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面臨伊斯蘭國(ISIS)衝突和經費拮据,伊拉克官員仍希望新的博物館能成為復興古老港都巴士拉(Basra)的灘頭堡。

海珊的巴士拉舊宮自豪於心形湖和占地遼闊,官員們正準備將此地變成博物館。Photograph by Essam Al-Sundai, AFP, Getty Images
海珊的巴士拉舊宮占地遼闊,還有一座心型湖。官員們正準備將此地變成博物館。Photograph by Essam Al-Sundai, AFP, Getty Images

這下馬赫迪·艾爾穆沙威(Mahdi al-Musawi)頭大了。他的建設公司正趕著讓伊拉克最新、最宏偉的博物館竣工,預計於九月開幕。但門楣上懸掛了一塊匾額,以龍飛鳳舞的阿拉伯文寫著伊拉克故總理海珊的大名及其綽號「阿拉伯王子」。

艾爾穆沙威邊看著聲明稿邊說,「政治人物會到訪捐獻……他們不會對此(門額寫著海珊的名字)感到高興。」

伊拉克官員們卻信心十足,認為把海珊其中一座舊皇宮改造成幾十年來伊拉克第一座博物館,有助於這座伊拉克南方港都暨第二大城──巴士拉的文化復興。巴士拉同時也是伊拉克發展最快速的城市。

從海珊到蘇美人

ISIS已經把伊拉克北部的古蹟都破壞殆盡,在風雨飄搖之際開設一座新博物館或許是一著異想天開的險棋。儘管ISIS的部隊離巴士拉還有段距離,卻提醒人們衝突近在咫尺。

艾爾穆沙威說,有個什葉派武裝組織在沿路上某處設置基地,偶爾會來威脅把皇宮交給他們。而這棟美輪美奐的建築上仍殘留2003年遭英國軍隊占領充作軍營時,受到汽車炸彈攻擊的痕跡。

但最近幾年,政局穩定、受戰火蹂躪的北方難民湧向南邊,和石油業的快速成長,使得巴士拉呈現爆炸性發展,一躍成為最新、最熱門的文化之都。

伊拉克國家文物遺產管理局之巴士拉分局負責人卡坦·阿爾阿比德(Qahtan al-Abeed)說:「英國人在2008年撤退時,我建議中央政府將皇宮交給我們。」

該提案兩年後才獲得中央政府允可,所需經費為350萬美元。巴士拉政府同意資助其中300萬美元;其餘款項由英國慈善機構「巴士拉博物館之友(Friends of Basrah Museum)」補足,一大部分募自石油企業;大英博物館也將免費提供策展協助。

1925年的巴士拉,如今已是伊拉克成長最快速的城市。Photograph by The Print Collector, Print Collector, Getty Images
1925年的巴士拉,如今已是伊拉克成長最快速的城市。Photograph by The Print Collector, Print Collector, Getty Images

鋼鐵重門後的文物

博物館竣工後,將會透過四大展廳呈現伊拉克歷史長河──古蘇美、巴比倫、亞述、伊斯蘭等不同時期的文物。阿爾阿比德說:「館藏將包含3,500至,4000項物件。」屆時大批文物將首都巴格達的伊拉克博物館(Iraq Museum)庫房運來展示。

經過2003年伊拉克博物館被洗劫的教訓,阿爾阿比德訂製了可以迅速封閉的厚重鋼門,並安裝在每個展間入口。不過他說安全度和公眾性必須兼顧:「我們需要的現代博物館不只是展示文物的,還要能帶給民眾各種藝文活動,包括一些訓練課程和專業會議。」但在巴士拉政府撥款裝修前,這些都還不可能發生。

現居倫敦、同時也是「巴士拉博物館之友」託管人之一的伊拉克人拉米亞·阿爾蓋拉尼·沃爾(Lamia Al-Gailani Werr)說,「跟伊拉克其他事情一樣:最簡單的事情總是很難達成。」委員會希望阿爾阿比德能盡快讓其中一處展場開張,鼓勵政府支持。他希望在九月能達成這項目標。

