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pek-risk-takers-615

冒險家的祕密

為什麼人類要冒險?是什麼讓探險家在面對其他人都會棄甲回頭的危險時,仍然勇往直前?

 1888年1月13日,於華盛頓特區的「宇宙俱樂部」與鮑威爾聚會的32位男士。他們多數都曾經冒險進入未知的荒野地帶。這些人當中有人打過美國內戰,有人參與過對印第安人的戰役,有海軍軍官、登山家、氣象學家、工程師,有博物學者、製圖師、人種學家以及一位曾經橫越西伯利亞的記者。這些人曾經在北極身處絕境,經歷海上風暴,在動物攻擊與雪崩下逃過一死,忍受過極度飢餓,在難耐的孤寂中仍在遙遠的地域中堅忍前行。

那天晚上他們齊聚一堂,成立了國家地理學會,並且通過這個新組織的宗旨──「增進與普及地理知識」。這個宗旨也意味他們必須投身艱險的探索,進入未知的地域。

宇宙俱樂部那場聚會之後的一百多年,科學家已著手打開神經學的黑盒子,試圖了解驅動人類甘冒風險的機制,並且找尋讓人成為探險家的生理因素。他們研究的焦點是神經傳導物,這種化學物質控制著腦內的溝通,其中一種神經傳導物多巴胺,在冒險犯難的方程式中扮演關鍵角色。它不但幫助我們控制動作技能,也驅使我們向外探索學習新事物,同時也幫助我們處理焦慮、恐懼這些情緒。大腦多巴胺分泌不足的人,如帕金森氏症患者,往往有冷漠無感、對什麼事都提不起勁的困擾。

多巴胺會在我們完成任務時引發滿足感:風險越高,多巴胺分泌得越多。我們之所以不是人人都會去登山或競選公職,部分原因就是每個人分泌的多巴胺多寡不同。神經細胞表層一種名叫「自體受體」的分子控制了我們分泌與使用的多巴胺量,也等於控制著我們對冒險的胃口。

多麼高貴的理念,儘管這一切的源頭都是多巴胺。

人人都是冒險家的後代,更多精彩內容都在國家地理五大主題特展~十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