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宗教與考古交會的諜對諜世界裡,科學家、收藏家與陰謀家爭相尋找神聖的文本。

死海海岸附近的猶大沙漠裡,荒蕪丘陵間的熱氣毫不留情。幸虧藍道.普萊斯趴在裡頭的那個洞穴很涼爽;他正盯著一道裂縫,昨天他才在那裡找到一個有2000年歷史的青銅煮鍋。

「大概40年前,貝都因人洗劫了這個洞穴。」普萊斯解釋。他是維吉尼亞自由大學的美籍考古學家與研究教授。「我們運氣很好,他們挖得不深。我們如果繼續挖,就有希望挖到大獎。」

聽說過古代猶太聚落昆蘭附近這些著名洞穴的人,都知道普萊斯心目中這個大獎是什麼。1947年,一群年輕的貝都因牧羊人窺探附近某個洞窟,造就了20世紀最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七卷寫滿古希伯來文的羊皮紙,也就是著名的第一批死海古卷。約在公元70年,羅馬軍隊逐漸迫近、要來鎮壓第一次猶太起義,昆蘭的分離派成員很可能將這些書卷藏在洞穴中。最後又有數百卷古卷出土,年代可追溯至公元前3世紀,是目前所發現最古老的聖經經文。

昆蘭洞穴群位在以色列占領的西岸地區,因此許多人認為,根據國際法,普萊斯的工作是違法的。但這並未阻止他或這項發掘工作的以色列籍主持人――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歐仁.葛特菲德,追尋這個從更早、也一樣有爭議的作為所衍生出來的研究議題。

1993年以巴簽署奧斯陸協議,為爭議領土歸還巴勒斯坦人提供框架,在那之後,以色列展開「古卷行動」,緊急調查境內所有可能會失去的考古遺址。清點工作做得很匆忙,調查員也沒發現新的古卷。但他們標示了數十個遭地震毀損、因此貝都因尋寶者可能沒注意到的洞穴。普萊斯在2012年注意到53號洞穴,後來葛特菲德也注意到了,他還形容這是個「很肥」的洞穴。「他們找到許多各時期的陶器――從伊斯蘭教早期、第二聖殿時期,還有希臘化時代都有,」他說:「我們有理由期待那裡還有其他東西。」

兩年前,考古學家在初探53號洞穴時發現了一小卷空白羊皮紙,還有破掉的儲物罐――這誘人的證據顯示,洞窟裡可能存放有紙卷。如今,經過將近三星期的挖掘之後,他們的發現排放在洞外的折疊桌上,包括新石器時代的箭頭、一把來自安納托力亞的黑曜石刀身和那個青銅煮鍋,可是沒有紙卷。所以挖掘工作持續進行。

許多宗教的信徒都會尊祟宗教聖物。不過,許多人相信神是透過往昔的先知與使徒所寫下的文字說話,對他們而言,古代經文便是他們信仰的基礎。從裝飾精美的中世紀手稿到不起眼的莎草紙碎片,這些備受尊祟的經文代表著與神所指定的信使之間的有形連結,不管那信使是穆罕默德、摩西,還是耶穌基督。

對聖經的尊祟是福音派基督徒信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們也成為在沙漠洞穴、偏遠修道院和中東古文物市場尋找失落已久聖經經文的背後驅動力。批評者說,福音派對文物的渴求助長了對劫掠文物的需求――近來的調查及合法業者的報告,在某種程度上都證實了這項指控。

「福音派信徒對市場有極大的影響,」耶路撒冷古文物商人藍尼.沃夫表示:「任何與基督生平有關的物品都價格高漲。」

無論對宗教有多投入,富有的收藏家與財力雄厚的贊助者,長久以來都是尋找古代異寶背後的支持角色。普萊斯與葛特菲德昆蘭遠征隊的贊助者之一,是馬克.雷尼爾成立的基金會。他是富有的休士頓律師,也熱中於神學文獻收藏。位在以色列伸崙廢丘的另一個考古發掘現場,則是由華盛頓特區新成立的聖經博物館資助。博物館的董事長,史提夫.葛林,是藝品店巨頭「好必來」的總裁,也是美國基督教運動最大的支持者之一。他絲毫不掩飾自己對尋找聖經的狂熱。

撰文:羅伯特.德雷珀 Robert Draper
攝影:保羅.維佐尼 Paolo Verzone
繪圖:費爾南多.G.巴蒂斯塔 Fernando G. Baptista、馬修.W.夸斯提克 Matthew W. Chwastyk

本文未完,了解更多內容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8年12月號
立即購買:博客來/讀冊/誠品/金石堂/大石網路商城/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