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代中期有一個想法逐漸傳播開來:如果人們能透過電腦相連,許多人的生活就會改變。美國線上公司提出了數位購物中心的構想,使用者可以在那裡訂購鮮花。這個數位購物中心遲緩又難用,但是更宏大的發展開始從中蔓延。

製作「瀏覽器」軟體、讓使用者得以優遊於網際網路的網景公司,在推出這項招牌產品後的不到一年公開上市。雖然當時網景為投資者列出的風險長達數頁,它的股價還是在上市當日以每股58.25美元作收,令該公司的市值一夕之間飆漲到29億美元。

網景的首次公開募股為後來的網際網路熱潮揭開序幕,現在幾家長期穩健的大型公司如亞馬遜、雅虎都在這股熱潮中誕生。

網際網路的可能用途引發了興奮期待,帶動了投機股票市場。僅僅在1999年一年裡,就有超過400家公司上市,大部分都屬於科技相關產業。然後,市場在2000年崩盤,二十幾萬人因而失業。

然而,「這些新創公司都是正確的,」蘋果公司的共同創辦人沃茲涅克告訴我:「它們都正確預測到網際網路能為我們做什麼。只是你不能那麼快速地改變生活方式。」

失敗和低迷也為新想法與新參與者闢出道路。Google接收了部分曾是視算科技公司的場地,臉書遷入並重新裝潢了前昇陽電腦公司的總部。開始有人試著結合網路與電視,但走得跌跌撞撞。然後,YouTube出現了。

 

社交媒體的紀元展開。臉書共同創辦人馬克.祖克柏搬到帕羅奧圖;在舊金山,有一群好友和同僚想出了一個辦法,讓每個人都可以用140個字不斷更新自己的日常動態,推特就這麼誕生了。

對許多人來說,創新帶來的偉大「創造性破壞」循環並不是從1萬公尺高空觀察到的現象,而是在個人層面深切感受到的痛苦:失業、技術遭淘汰、家庭失衡。

如今,科技公司必須面對他們對大眾生活造成的戲劇性衝擊。它們的領導人被傳喚到國會,對於用戶資料被使用、外國操盤手利用這些值錢的科技干擾選舉,以及可能刻意左右演算法來操控我們所見等事情作證。

隨著人工智慧登場,資料已經成為最重要的資源、新時代的石油。如果有朝一日,電腦能夠「思考」並做出決策,接下來呢?

在三千多名員工聯署抗議之後,Google決定不續簽它與國防部的一項計畫合約,該計畫利用人工智慧分析無人機拍攝的影像。然後,Google在世界各地的2萬名員工在去年11月集體出走,抗議該公司對性騷擾和薪資平等議題處理不當。

我訪問了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現任董事長約翰.軒尼詩。科技業現在面臨的爭議,激發了對矽谷存在意義更深層面的問題,他說。「現在最棘手的是,各個公司必須尋思如何承擔責任並進行自我管理,不只是照顧股東利益,還包括廣大社會的利益。」他說。

 

撰文:羅伯特.德雷珀ROBERTDRAPER
攝影:希德利克.賈布耶CÉDRICGERBEHAYE

本文未完,了解更多內容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9年2月號

立即購買:博客來/大石網路商城/金石堂/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