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萬名菲律賓人離開親友到國外打拼,他們每年匯回310億美元,幫忙撐起祖國的經濟。

雷奎多.摩柯在22歲時第一次看見雪。身上裹著四層連身工作服和防寒大衣的他,頭仰望雪花紛飛的天,大片雪花飄落在他工作的貨船甲板上。他在積雪上寫出女朋友名字,再圈上一顆愛心。雷奎多在菲律賓一個有白沙灘和椰子樹環繞的熱帶島嶼上長大。對他來說,站在貨船上乘風破浪穿越接近北極圈的冰冷海域、讓落下的雪花輕搔臉頰,是美夢成真的一刻。「我真的來這裡了。」他心想。

在貨船駛入芬蘭的克密港後,雷奎多上岸展開他所說的「船員任務」:到最近的店家買手機SIM卡,好打電話給母親。

現年33歲的雷奎多,過去十年都在貨船上當船員。他曾經從芬蘭、荷蘭、巴布亞紐幾內亞,以及瑞典和澳洲之間幾乎每個有港口的國家打電話給66歲的母親吉妮。吉妮無法掌握兒子是從哪裡打來,但每次接到他的來電總讓她感到既開心又安心。雷奎多說聽到她的聲音可以「驅走自己的百般無聊、對家鄉的思念,以及心裡的悲傷。」

像雷奎多這樣到海外工作的菲律賓人估計有1000萬人,約占菲律賓總人口的十分之一。他們離鄉背井是為了避開國內工作難找、低薪及機會有限的困境。海外菲律賓勞工每年匯回的錢高達310億美元,約為菲律賓國內生產毛額的10%。部分菲律賓人到安哥拉幫傭,部分到日本當建築工人;有的到利比亞的油田工作,有的到香港擔任家庭保母;中國偏遠省分的舞台上有他們的歌聲,中東地區的飯店也有他們在幫忙,全球四分之一的船員是菲律賓籍。

這樣的現象重塑了菲律賓的經濟和教育系統。每年約有1萬9000名考上證照並受完語言訓練的護理師分派到世界各地的醫院。

同時,菲律賓的教育機構和職業學校,將學生導入最可能獲得海外工作機會的產業。和護校一樣,商船海事學院每年也產出數千名畢業生;在幫傭工作訓練中心,婦女學習如何按照不同的文化標準擺置餐具、摺出俐落的醫院式床單角,以及用阿拉伯文或中文輕聲地問候。菲律賓還為此成立了一些政府機構,專責處理註冊勞工的遷徙問題、談判國際勞動條件,以及在發生外交衝突或戰爭爆發時援救海外的勞工。像是敘利亞發生動亂時,菲律賓官方代表團抵達當地,找出從事幫傭工作的同胞並把他們送到安全地點。

撰文:奧羅拉.阿爾曼德拉 AURORA ALMENDRAL
攝影:漢娜.雷耶斯.莫拉雷斯 HANNAH REYES MORALES

本文未完,了解更多內容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8年12月號
立即購買:博客來/讀冊/誠品/金石堂/大石網路商城/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