沃爾對阿爾阿比德推動博物館計畫的堅韌精神讚譽有加,但出生於巴士拉、後來卻在海珊執政時逃離故鄉的他,期望的不只是重新改造皇宮而已。

由於經費拮据,這項皇宮變身成博物館的計畫遲遲無法實行,但官方仍希望能在秋天迎來第一批遊客。Photograph by Essam Al-Sudani, AFP, Getty Images
由於經費拮据,這項皇宮變身成博物館的計畫遲遲無法實行,但官方仍希望能在秋天迎來第一批遊客。Photograph by Essam Al-Sudani, AFP, Getty Images

世界最大的考古遺址之一

阿爾比德想將巴士拉豐富多元的歷史遺產介紹給全世界,而且不只是透過博物館。這座城市建立公元636年,成為印度洋貿易往來最重要且最富饒的港口,同時也是知識及文化藝術中心,還因為出了傳奇人物「辛巴達」而聲名大噪。

昔日的巴士拉位於現址外圍的祖拜爾(Zubair)。這片遼闊的考古遺址面積超過486公頃,也是世界上最大且少經挖掘的遺址之一。直到1990年代,海珊將部分挪為工廠用地前,這塊地大都處於無人居住的狀態。

阿爾阿比德說:「我控告了(這些工廠),法院下令其中17間工廠搬離。」有20間工廠仍留在較荒蕪的區域。他因此收到許多死亡威脅,導致必須舉家搬至更安全的寓所。

在巴士拉不斷擴張腹地、地價持續飆升下,阿爾阿比德的組織面臨更大壓力:他們必須證明在這塊土地有重大考古遺跡、需受保護,且不能有更多開發。

巴士拉大學(University of Basra)地理學家阿里·阿瑪葉喜(Ali Almayahi)說:「這裡到處都存在明顯的建築結構,包括牆壁和小圓頂。」他努力利用地底探測雷達搜尋這片遺址。阿爾阿比德表示,這位學者的團隊在一個壕溝中發現了於公元8世紀至13世紀的阿拔斯王朝時代出產的陶器、玻璃和其他材料。但他必須和時間賽跑,因為新建高速公路會在週圍架起並貫穿這塊遺址。

位於巴士拉的海珊舊皇宮即將成為伊拉克幾十年來第一間新博物館。Photograph by Mahan Kalpa Khalsa
位於巴士拉的海珊舊皇宮即將成為伊拉克幾十年來第一間新博物館。Photograph by Mahan Kalpa Khalsa

拯救古城

在中世紀晚期,由於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改道,巴士拉整座城市北移。在博物館北邊、巴士拉最繁華的市中心旁,矗立著精雕細琢的百年宅邸、運河與拱橋,教堂和清真寺則穿插其中。

如今這些運河都已乾涸、堆滿垃圾、拱橋搖搖欲墜、華房崩壞。然而,有些建築重整後提供不少藝術機構進駐,最近還有藝術家準備現代雕塑展。這景象在數年前還難以想像,因為當時這兒還是民兵衝突頻仍之地。

皇宮圓頂內布置了巨大吊燈和錯綜複雜的雕飾。Photograph by Mahan Kalpa Khalsa
皇宮圓頂內布置了巨大吊燈和錯綜複雜的花紋雕飾。Photograph by Mahan Kalpa Khalsa

這座巴士拉文化寶藏,19世紀時屬於一位猶太商人的住所。負責人海珊·阿爾瑪特(Hussain al-Mothater)說:「我們不久前才去了科威特的畫展,和女性寫作大會。」

阿爾阿比德把這項老屋新生計畫視為他得長期面對的艱鉅任務。他說:「這些建築物狀況很糟,而民眾正加速其惡化。」

「我們想將這處遺址改建為旅館、餐廳和博物館,但同時也讓當地人持續居住。希望能將此區變成像西班牙的格瑞納達(Granada)那樣,但這是長達15至20年的計畫。」他也正設法讓這塊遺址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名錄。

這聽起來可能像辛巴達傳奇一樣不真切,但阿爾阿比德卻抱著堅定樂觀的態度。「多數巴士拉人都是最近從鄉下來的,他們對文化一無所知;必須先打好基石,而我想幫助我的國家。」

 

撰文:Andrew Lawler

編譯:林品竹

 

延伸閱讀

>>另一個伊拉克

>>伊拉克古代宮殿遺跡 遭ISIS夷平

>>顛沛的珍寶:伊拉克國家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