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克莉絲汀.戴拉摩爾 Christine Dell’Amore
攝影:喬.沙托瑞 Joel Sartore

「牠離我們很近。」赫曼.嘉洛特一邊低聲說,一邊指著接收海倫娜的信號的手持接收器。在西班牙南部一條繁忙的高速公路旁的橄欖園裡,這隻伊比利亞猞猁和牠的兩隻幼猞猁可能正在某處看著我們。若不是因為牠戴著無線電項圈,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最稀有的貓科動物之一正蹲伏在這一排排整齊的樹叢裡。五歲的海倫娜已經學會悄悄地融入人類的環境裡。
「十年前,我們還無法想像猞猁能在這樣的棲地裡繁殖。」嘉洛特說。他是參與伊比利亞猞猁保育計畫的生物學家,這個由政府主導的團隊集結了20個以上的組織,致力於復育伊比利亞半島上這種帶有斑點的掠食性動物。我們站在酷熱高溫下,背後是繁忙的車流,嘉洛特告訴我,伊比利亞猞猁未來會生活在零碎的區域中。「猞猁的生態適應性比我們原本想像的好。」他說。
確實是如此,在歷經數十年的數量衰減之後,這種有琥珀色眼睛及濃密鬍鬚的貓科動物終於開始化險為夷。伊比利亞猞猁保育計畫在2002年介入救援時,只有不到100隻猞猁零星分布在地中海灌木叢中,牠們數量減少的原因除了人類獵捕,也因為牠們在當地的主食,穴兔,在病毒肆虐下幾乎全數消滅。猞猁數量大幅減少,以至於遺傳多樣性低得危險,使得牠們容易生病及帶有先天性缺陷。

全文未完,更多精彩內容都在《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7年2月號。

欣賞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