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國醫學如何改變現代醫療保健

我手中握了顆溫暖且仍在跳動的心臟。這顆發亮的球體約莫壘球大小,由鮮紅、粉紅與白色的組織所組成。我能感受到心室收縮,聽見液體壓送出去的唰唰聲。這顆心觸感黏滑,還發出些許刺鼻的味道。

我在位於地下室的實驗室裡看著保羅.艾齊歐從一隻被麻醉的豬體內取出這顆心臟,接上模擬動脈與靜脈的軟管,再用電擊刺激心臟回復跳動,就像醫務人員電擊人類心臟恢復脈動一樣。將近八小時過去了,那顆心臟仍在跳動。即使心臟在豬體外,但受到某種看不見、無法解釋且原始的力量驅動,那顆心臟仍自行收縮跳動。我覺得這不只是詭異,而是美麗又令人著迷。

這顆豬心仍在跳動,原因之一,是明尼蘇達大學的外科教授艾齊歐將之浸泡在模擬熊膽汁成分的化學藥品中。這項科學應用,根據的是中醫早從8世紀開始便相信的事情:熊膽汁對人體有益。

熊膽汁至今仍有廣大市場。在亞洲有膽汁農場,這裡的熊被關在小籠子中,身上還插著導管抽取膽汁。動物福利團體譴責這些無疑十分不人道的行為。可是,當我握著那顆跳動的豬心,聽艾齊歐說起在冬眠時保護熊的器官不致萎縮的那些化學物質也能維持人類器官時,我不禁思忖,熊膽汁是否曾有機會拯救我父親衰竭的心臟,或是否能在將來拯救我或我孩子的心臟呢?

在醫療保健界中,沒有幾個主題像傳統中醫引發那麼多激烈辯論。而艾齊歐與其他許多人的研究,讓這個議題變得更加複雜,因為他們透過尖端科學檢視傳統醫療方法,發現了有趣的驚喜――這些驚喜可望對現代醫學有深遠影響。從北極圈到亞馬遜、從西伯利亞到南太平洋的文化,都發展出各自的傳統醫療百寶箱。但中國的醫學記載是最古老且持續累積的紀錄之一,因而成了能供科學家仔細檢視的最大寶藏。

中醫的記載可追溯至公元前3世紀,當時的治療師開始分析人體、解讀其功能,並描述身體對各種治療的反應,包括草藥、推拿與針灸。歷經了超過2200年,世世代代的學者對這門學問不斷補充、淬鍊。成果就是處理各種健康問題的經典文獻,包括一般感冒、性病、癱瘓與癲癇。記錄這些知識的著作與手稿也有如謎一般的書名,例如《脈經》(3世紀)、《備急千金要方》(7世紀),還有《外台秘要》(8世紀)。

一直到20世紀初,傳統中醫仍是中國的主要醫療形式,直到孫中山推翻清朝最後一位皇帝。孫中山是受西方教育的醫生,提倡有科學根據的醫學。現在的中醫師都依循最先進的醫療實務接受訓練並考取執照。但傳統醫學在國家醫療體系中仍十分活躍。大部分的中國醫院都有傳統療法的專科病房。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傳統醫學有降低成本與提供創新療法的潛力,也讓中醫藥成為中國醫療政策的重要一環。他稱21世紀是傳統醫學的新黃金時代。

從研究角度來看,現在可能真的是黃金時代。來自歐美頂尖大學的科學家,包括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杜克大學、牛津大學,以及許多亞洲名校的科學家,都在尋找傳統醫學在治療癌症、糖尿病與帕金森氏症等疾病方面的科學根據。

結合現代與傳統的做法也在醫療保健消費者之間傳播。當西方醫學無法幫助他們,有愈來愈多美國人轉向傳統醫療,尤其是針灸,以及拔罐這種使用吸力且有許多職業運動員推薦的肌肉療法。網路也促進了草藥療法成長。草藥通常比醫師處方的藥物便宜。

你也能看到有醫師指責傳統中醫是偽科學與江湖郎中之道,並指出至今仍為中醫深信的神祕觀念,例如「氣」這種模糊的生命能量之類的。其他人則指責傳統中醫以動物器官入藥,並警告中藥處方的潛在危險。

「能夠客觀看待傳統中醫的人不多。」醫學史學家保羅.昂修說。身為中國醫學史的權威、而且時常嚴苛批評對中醫的誤解,昂修收集並翻譯了數百部古代醫學文獻,還與一家中德合營的新創公司合作研究這些典籍,尋找治療癲癇等各種疾病的點子。「大眾通常只看得見他們想看的東西,」他說:「而無法全面檢視其優、缺點。」

撰文:彼得.葛溫 Peter Gwin
攝影:何夫杰 Fritz Hoffmann

本文未完,了解更多內容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9年1月號
立即購買:博客來/讀冊/誠品/金石堂/大石網路商城/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