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8_135504

尋找太陽底下的新鮮事——人文攝影師 林添福

 

也許很多人不大認識這位台灣攝影家,但是當年他只為了一個專題,就投入20年尋找、拍攝少數民族中結縭50年的老夫妻,震驚了當代,在攝影界占有一席之地。這位在題材上另闢蹊徑,走出自己一條路的攝影家就是林添福。

 

不畏艱辛,走入異境,林添福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是促使他總是在尋找特殊地景、少數民族的初衷。他認為「要拍、就要拍不一樣的」;所以他在莫拉克颱風時跑去海邊拍巨浪,也在2009年於滇緬邊境遇到土石流、看見村落被吞沒。路程中難以預測的危險考驗,從未阻檔林添福的攝影創作。

 

1989年,林添福辭去雜誌社的工作,因為他要用更長的時間深入拍攝中國雲南的少數民族:獨龍族。在當年,要進入獨龍族居住的雲南貢山縣只能靠馬幫載運行李,翻山越嶺四天才能抵達。林添福第一次入山失敗,第二年才終於抵達這個冬天會封山的小村落,成為台灣第一位進入當地的攝影師。林添福的堅持換來獨特的影像,讓他陸續以《滇緬馬幫生涯》、《被世人遺忘的邊民——獨龍族》,獲得兩屆金鼎獎最佳雜誌攝影獎的肯定。

 

《半個世紀的愛》是林添福1992年在花蓮太魯閣採訪工作中,遇見舊部落一對結婚50年老夫妻後開啟的馬拉松式攝影計畫。他為此走遍台灣、中國偏遠部落,探訪56個民族,一拍超過20年。林添福不喜歡別人事先安排好的拍攝對象,習於將自己放入完全陌生的環境,再去碰運氣遇見被拍攝者。走了許多天的路,終於抵達聚落,卻沒拍到想要的作品也是常有的事。

 

現在,林添福拍了超過300對老夫妻了;但是還沒拍到每個民族,所以仍要繼續下去。經過多年有些少數民族已不存在,讓他最為感嘆。關注文明和經濟衝擊對少數族群的影響,成了林添福畢生的志業。將來他還會以聚落為單位,在山林邊境繼續探險創作,用自己的鏡頭讓世人看見偏遠角落的獨特民族。

 

從事專業攝影三十多年,現在的林添福也挑戰新的攝影方式,像年輕人一樣拿起手機、隨時都在拍照。手機擁有自由、不嚴肅的特色,是吸引林添福的原因。他認為「攝影師要跟得上時代」,攝影與科技、環境是與時俱進的,跟時代一起進步,思想觀念才會跟得上。林添福以手機拍攝的影像有種超現實感,視覺印象強烈。例如《煉石》系列的野柳、藏族肖像、老台北的信徒……等,都有了與以往截然不同的新風貌。

 

林添福認為自己的攝影精神在於「對所有事情永遠保持好奇心」,這也是讓他持續創作的動力。他給年輕攝影師的建議只有兩個字:「堅持」。唯有堅持才能走上這條人煙稀少、充滿挑戰的道路,遇見前人所未見的絕妙好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