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這個世界最大的鹽沼下面還藏有另一個驚奇:世界最大的鋰礦藏之一,儲量約占全球的17%。其次,玻利維亞有40%居民生活在貧窮中,而藉由開發鋰礦,政府預見一條能走出現有困境的路。第三,對玻利維亞人來說,這條路既全新而未知,也令人猜疑地似曾相識。

玻利維亞依舊受到過去的束縛。該國首位艾馬拉族總統埃沃.莫拉萊斯於2006年上臺,他在最近一次的就職演說中指出,西班牙的殖民主義造成了「我們苦難的500年」。雖然那段奴役人民、抹除文化的殘暴統治期,已在近兩個世紀前結束,但由於受到地理環境和不良治理的雙重影響,玻利維亞遲遲無法自我再造。

玻利維亞的經濟史就是繁榮和泡沫化的反覆循環。雖然這在依賴天然資源的國家中很常見,但一些拉丁美洲國家,比如智利,還是能有效管理其天然資源。相較之下,玻利維亞政府經常把採礦權簽讓給外國公司,只為了換取快速但短暫的利益。

在拉丁美洲國家中,玻利維亞不知道為什麼始終面貌模糊。它在電影《虎豹小霸王》中扮演的角色,或可視為對這種半無名狀態的隱喻。被好萊塢美化的兩個不法之徒,到了玻利維亞以後所象徵的是明顯不那麼浪漫的一件事,那就是來自富裕多了的國家的外國佬,對當地資源無情地榨取。

在過去因採礦業而繁盛的普拉卡約鎮中,主要的景點是據說曾遭兩位大盜搶劫、車身布滿彈孔的一輛火車。普拉卡約現已成了一座鬼城。

普拉卡約礦場在1959年遭到政府關閉。小鎮的衰落,原本應該也註定了20公里外的礦產分銷中心烏由尼的命運。然而1980年代某日,拉巴斯的旅遊業者璜.凱薩達.巴拉在尋找旅遊景點時,看到了這片鹽沼。

凱薩達的女兒露西亞說,父親在看到鹽沼時靈光一閃:「我爸知道可以好好行銷這個地方。」

凱薩達接著打造了他數間旅館中的第一間旅館,而且幾乎都是以鹽磚建成。想要冒險嚐鮮的外國遊客開始出現,沐浴在這一大片白色鹽漠的光芒中。今天,這些鹽磚飯店經常客滿,而烏由尼則成為背包客滿街跑的旅遊勝地。

在經濟長期低迷不振的玻利維亞,這片鹽沼是個讓人欣慰的例外,儘管程度亦有限。

但現在,玻利維亞的未來登場了,以鋰礦的形式出現。

不論黃金在過往年代,或是石油在上一世紀有何意義,與未來的鋰相比都相形失色。因為鋰現在成了電腦、手機和其他電子裝置電池的主要材料。

自2015年起,鋰在全球市場的年消耗量以每年約10%的幅度增長,到2017年約為4萬公噸。同時,2015至2018年間,鋰的價格上漲了將近三倍。

隨著電動車愈來愈普及,市場對鋰的需求也更為強烈。高盛集團預測,只要電動車在全球汽車市場的銷售量成長1%,鋰的需求量每年就將增加7萬公噸。這似乎明白指出擁有豐富鋰礦的國家,永遠不用擔心貧窮問題。

雖然除了南極洲外,全球每個大陸都有在開採鋰礦,但全球已知的鋰礦藏中,有高達四分之三位於安地斯山脈的阿提普拉諾-普納高原。這些鹽層礦床集中在稱為「鋰三角」的智利、阿根廷及玻利維亞三國。1980年代起,智利就從鹽水中生產鋰,境內的亞他加馬鹽沼目前是拉丁美洲最重要的鋰產地。智利政府對外國投資者最為友善,而身為全球最大的銅礦出口國,智利在採礦業上也有豐富的相關經驗。阿根廷也在1990年代晚期開始,從翁布雷穆埃爾托鹽沼的鹽水中開採鋰。

玻利維亞的鋰礦藏直到最近仍尚待開發。「阿根廷和智利都有公私合營的文化。」巴利維恩說,他是1980年代最早研究鹽沼潛在鋰礦的地質學者之一。「這裡的政府因為對資本主義抱有敵意,因此不想接受私人公司投資。」

 

撰文:羅伯特.德雷珀ROBERTDRAPER
攝影:希德利克.賈布耶CÉDRICGERBEHAYE

本文未完,了解更多內容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9年2月號

立即購買:博客來/大石網路商城/金石堂/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