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i-jensen-485x700

撰文:派特•華特斯(Pat Walters)

攝影:馬可•葛洛柏(Marco Grob)

 

薇琪•簡森在大一時讀了理查‧普雷斯頓關於致命病毒的暢銷著作《伊波拉浩劫》,當時她心裡想:「我要跟這群人做一樣的事!」如今她真的辦到了。38歲的簡森服務於美國政府位於馬利蘭州德翠克堡的「整合研究機構」,在生物安全第四級實驗室擔任病毒學家。她的團隊針對目前人類已知最致命的病毒進行治療藥物與疫苗的研發。

 

妳的一天通常是怎麼開始的?

首先,起床後不能喝太多咖啡,因為光是離開實驗室去上個廁所,就必須先經過一道七分鐘的化學淨化浴才行。

 

而且妳還得先脫掉身上的氣密太空裝。請問這套裝備有什麼作用?

空氣會從氣密裝側邊的軟管輸送進來,所以我得一直和送氣設備栓在一起。氣密裝還經過加壓處理,如果被刺破,空氣會迅速衝出,就像氣球破掉時那樣,將病毒阻擋在外。

 

妳的氣密裝被刺破過嗎?

沒有。

 

現在似乎已經很少聽到伊波拉病毒了?

其實它的爆發次數在增長中,但從死亡總人數看來則遠不及流感這類病毒。不過伊波拉的致命性極高,且仍沒有證實有效的治療方法,因此從生化防禦的觀點而言,它很受矚目。

 

伊波拉病毒不是只會透過體液交換傳染嗎?

目前是如此。我們研究過是否有人可能把它變成經由空氣傳播,也就是比較接近流感的傳染方式。那會是最糟的情況。

 

與如此致命的病毒為伍會令妳害怕嗎?

我跟你說,其實並不會。這很奇妙,我有時的確很怕病毒,但只有在我無法控制的環境下才會怕。我兒子出生時病得很嚴重,我買了一隻伊波拉造型的填充娃娃,放在他的嬰兒床上,我媽就說:「妳為什麼要把伊波拉娃娃放在他的床上?」我回答:「把比較弱的病毒統統趕跑啊!」

 

妳的兒子現在還留著那隻伊波拉娃娃嗎?

是啊,他現在五歲了,每天晚上都還跟這隻娃娃一起睡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