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平壤地鐵首度對觀光客開放。透過本文圖片可一覽各式水晶吊燈、紀念牌匾、和精細壁畫。

一輛列車駛入復興站(Puhung Station)。復興站裝潢極為華麗,也是2010年前對外國人開放的兩個地鐵站之一。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一輛列車駛入復興站(Puhung Station)。復興站裝潢極為華麗,也是2010年前對外國人開放的兩個地鐵站之一。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拜訪北韓首都平壤一直是件困難重重的事情,但這城市現在對觀光客開放了新的區域,不但一塵不染、洋溢滿滿的愛國情操,還披著華麗外衣。

一直以來,外地遊客只獲允進入平壤地鐵17個站之中的兩站,引起外界產生陰謀論的臆測──一切都是事先設計好的,包括讓演員假扮成一般乘客。但去年秋天,平壤首次對觀光客開放整個地鐵系統,當時澳洲旅遊部落客兼程式設計師艾略特‧戴維斯(Elliott Davies)正好在政府核准下走了一趟北韓。「這(地鐵)就像是一座寬廣的北韓博物館,陳列著這個國家的理想。雖然這麼說不太好:我沒想到這裡如此乾淨,但這真的是我人生中見過最美的地鐵交通系統。」

一名站方人員立於1945年韓國脫離日本獨立的紀念壁畫前。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一名站方人員立於1945年韓國脫離日本獨立的紀念壁畫前。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光復站(Kwangbok Station)的燈光相當昏暗,這或許是為了讓已經很高調的金日成雕像顯得更引人注目。戴維斯道:「老實說,這還滿詭異的。」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光復站(Kwangbok Station)的燈光相當昏暗,這或許是為了讓已經很高調的金日成雕像顯得更引人注目。戴維斯道:「老實說,這還滿詭異的。」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當乘客深入平壤中央商業區地下近100公尺處,將會聽到多首愛國歌曲透過骨董級音響播送。厚重鋼鐵鑄門讓地鐵站可以成為躲避核彈攻擊的防空洞。每個車站的站名並非依照地理位置,而是用了各種充滿社會主義色彩的詞彙來命名,而站內更有著鍍金的金日成雕像、作工精細的馬賽克壁畫、北韓軍隊勝利的銅雕和怪誕的七彩吊燈。

統一站的一幅壁畫描述了這個國家未來的夢想。帶領北韓脫離日本獨立的建國領導人金日成在畫中成了太陽,凝視著南北韓人民慶祝統一的歡樂景象,而統治者當然仍然是北韓政府。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統一站的一幅壁畫描述了這個國家未來的夢想。帶領北韓脫離日本獨立的建國領導人金日成在畫中成了太陽,凝視著南北韓人民慶祝統一的歡樂景象,而統治者當然仍然是北韓政府。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每節車廂內都掛著金日成(Kim Il Sung)金正日(Kim Jong Il)父子的遺像,車內廣播系統則播放愛國言論。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每節車廂內都掛著金日成(Kim Il Sung)金正日(Kim Jong Il)父子的遺像,車內廣播系統則播放愛國言論。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統一站(Tongil Station)的裝潢訴說著統一朝鮮半島的願景。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統一站(Tongil Station)的裝潢訴說著統一朝鮮半島的願景。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平壤地鐵是世上最深的地鐵系統之一。搭乘通往月台的電扶梯得花上四分鐘。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平壤地鐵是世上最深的地鐵系統之一。搭乘通往月台的電扶梯得花上四分鐘。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榮光站(Yonggwang Station)一幅北韓1994至2011年領導人——金正日,站在長白山前的壁畫。北韓媒體宣稱金正日是在長白山出生;但根據蘇聯的歷史文獻紀載,金正日出生於俄羅斯。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榮光站(Yonggwang Station)一幅北韓1994至2011年領導人——金正日,站在長白山前的壁畫。北韓媒體宣稱金正日是在長白山出生;但根據蘇聯的歷史文獻紀載,金正日出生於俄羅斯。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攝影師戴維斯描述和其他觀光客搭乘地鐵時的情景:「當地乘客非常有禮貌,會讓座給長者或甚至是我們這些外國人。但我無法確定這是真實日常的情況,還是只針對我們而已。」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攝影師戴維斯描述和其他觀光客搭乘地鐵時的情景:「當地乘客非常有禮貌,會讓座給長者或甚至是我們這些外國人。但我無法確定這是真實日常的情況,還是只針對我們而已。」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月台上用框裱著的國營報紙。乘客在等車空檔利用時間閱讀新聞。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月台上用框裱著的國營報紙。乘客在等車空檔利用時間閱讀新聞。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平壤地鐵的壁畫充滿著喜氣和愛國情操。這幅壁畫為金日成在煙火和聚光燈下,向滿懷崇敬的北韓百姓打招呼。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平壤地鐵的壁畫充滿著喜氣和愛國情操。這幅壁畫為金日成在煙火和聚光燈下,向滿懷崇敬的北韓百姓打招呼。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戴維斯說:「平壤地鐵上沒人奔跑、推擠、笑聲或是笑容,甚至沒人在聊天。」更不用說在車上玩Candy Crush了。2014年,僅約10%北韓人民擁有手機。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戴維斯說:「平壤地鐵上沒人奔跑、推擠、笑聲或是笑容,甚至沒人在聊天。」更不用說在車上玩Candy Crush了。2014年,僅約10%北韓人民擁有手機。PHOTOGRAPH BY ELLIOTT DAVIES

 

黃金土壤站(Golden Soil Station)充滿水果和蔬菜的壁畫。戴維斯說:「這些食物對我們來說再稀鬆平常不過了,但對北韓的人們來說,這代表著自给自足。這對他們來說可是大事。」

黃金土壤站(Golden Soil Station)充滿水果和蔬菜的壁畫。戴維斯說:「這些食物對我們來說再稀鬆平常不過了,但對北韓的人們來說,這代表著自给自足。這對他們而言可不能等閒視之。」

戴維斯說,「每個地鐵站幾乎都散播著北韓政府希望灌輸人民的思想,和希望人民接收到的訊息。這對旅者來說也挺不錯。整趟北韓行充滿著政治色彩,他們希望告訴來自世界另一端的你:『你知道嗎?其實北韓沒那麼爛啦!』」

 

撰文:Melody Rowell

編譯:林品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