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Primavera)
山德羅• 波提且利(S a n d r o B o t t i c e l l i )
約1481-82年作

油性蛋彩、畫板
203×314公分
義大利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

波提且利(約-年)本名亞歷山德羅‧迪‧馬力亞諾‧菲力佩皮(Alessandro di Mariano Filipepi),是第一個根據神話場景創作大型作品的畫家,創作態度和繪製宗教作品一樣誠摯。
藝術史家瓦薩里是第一個把這幅作品取名為〈春〉的人。他在1550年描述這幅畫「把維納斯畫成春天的象徵,由優美三女神以鮮花裝飾」。這幅畫的靈感來自古典與當代詩作,包括了奧維德(Ovid)、盧克萊修(Lucretius)、安哲羅‧波利齊亞諾(Angelo Poliziano)等人的作品,把春天旺盛的生命力以及當時盛行的新柏拉圖式愛情理想以象徵手法表現出來。畫的中心主題是愛,以及在理想情況下會帶來繁衍的婚姻;另一個重要主題是愛情勝於暴力。維納斯是保庇婚姻和夫婦之愛的女神;她戴著體面出嫁的佛羅倫斯婦女所戴的頭飾,彷彿在為人祝福似地舉起手來。她整個人被桃金娘樹叢的深色葉子圍繞,桃金娘是維納斯的代表植物,在傳統上也代表性慾、婚姻與生育能力。畫面裡其他人物的位置、樹木之間的光線,都把觀眾的視線導向維納斯。

〈豐收或秋季〉(Abundance orAutumn),山德羅‧波提且利,約1480-85年作,粉筆、墨水、畫紙,31.5×25公分,英國倫敦,大英博物館
這幅素描與〈春〉非常相似,原本可能是為了準備另一幅姊妹作而畫的。1479年,佛羅倫斯的宗教領袖薩佛納羅拉(Girolamo Savonarola)生了一場「虛榮之火」(Bonfire of the Vanities),公開焚燒引人墮落的世俗物品,波提且利也把幾件作品投入火中焚毀,其中可能就有根據這幅素描畫成的作品。

1.花卉
這幅畫裡有500種植物,其中有大約190種花卉,而且許多都可見於春季的佛羅倫斯,是直接寫生來的,例如玫瑰、雛菊、矢車菊、德國鳶尾、款冬、野草莓、康乃馨、風信子和長春花。野生柳橙成熟的時節與畫中花卉的花期不符,不過柳橙樹是作品贊助人麥第奇家族的象徵。

2.轉化
圖右的西風神仄費洛斯(Zephyr)看上了中間的仙女克洛里斯(Chloris),強行侵犯她後又懊悔,於是把她變成圖左的花神弗羅娜(Flora)。兩個女性的衣服飄往不同方向,克洛里斯嘴裡有花冒出來,顯示仙女蛻變成女神的過程。這則寓言出自奧維德的拉丁詩集《歲時記》(Fasti,公元8年作)。佛羅倫斯詩人波利齊亞諾曾在1481年開課講授奧維德,波提且利可能因此獲悉這則神話。

3.優美三女神
阿格萊亞(Aglaea)、攸夫羅西尼(Euphrosyne)、賽萊亞(Talia)這三女神的名字分別是美麗、光輝與歡悅的意思,象徵春天的美好與生育力。波提且利用蛋彩讓三女神裸露的肌膚呈現半透明的質感。不過她們衣不蔽體,看起來有些猥褻。從她們拉長的手指、圓潤的腹部、雪白光滑的皮膚,可以得知當時的人心目中理想的美是什麼樣子。優美的觀感比真實的比例更重要。

4.墨丘利的魔杖
這片花園由眾神的信使墨丘利(Mercury)看守。他的劍收束在身側,右手揮舞的是一根魔杖,或說是信使的權杖,刻成兩隻長著翅膀的蛇交纏的形狀。他對不祥的灰雲舉起魔杖,好把那些雲趕出這個快樂平和的場景。 5.維納斯的長袍
波提且利刻意把這件長袍和墨丘利的披風畫成類似的紅色系,藉此象徵性地指出升高的氣壓,也就是升高的水銀,會促使季節從晚春轉入初夏。維納斯的肚子也開始微微隆起,因為地球萬物就是在年中的月分開始繁衍。

6.薄塗法
波提且利以薄塗法(scumbling)與罩染法(glazing)來作畫。薄塗法是指最後一層顏料用乾筆塗上,但不塗滿,讓下層的某些顏色可以透出來。罩染法是在已經乾燥的不透明顏料上方覆蓋一層透明塗料。在波提且利死後400年,薄塗法在點描主義畫家之間又流行起來。

7.膚色
波提且利筆下的膚色是用半透明的赭色、白色、辰砂、紅澱顏料以細小的筆觸費心地層層塗染而成。所有女性人物都以蒼白的膚色配上粉嫩的雙頰,男性擁有較深的膚色,而他筆下的嬰幼兒全有著紅潤的臉頰,是用前面提到的白色與兩種紅色顏料罩染而成。

〈四季假面劇〉(The Masque of the Four Seasons)細部,華特‧克雷恩(Walter Crane),約1905-09年作,油彩、畫布,244×122公分,德國達母斯塔特,黑森邦博物館(Hessisches Landesmuseum)
英國的前拉斐爾派畫家(Pre-Raphaelites)在19世紀重新發掘了波提且利的作品,波提且利的許多概念也出現在前拉斐爾派和同時期的藝術與工藝運動(Arts and Crafts)設計師的作品裡,特別是華特‧克雷恩(1845-1915年)。波提且利的人物與場景可以直接拿來與克雷恩這幅〈四季假面劇〉對照著看。波提且利也啟發了前拉斐爾派畫家約翰‧艾佛雷特‧米萊(JohnEverett Millais)在作品〈奧菲莉亞〉(Ophelia)裡加入具有象徵意義的花卉。

★把世界各大美術館連同專業解說員一起帶回家!《細看藝術》,各大書局好評販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