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米拉很欣賞每隻虎鯨在獵食行動中都有各自的角色。她曾看過成年虎鯨引導年輕虎鯨;看過幼鯨模仿牠們的母親拍擊尾部;也看過虎鯨群偶爾大老遠前往鯡魚的產卵地點,顯然是為了掌握鯡魚的動向。希米拉和同事在幾隻虎鯨的尾部裝上衛星標識器,藉此繪製出一些偵查任務的路線。「有隻虎鯨移動的距離很遠、速度又快,一天就游了數百公里,我們還以為牠是被一艘船拖著走,」她說。「現在我只覺得自己這麼想很好笑。」希米拉講了一個關於虎鯨的故事,說明我們有多不了解牠們。在1996年,研究團隊發現了一隻幼鯨,牠的脊柱和背鰭受到重傷,可能是遭船隻撞擊造成的。希米拉說,「因為牠背鰭受損,我們把牠取名為小斷鰭,牠不像其他的虎鯨。牠無法獵食,而其他虎鯨會照顧牠。」

 

小斷鰭不只和同一個鯨群生活,而是和至少五個不同的鯨群同游,這些鯨群都會餵食牠。她認為虎鯨知道小斷鰭是被船弄傷的,因為牠們會讓牠與船隻保持距離。「對我來說,小斷鰭是最大的謎團,我不知道等到牠性成熟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希米拉說。「不過其他虎鯨知道牠需要幫忙,也會幫助牠。」

 

有些研究者曾提出,由於虎鯨群的社會聯繫如此緊密,鯨群成員會同心一致地對其他動物以及身處的環境做出反應。這或許就是為什麼當只有一隻生病的成員朝海岸游去時,整個鯨群都會擱淺。也是為什麼有些雄虎鯨在母親死後也跟著死去。可能這也是為什麼有這麼多虎鯨會幫助小斷鰭。當你這輩子大部分時間都與一群生活在合作社會、能記得過去,並且會照顧最弱勢成員的生物為伍,你會開始接受牠們可能還會其他事。所以希米拉曾想過,也許我們看到的虎鯨是在與大翅鯨和長鬚鯨聯手獵食鯡魚。

 

後來她改變了主意。「不,牠們不是在合作。」我返家後,她在我們有次通電話時告訴我。「那些大翅鯨只是在破壞虎鯨所做的一切。每次虎鯨才把鯡魚整頓好,大翅鯨就出來搞破壞。長鬚鯨也只是在占便宜。」虎鯨似乎不介意。牠們從沒有試著擺脫、攻擊或趕走這些白吃白喝的傢伙。也可能,牠們的平靜自如只是證明了那年冬天安斯峽灣內的鯡魚數量豐盛,大家都分享仍綽綽有餘。

 

欣賞更多照片


 

錯過本系列第一篇報導嗎?

201505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