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就像白雪公主一樣,只是遠離了這個世界。」
Elisabeth Hultcrantz 醫生

 

瑞典有數百個移民孩童因家人面臨遣返命運,而患了「放棄生存症候群」(Uppgivenhetssyndrom),這種令人困惑的失調症會讓病童從外界抽離,甚至對疼痛刺激沒有反應,而且必須依靠餵食管來獲得營養,這種情況有時候會持續多年。

「她現在不用受苦了。」

伊莉莎白.霍特克蘭茲醫師如此描述十歲的敘利亞難民雷拉.阿哈梅德。(上圖)

 

從2003到2005 年間,瑞典有400名介乎 8 至 15 歲的患者,雖無潛在疾病,有些平常還十分活潑好動,但突然間就像昏迷一樣沉睡不起。

斯德哥爾摩卡羅琳大學醫院兒童精神科住院部長Göran Bodegård 醫生在醫學期刊Acta Pædiatrica形容這些病童「對外界刺激或疼痛無任何反應、身體肌肉呈現睡眠般的放鬆狀態、無法飲食、失禁」。

幾乎所有兒童都從前蘇聯和南斯拉夫各州,還有部分來自羅馬尼亞與維吾爾族。從七十年代起,瑞典被視為難民的避風港,平均庇護者人數超過任何其他歐洲國家,但該國最近對政治難民的定義已經縮小,家庭來自不在戰爭期國家的往往被拒絕庇護。

因此在瑞典約有42名精神科醫生透過公開信指責瑞典政府此舉是「有系統地公開虐待兒童」。
另外斯德哥爾摩兒童心理研究所所長 Magnus Kihlbom在醫學期刊Magnus Kihlbom提出,這種疾病是一種意志瀕臨死亡的病,雖然以往有相似病例,譬如部分納粹集中營囚犯「在身體與精神上徹底疲憊」,他們「停止飲食,只是安靜的在角落裡待著,動也不動直至沒了呼吸」;英國在90年代初也有所謂「普遍性拒絕綜合症」,但極少孩童確診,其中並無尋求庇護者。

獲得此病的兒童終日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也不動,只能靠鼻管輸送營養,延續生命。所有醫生普遍認同痊癒的關鍵,在於病童能否感到安全感,亦即是能否取得永久留居權。

照顧超過四十名「白雪公主」的Elisabeth Hultcrantz 醫生時常驅車前往瑞典中部提供義務醫療服務給這些孩子,用心與致力於幫助他們,因此常在談到他們的遭遇時潸然淚下。

「如果他們沒有獲得”trygghet”他們無法全然的恢復健康,trygghet是瑞典語,翻譯成英語是security(安全),但在瑞典語中,trygghet不只只是實質上的安全,這個字包括了信任、歸屬感、免於危險、焦慮和恐懼的感受。」Elisabeth Hultcrantz表示

現代瑞典的基礎是必須讓trygghet為其公民的基本權利,但這些正是這些孩子所缺少的。

部分參考資料: New Yorker: The Trauma of Facing Deportation

 

了解更多內容 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8年8月號 
大石網路商城
/博客來/讀冊/誠品/金石堂/好事多 等各大書店8月1日準時開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