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照護的新時代來臨了。精準醫學將會時時看顧我們身體的健康狀況,預測罹患癌症、心臟病和其他疾病的風險,並且為每個人量身訂做合適的醫療方式。

特蕾莎.麥基昂曾為了治療第三期乳癌,經歷了嚴酷的化學療法,並且切去兩個乳房。12年後,癌症復發了,而且侵襲性更強,這次化療沒有發揮效用。日復一日,她坐在客廳的扶手椅上,身體衰弱,哪兒都不能去。她有四本日誌,一本留給丈夫,另外三本給她三個成年的孩子。她需要鼓起力氣才能夠寫下對於未來的想法,那個她已經不奢望能共享的未來。

腹腔中的腫瘤讓她幾乎無法進食,瘦到只剩44.5公斤。麥基昂在手術前罕見地吐露了沉痛心聲。「如果最後的結果不好,或是手術後有併發症的話,我真的祈求上天讓自己很快就走了。」她記得曾對大女兒說:「我不知道還能忍受多少痛苦。」

她在絕望之中下定決心,詢問她的手術醫師傑生.希克利克,是否有什麼實驗療法能夠為她多爭取一點時間。巧的是,希克利克正是一項尖端研究的共同領導人,研究的領域稱為「精準醫學」,也稱為「個人化醫療」。

這種療法建立在先進的基因研究和數據分析上,可能為癌症的治療帶來重大變革,並且顛覆一直以來的醫療方式。精準醫學不會依照疾病把病人分門別類,而是要依照每個人獨特的生化組成,量身訂做預防、診斷與治療的方式。

麥基昂加入了名為I-PREDICT的癌症精準治療研究計畫。這個計畫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摩爾斯癌症中心進行。執行計畫的研究人員不會倚靠任何特定的療法,而是分析病人癌細胞中的DNA,並且利用特殊的演算法,透過電腦快速搜尋數千種基因變異、數百種抗癌藥物,以及數百萬種藥物組合的方式,找出針對癌症變異的最有效療法,有可能是新型免疫療法、傳統化療、賀爾蒙療法,或是某種並非核可用來治療癌症的藥物。

「原理非常簡單,」腫瘤學家兼摩爾斯癌症中心個人化癌症療法計畫的主任蕊澤兒.克茲洛克說:「根據每個病人的腫瘤檔案選擇正確的藥物,而不是根據腫瘤在體內的位置,或是其他100個不同的人所患有的腫瘤類型。所有的療法都取決於坐在我面前的這位病人。」

撰文:法蘭.史密斯 FRAN SMITH
攝影:克雷格.卡特勒 CRAIG CUTLER

本文未完,了解更多內容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9年1月號
立即購買:博客來/讀冊/誠品/金石堂/大石網路商城/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