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茂納開亞山頂的天文臺,從左至右分別為昴星團望遠鏡、凱克天文臺的和美國航太總署(NASA)的紅外望遠鏡設備| Wikimedia Commons ,Bob Linsdell
  • 位於阿塔卡瑪沙漠的電波望遠鏡| 「阿塔卡瑪大型毫米及次毫米波陣列」(ALMA)官網
  • 飛行中的伽利略1號。在飛機上方左側,有多個用於觀測的窗口| 參考資料[1]
  • 左圖:里爾噴氣機天文臺,望遠鏡就安裝在機翼的前方。右圖:1968年,科學家卡爾.吉萊斯皮(Carl Gillespie)正在使用望遠鏡| 參考資料[1]
  • 左圖:1980年拍攝的柯伊伯機載天文臺,此時望遠鏡艙門(位於機翼前方)處於打開狀態。右圖:柯伊伯機載天文臺機艙內部,望遠鏡與機艙被隔離開,因此望遠鏡艙門打開不會對機艙的氣壓造成影響| 參考資料[1]
  • 1994年時「索菲亞」的設計方案| 參考資料[3]
  • 左圖:飛行中的同溫層紅外線天文臺。右圖:機艙內部,負責操縱望遠鏡和分析數據的科學家坐在機艙後部,正對望遠鏡| 參考資料[1]
  • 望遠鏡後部的蜂窩狀結構| 參考資料[1]
  • 里爾噴氣機天文臺、柯伊伯機載天文臺和同溫層紅外線天文臺的尺寸比較| 參考資料[1]
1
  • 茂納開亞山頂的天文臺,從左至右分別為昴星團望遠鏡、凱克天文臺的和美國航太總署(NASA)的紅外望遠鏡設備| Wikimedia Commons ,Bob Linsdell

  • 位於阿塔卡瑪沙漠的電波望遠鏡| 「阿塔卡瑪大型毫米及次毫米波陣列」(ALMA)官網

  • 飛行中的伽利略1號。在飛機上方左側,有多個用於觀測的窗口| 參考資料[1]

  • 左圖:里爾噴氣機天文臺,望遠鏡就安裝在機翼的前方。右圖:1968年,科學家卡爾.吉萊斯皮(Carl Gillespie)正在使用望遠鏡| 參考資料[1]

  • 左圖:1980年拍攝的柯伊伯機載天文臺,此時望遠鏡艙門(位於機翼前方)處於打開狀態。右圖:柯伊伯機載天文臺機艙內部,望遠鏡與機艙被隔離開,因此望遠鏡艙門打開不會對機艙的氣壓造成影響| 參考資料[1]

  • 1994年時「索菲亞」的設計方案| 參考資料[3]

  • 左圖:飛行中的同溫層紅外線天文臺。右圖:機艙內部,負責操縱望遠鏡和分析數據的科學家坐在機艙後部,正對望遠鏡| 參考資料[1]

  • 望遠鏡後部的蜂窩狀結構| 參考資料[1]

  • 里爾噴氣機天文臺、柯伊伯機載天文臺和同溫層紅外線天文臺的尺寸比較| 參考資料[1]

Shar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