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和交易這種細緻昆蟲的世界混沌不明,但這些色彩繽紛的獵捕對象令人沉迷眷戀

 

 

(這件藍尾翠鳳蝶的雕塑位於班迪穆倫生態旅遊公園的大門上方,牠是當地人自豪的象徵。周圍的國家公園成立於2004年,這有助於解決蝴蝶面對的一些威脅,包括棲地喪失和使用殺蟲劑,但是同時也面臨了蝴蝶盜獵者帶來的挑戰。)

 

藍尾翠鳳蝶(Papilio blumei)只生存於印尼的蘇拉威西島,且只分布在特定的海拔高度。牠們在山區的家園是陡峭的岩石,上面覆蓋一層薄薄的溼土,每一次抓握和踩踏都會造成小小的泥石流。而在山谷和山頂間的沿途某處,一個經濟法則清楚浮現:這正是某些蝴蝶極為值錢的原因,也是珍稀種黑市存在的理由。

蝴蝶交易聽起來很老派,幾乎像是維多利亞時代的事,但網路讓現代市場得以成形。2017年,英國當局首次以捕捉並殺害大藍小灰蝶(英國最稀有的蝴蝶之一)的罪名將一名男子定罪。名為菲利浦.庫倫的男子經調查人員證實與一個網路拍賣帳號有關。今日全球蝴蝶黑市的確切規模很難確認,但最高的估計值達數億美元。自1831年起,巴黎的動物標本店「藏珍閣」就持續吸引收藏家前往欣賞這些細緻的自然展示品。大約從那時候開始,收藏蝴蝶在歐洲蔚為風潮,鱗翅學者開始到全球尋找標本。如今收藏蝴蝶在日本尤為風行。

地球上大約有2萬種蝴蝶,其中收藏家又對鳳蝶最感興趣。超過560種的鳳蝶包含全世界最大的蝴蝶(鳥翼蝶),以及某些最昂貴和最受威脅的蝴蝶(這裡繪出五種)。牠們面臨棲地喪失、氣候變遷和盜獵的三重威脅。儘管黑市的價格從幾美分到保育類物種的數千美元都有,但保育計畫和反盜獵法律讓鳳蝶得以存活下來。

很難解釋為何蝴蝶能如此引人入迷。還有,維多利亞時代的收藏家為何對牠們瘋狂,日本商人為何用整個房間來擺放牠們,又或者,偉大的小說家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為何終其一生用顯微鏡研究牠們的細節。

「我曾在不同氣候帶以不同裝扮追獵蝴蝶,」他在《說吧,記憶》書中寫道:「一會兒是穿燈籠褲、戴水手帽的漂亮男孩;一會兒是揹法蘭絨袋、戴貝雷帽的瘦高漂泊僑民;一會兒是身穿短褲、沒戴帽子的肥胖老人。」

我想,蝴蝶的魅力持續不墜是因為牠們轉瞬即逝的特質。就像阿爾斯在蘇拉威西山頂輕輕捏住的藍尾翠鳳蝶,牠們似乎在死亡的罩紗前翩翩起舞,存與滅僅一線之隔。牠們如此纖弱細緻,以至於活著的時候難以捉摸,死後也無法令人滿足。

 

 

 

了解更多內容 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8年8月號 
大石網路商城
/博客來/讀冊/誠品/金石堂/好事多 等各大書店8月1日準時開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