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的初衷,原是為了滿足人們對於生存的安全需求、免受風吹日曬之苦,;然而,隨著時代的演進,建築的意義,不再只是遮蔽物的代名詞,而是懂得利用設計與科技的相輔相成,解決人類與環境所面臨的問題,抑或者是,成為人們與城市對話的重要媒介、讓生命更加美好的一處風景。

國際知名媒體Fast Company,遴選出2017年全球最具創意的建築設計公司,看看這些嶄新思維如何改變我們的未來!

貼近歷史並傳承文化遺產

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憲法大道、於2016年正式開幕的國立非裔美國人歷史和文化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 and Culture),係由Adjaye Associates建築事務所負責建造,是美國規模最大、收藏非裔美國人生活文化最完整的地方。

在距離林肯簽署《解放黑人奴隸宣言》的今天,已經超過150年,NMAAHC的開館,不僅是對非裔美國人過去那段悲慘歷史的記錄,使用3600塊青銅鋁板製成的外觀造型,就像是祈禱中的合攏雙手,藉以象徵非裔美國人的虔誠信仰和天生的韌性。

透過博物館的建築設計,除了帶領人們面對過去的歷史,同時實踐了文化遺產的傳承使命。


建築與地形完美結合

2016年10月正式開幕的葡萄牙里斯本藝術、建築與科技博物館(Museum of Art, Architecture and Technology,簡稱MAAT),位於里斯本貝倫區(Belém)的太加斯河(Tagus)畔。在大航海時代,這裡曾是許多遠征艦隊的往返據點,在當時,為這片流域帶來不少繁榮富庶,在文化與經濟地位上,具有舉足輕重的歷史意義。

隸屬於葡萄牙電力基金會(EDP Foundation)的MAAT,係由英國Amanda Levete Architects(AL_A)建築事務所負責設計規劃,包括毗鄰的特茹發電中心(Tejo Power Station),以及另外打造的一個戶外公園。外型流線的藝術展館,呼應了一旁的河面水波,緊密結合著水的意象,營造出一個人與城市、河流的對話空間。

設計師Amanda Levete,更從葡萄牙傳統的瓷磚工藝獲得靈感,讓建築整體完美展露了水與光線的相映默契。


將周邊社區一併列入規劃

目前正在進行中的美國紐約曼哈頓哈德森園區(Hudson Yards),是一項大型城市建設計畫,從最繁華的中城商業區、向西擴展到哈德遜河(Hudson River),並將紐約市7號線地鐵以及連結至紐澤西的火車,延伸至34街和11大道的新車站,未來將由集結辦公室、購物、教育、以及住宅功能的16棟摩天大樓為園區核心。

知名的景觀建築公司Nelson Byrd Woltz,為園區進行了一項城市綠化工程—在繁忙混亂的車站上方打造了一個公園。不僅設有冷卻通風、雨水儲存和灌溉系統,預計2025年完工後,將在此處種下約數萬株的植栽,就像是車站的巨大綠色屋頂!

知名建築師安藤忠雄:「我覺得建築師與建築從業人員都要有一種使命感,把都市、街道以及建築的品質提昇。」


擴大建築材料使用範圍

名列全球最大建築設計事務所之一的Skidmore,Owings&Merrill(簡稱SOM),不僅引領國際風格,更是玻璃盒式(Glass Box)摩天大樓的先驅,完成的設計作品超過10,000個項目,分布在超過50個國家,包括紐約世界貿易中心1號樓(1 World Trade Center,簡稱1 WTC)、以及世界上最高的摩天大樓—杜拜哈里發塔(Burj Khalifa)。

儘管事務所已經成立80餘年,但SOM仍不斷地在四處尋找可用的建築材料、擴大使用範圍、開發全新的製造技術:在興建1 WTC時,他們接受了鳥類學家的建議,使用一種特製的窗戶玻璃,讓遷徙的候鳥認為就像是石頭,可以避免高空誤撞的威脅。

而根據瑞典的最新研究開發指出,他們已透過全新技術,將木材透明化了,未來極可能取代塑料和玻璃的地位,成為更環保耐用的建築材料。

 

"最好的建築是這樣的,我們深處在其中,卻不知道自然在那裡終了,藝術在那裡開始。"——林語堂

 

幾個世紀以來,位於蘇格蘭高地眾多威士忌酒廠的建造,正如同他們最引以為傲的蘇格蘭威士忌陳年釀造工藝一樣,雖然科技與時代不斷地推進,但所謂的「蘇格蘭奇蹟」,卻也是因為奠基在蘇格蘭傳統的結構下,才有今日的地位。對酒廠而言,建築是因風景而存在,人們需要想方設法的,是如何讓酒廠能自然融入風景的一部分,而不是成為分割土地的破壞者。

今年6月甫開幕的麥卡倫全新酒廠,由愛丁頓集團耗資新台幣約58億、需時3年6個月建造而成,並由國際知名建築事務所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負責設計規劃。興建之初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能破壞斯佩賽(Speyside)珍貴的天然景觀。

為了符合蘇格蘭綿延起伏的丘陵地形,建築團隊開發一種箱形的LDF三維光束,可以在不使用任何彎曲木材的情況下,打造出波浪般的圓頂設計。主設計師Graham Stirk以380,000個獨立構件,為新酒廠打造出世界上最複雜的木造屋頂結構之一;圓頂的外部還種植了草皮,讓倚著麥卡倫精神莊園Easter Elchies House以及酒廠命脈斯佩河(River Spey)而建的新酒廠,能天衣無縫地嵌入當地景觀,遠遠望去,就和斯佩賽區的天然丘陵一樣。

隨著麥卡倫急遽增長的市場需求,集團更向全球最知名的蒸餾器製造商—蘇格蘭的福賽斯(Forsyth),訂購了36支全新蒸餾器,並以圓形排列方式分成3組,矗立在蒸餾室裡;而為了能夠平衡這些巨大工業設備的冷冽感,設計師決定不在內部覆蓋膠合板,以充分感受木材所帶來的溫度。

以古蘇格蘭建築工程為基礎的麥卡倫新酒廠,不僅以天然石材、木材、和充滿生命力的草皮屋頂景觀設計,維持了威士忌一貫的生產環境,更結合了遊客中心的體驗,為遊客提供了一個天然療癒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