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克勞蒂亞.卡爾布 CLAUDIA KALB
攝影:保羅.伍茲 PAOLO WOODS

在美國費城的馬特博物館展示著一系列奇特的醫學標本。在下層的玻璃容器中,裝著19世紀的連體雙胞胎兄弟昌和恩相連的肝臟。一旁許多展覽品也讓訪客目瞪口呆,包括因為痛風而腫脹的手、首席大法官約翰.馬歇爾的膀胱結石、從美國前總統格羅佛.克里夫蘭的下顎取出的惡性腫瘤,以及一名南北戰爭的士兵的大腿骨,上面還卡著子彈。但入口處附近的一項展覽品最令人嘖嘖稱奇。靠近看時,還會發現參觀博物館的人將額頭靠在玻璃上所留下的汙漬。

這項令訪客著迷的展覽品,是裝在小木盒中的46片載玻片,每一片都展示著愛因斯坦的大腦切片。透過上方的放大鏡,能觀察到一片約郵票大小的組織,它優雅的分支和曲線,有如河口的空照圖。這些殘存的大腦組織使人入迷,雖然―或正因為―很難從中看出這位物理學家為何擁有舉世推崇的認知能力。館內其他展覽品多半是身體疾病與缺陷等某些地方出錯的結果。但愛因斯坦的大腦代表著潛力,也就是一個擁有卓越心智的天才得以領先眾人的能力。「他看到的和其他人不一樣,」來參觀博物館的凱倫.歐海爾凝視著茶色的標本說道:「而且還能將認知能力延伸到他看不到的地方,這實在很驚人。」

歷史上有少數奇才因為對某個領域的耀眼貢獻而脫穎而出,例如紫式部在文學上的開創性、米開朗基羅的藝術巧手、居里夫人的科學洞見。德國哲學家叔本華寫道:「天才照亮了他的時代,就像彗星闖入行星的軌道一般。」

以愛因斯坦對物理學的影響為例,他在沒有任何工具的輔助之下,靠著自己的思考發展出廣義相對論,預言大型天體(例如環繞彼此運行的黑洞)加速運動時會在時空結構中產生漣漪。科學家花了整整100年,利用大型電腦運算和高度複雜的科技,終於在不到兩年前確實偵測到重力波,證明愛因斯坦是對的。

全文未完,更多精彩內容都在《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7年5月號

欣賞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