鸚鵡、靈長類、猛禽、蘭花與貓的作法,只要是被頻繁交易的動植物,就將整個群體都加入清單。這會促使各國監督並通報所有受保護物種的貿易狀況,如果族群數量開始下降,則能提前預警。

「當然,人們會抱怨有更多文書工作要做,但我寧願見到更多文書工作,也不要看到物種消失,」謝帕德說:「如果各國關心野生生物保育,那麼預防過度捕獵是非常重要的。」

「野生生物守望」(Wildlife Watch)是國家地理學會與國家地理合股有限公司合作進行的調查性報告計畫,聚焦於野生生物犯罪與剝削。請按此閱讀更多野生生物守望的故事,並造nationalgeographic.org進一步了解國家地理學會的非營利任務。請將您的意見、回饋、關於報導的想法寄至ngwildlife@natgeo.com。

撰文:Rachel Nuwer

編譯:涂瑋瑛

推薦閱讀:南非每年出口1500副獅骨,而這一切卻合法?被查獲的走私動物之後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