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居芮筠
攝影:何經泰

IMG_5257
教育和探險有何關聯?致力於改善臺灣偏鄉教育的Teach for Taiwan(為臺灣而教協會)創辦人劉安婷,這麼形容她一路走來的心情:就像在一片無人探險過的土地上,即使恐懼卻必須走在最前面。

2013年,劉安婷帶著在普林斯頓大學威爾遜公共與國際事務學院累積的學識訓練;在迦納、巴黎、海地、日內瓦、美國監獄和柬埔寨目睹的世間百態;在紐約的顧問管理公司磨練出的專業技能;和一顆掛念臺灣偏鄉教育的心,回到了她成長的土地上,與一群朋友創辦了Teach for Taiwan,他們最大的願景是,「希望臺灣每個孩子都能擁有優質的教育。」

臺灣雖有許多從事偏鄉教育的組織,但共同缺乏的資源是人。對此劉安婷與夥伴們努力建置招募、培訓和支持系統,試圖找出最適合的人,經培訓後送到體制內學校擔任兩年全職教師,並在這段期間給予強大後盾。除了幫助偏鄉,也發掘更多年輕人投身偏鄉工作。

由於堅持品質,Teach for Taiwan兩年來僅送出了29位教師,在臺東、雲林、臺南和屏東進行教學工作。暑假過後是學校找老師的迫切時期,「我的手機就像是全臺的校長熱線,到現在都還會接到電話,你能想像10月了還找不到老師嗎?」劉安婷雖內心焦急,仍選擇穩健前行,因為他們不只是想彌補師資缺口,而是改變孩子、影響學校、提升社區、造福社會。

外界常用「人生勝利組」和「放棄美國高薪」來形容劉安婷,好勝的她坦言,曾以為得到第一名就會滿足,卻慢慢感受到內心的空虛。直到前往世界的偏遠角落教學、發覺自己可以在孩子的生命裡播下改變的種子時,才體會到人的價值其實是「在別人的需求裡看見自己可以扮演的角色」。這個角色的本質不是同情,而是同理心。劉安婷說,在跟和自己不一樣的人相處並相互學習時,就會產生同理心。

在美國監獄擔任志工教師近三年,劉安婷原以為自己是去教導比較不優秀的人,卻發現那些人不乏聰明才智,「但為什麼他們坐在監獄裡,而我在外面追求和享受這些機會?」劉安婷逐漸體會到:「很多人即使努力也無法得到這些機會與成果。」每個人雖然際遇不同,但本質上卻沒有高低分別;在所謂落後地區做教學服務的她,終究發現受教的其實是自己。

回臺創辦Teach for Taiwan,正是盼能改變一般人對成功的定義和價值觀。劉安婷認為,臺灣的教育制度容易讓人只和同質性的人相處,甚至不太鼓勵發掘個人獨特性。前兩年她四處演講,其中曾經長達半年的時間,幾乎每一場演講過後都有年輕學子衝上前抱著她哭訴:「為什麼爸媽不讓我做自己?」

相較於多數改革者,劉安婷對這些怪象又多了些寬容,她相信家長的本意是希望孩子能在社會上找到一個安穩的位置。「這些問題背後都有很多無奈,我想做的不只是批判,而是有機會去幫助他們在自己的位置上發光發熱!」

回首來時路,劉安婷確實光采,但也挫折無數,然而內心總有股跨出舒適圈的衝動。她將自己的經歷比喻為「開天眼」,透過不同的學習看到問題,進而著手解決。對她來說,追求理想並不浪漫或神奇,只是不斷地抉擇與取捨罷了。「每一個選擇都是在做自己的價值辯證,做愈多價值辯證就愈認識自己,失敗愈多,累積的經驗和能力也愈多。」無怪乎在面對生命中的關卡時,劉安婷的應對簡潔有力:「我選擇走下去,如此而已。」

 

【國家地理探險家論壇】更多詳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