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居芮筠
攝影:何經泰

IMG_5059-edit-final

對你來說,100這個數字的意義是什麼?在臺灣登山界,100代表3000公尺以上各具特色的百岳,也是許多登山者挑戰的目標;而除了攀登100座山,愛山成癡的高銘和還矢言要將中國100座山的樣貌,用相機記錄下來。

1949年生於新北市瑞芳區的高銘和,從家鄉的雞籠山爬到中級山,再從臺灣百岳登上國外大山,如歐洲阿爾卑斯山、北美最高峰麥肯尼(金利)峰、南美洲安地斯山,以及位於中國和尼泊爾邊界的聖母峰。

除了爬山,高銘和也喜歡拍山。1991年,他初到西藏,驚覺當地每一座山都很宏偉。回臺灣之後,他就挑選了中國大陸100座山,將山的資料整理成冊後向多家出版社提出中國百岳的拍攝計畫,最後只有一家出版社願意合作,甚至可預支版權費給高銘和。

為了把握住這難得的機會,高銘和辭去了工作。1993年,高銘和踏上了中國百岳拍攝之途,他預計五年之後可以拍完100座山。沒想到五年下來,高銘和只完成了20座山。除了實際拍攝的困難,他在1996年攀登聖母峰時發生山難,這不僅讓高銘和的拍攝計畫停滯了兩年,還因此成為他人生中的重大轉捩點。

那一場暴風雪過後,高銘和雖大難不死,但他的鼻子、手指和腳趾卻遭到嚴重凍傷,在住院的一年內歷經15次手術,將壞死的部位切除重建,再回家復健了一年。當時他心想:既然自己還活著,就應想辦法把拍攝100座山的夢想完成!於是他重拾相機,並於1998年重返西藏拍攝,直至今日,他已拍完75座山。

高銘和說,他把每座山當作一個人,堅持要拍出那座山的特色。為此高銘和會走上數十公里的路尋找拍攝角度,途中還得處理各種阻礙,一座山得進出好幾趟才能拍完。但高銘和從沒想過放棄,「因為每次的失敗都有原因,那下次就避開它。」高銘和不敢稱自己是個挑戰極限的人,但他常說:「碰到問題就去面對,想辦法解決,然後接受結果。」

自稱「面對現實型」的高銘和,在山難過後雖不能再如往常地積極衝刺,卻反而讓他的心靈沉澱,如今認為凡事盡力就好。幾經磨難的他悟出了一個道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山,那座山就是你要追求的目標,你得付出時間、精力和毅力,才能登上那座山。」到頭來,我們其實每天都在爬山,完成該做的事,儘管很多事不如意,但「只要盡全力,結果就不用太在意。」高銘和說。

即使山曾帶給高銘和諸多遺憾,但他仍表示,山也帶給他很大的收穫。「山不會因為你是不同種族和國度的人就調整讓你攀登的困難度,我們做人的基本道理應該也是一視同仁。」高銘和透過影像封存他對山的摰愛,也希望為世人保存山的原始面貌,喚醒人類的保育意識。高銘和花了大半輩子在山中,如今回首過去,或許100這個數字代表的意義已經「見山不是山」,而是他漫長、充實的人生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