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住在中國海南島石祿鎮的陳慶目睹了一個從樂東縣過來的老人,這個老人手裡拎著一個東西,這東西很特殊,一身鱗片、蜷縮著身子,像一個籃球的大小。

撰文、攝影:肖詩白

非法交易難防 

1990年代,穿山甲開始逐漸減少,陳慶也開始為海南霸王嶺林業局工作。如今,穿山甲的價格從原來的每500公克十幾元人民幣翻了200倍。根據陳慶回憶他最後一次見到黎族人捕獲穿山甲是在1998年,後來海南中部山區和全島的臺地就再也沒有相關物種的任何紀錄。
對於在華南各個保護區生活和工作的人來說,穿山甲這個物種彷彿已經走入歷史。由於現在穿山甲在國內的價格極高,我們也不排除部分保護區採取了封鎖消息的做法。不過事實上,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估計,過去十年間,全球穿山甲的貿易成交量超過了100萬隻,其中包括了非洲的大穿山甲、印度穿山甲、長尾穿山甲、樹穿山甲、馬來穿山甲和中華穿山甲。所有種類的穿山甲都受到了威脅,但馬來和中華穿山甲受到的威脅最嚴重,這兩種穿山甲在野外的數量在近十年來已經下降了80%,甚至更多,因此都被IUCN列入極危物種;今年10月,華盛頓公約(CITES)亦將穿山甲列入附錄一名單。

%e7%a9%bf%e5%b1%b1%e7%94%b2_020
中國廣西憑祥的邊防武警於2016年8月時,在單週內查獲七隻從越南走私的穿山甲,但牠們都已經死亡,屍體隨後被送往檢疫局檢驗。

對於一個盜獵者來說,若捕獲一隻穿山甲,就意味著獲得了他一家三口一年的生活費,這或許是中華穿山甲極度瀕危的主要原因。

多數穿山甲在來到中國之後的命運無疑都是被肢解,而看似僥倖被拯救的個體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國際上很多個人和組織都很關心從盜獵者手裡拯救出來的穿山甲將何去何從。這些穿山甲的理想狀態是在人工環境下恢復健康,再放歸野外,但中國大陸的環境複雜得多,問題首先來自飼養條件和技術層面的限制。

%e7%a9%bf%e5%b1%b1%e7%94%b2_018-edit_cmyk
中國海南島海口的一間餐廳裡,員工正在準備用穿山甲的血液來蒸米飯。華南地區民眾普遍相信這種特殊料理對身體有益、非常滋補,因此食用穿山甲的需求不斷,導致海南島的穿山甲滅絕,開始依賴越南走私進口。

南寧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並沒有相對應的穿山甲飼養獸舍,衛生條件也很糟。由於穿山甲只吃螞蟻,中國大陸又沒有從馬來西亞引進適合穿山甲用舌頭舔食的蟻製流食,因此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被查獲的穿山甲死於脫水、驚嚇和外傷感染。中國大陸的做法通常是直接將這些穿山甲冷凍封存,然後做成標本…

全文未完,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6年12月號

cv-1216%e6%ad%a3%e5%b0%81%e9%9d%a2s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6年12月號

更多精彩內容:

| 信仰的靈藥 |

科學家正在研究信仰如何透過安慰劑效應、宗教儀式,以及特殊的經驗影響治療成效。

%e4%bf%a1%e4%bb%b0%e7%9a%84%e9%9d%88%e8%97%a5|今昔港都──基隆建港130週年|

通往基隆港的高速公路上,車流匯聚出五彩光影。過盡千帆,明日的基隆是否依然燦爛?

%e5%9f%ba%e9%9a%86

|普丁世代|

蘇聯解體至今25年,許多俄羅斯年輕人渴望那個時代的穩定,並且視崇尚民族主義的總統為英雄。

%e6%99%ae%e4%b8%81

|未來的國家公園|

美國的國家公園會永遠美麗,但全球暖化讓我們必須接受一件事:這些地方不會永恆不變。

%e6%9c%aa%e4%be%86%e7%9a%84%e5%9c%8b%e5%ae%b6%e5%85%ac%e5%9c%92

|穿山甲告急|

過去十年間,全球穿山甲的貿易成交量超過100萬隻,其中中華穿山甲與馬來穿山甲已被IUCN列入極危物種。

%e7%a9%bf%e5%b1%b1%e7%94%b2%e5%91%8a%e6%80%a5

本期零售7-11/全家/誠品/金石堂/博客來等各大書店好評熱賣中!

香港地區:商務、三聯、中華、誠品、 7-11及OK便利店同步熱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