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ISIS
提克里特附近的阿蘭鎮上,11名當地男子在這個十字路口附近遭到公開處決,現在這裡樹立了一座紀念碑。紀念ISIS受害者的紀念碑、看板、海報以及藝術品在伊拉克各地愈來愈常見。Photograph by Moises Saman

撰文:詹姆士.維利尼 James Verini
攝影:莫伊賽斯.薩門 Moises Saman

庫德族士兵站在陣地一隅的護堤上,一旁是砲手掩體。這是前線上好幾個陣地之一。前線沿著一片山坡分布,西向面對著底格里斯河谷。夏末的太陽已經西下,現在正值伊拉克最乾燥的季節,大地和天空看起來就像融為一體。儘管天色愈來愈暗,士兵依然看得到摩蘇爾城的燈光在他們這一側的河岸閃爍著。他們就算在睡夢中也能描述這個畫面──過去幾個月以來,這些伊拉克庫德斯坦軍隊「自由鬥士」麾下的士兵已經偵察、繪製並討論過那座城市的每一吋土地,但是它對他們的吸引力和威脅感卻絲毫不減,因為他們看到的一切都屬於伊斯蘭國。

2016年7月下旬,謠傳已久的摩蘇爾收復戰即將展開。解放該城的軍隊正在集結。伊拉克的士兵已把又名為ISIS的伊斯蘭國逐出法魯加,正往北方的摩蘇爾挺進;自由鬥士也從這座山頭推進;歐美的軍隊和來自土耳其、伊朗和其他地區的士兵和民兵也正在集結。此時ISIS占領伊拉克第二大城摩蘇爾已經兩年了。攻下摩蘇爾就能一舉把ISIS逐出伊拉克,收復行動的指揮官是這麼希望的。

摩蘇爾城內瀰漫著恐慌。聯合國估計,會有一百多萬人因為這場戰事流離失所。(摩蘇爾城在ISIS入侵前約有140萬居民。)平民將死傷慘重。這個庫德族作戰陣地是一條熱門逃脫路線的終點,幾乎每晚都有人爬上這個山坡。今晚,這些士兵在等待一個七口之家到來。這一家人擔任護士的父親打了電話給住在山區附近的堂弟,堂弟也已通報指揮官。這名堂弟叫戴耶布,他只能給擔任護士的堂兄指個最模糊的方向:「往山上走。」此刻,戴耶布正和指揮官一起站在陣地的護堤上。戴耶布的手機響起,是堂兄艾罕.阿里打來的。戴耶布把電話交給一名庫德族翻譯員,讓他聽士兵指示的方向後再翻譯給阿里聽。在一時情急之下,加上為了鼓勵阿里,這名翻譯員在稱謂上幫擔任護士的阿里升了官。

「你在哪裡,醫師?」電話裡傳來焦急的聲音。「往右走500公尺,你會看到一個小山谷,進去那個山谷。」電話裡傳來小孩的哭聲。

全文未完,更多精彩內容都在《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7年4月號

欣賞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