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曹雪芹

《紅樓夢》第五回中,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時看到上面那副對聯,意思是說「假的被當做真的,真的也就跟假的沒差;虛無的被看待成實有的,那麼實有的也就變得虛無了」。評論《紅樓夢》者咸認此聯道盡人生奧義,可算為整本《紅樓夢》預作註解。人生如此,人心亦然。對萬事萬物真假有無作判斷時,你我的答案與真實的距離,可說是近忽遠,難以捉摸。

不然,喝符咒水怎能讓信眾覺得病痛減輕?被催眠者居然可以把洋葱當蘋果大啖?不曾被性侵的「被害者」,為何會在接受心理治療後,指證歷歷地讓至親陷入數十年冤獄?

對的人、對的情境,加上合適的引導(或者也可說是「不對的人、不對的情境,加上不合適的引導」?),以假為真的戲碼在醫院、在舞台、在法庭上演著。只要我相信,有什麼不可能?痛與不痛、變胖或變瘦、發生還是沒發生過,心靈與皮相的假假真真繫於一言與一念之間的程度,遠高於一般人所能想像的地步。

為什麼「信念」(belief)對人類身心影響如此強大?它的生理機制是什麼?我們能如何加以利用?本書的書名《腦內心機》正是最精要的解答:大腦擅長從龐雜的訊息中(自以為)理出頭緒,它見微知著、捕風捉影尋求解釋,這個本能超級強大到理性難以駕馭。利用「創造脈絡」加上有技巧的「暗示」,不僅想法會被藥廠、政客或神棍牽著走,連身體都會產生變化,與心理狀態互相「印證」。

《腦內心機》剖析現今科學界對於信念力量的研究成果,內容涵蓋「安慰劑」、「催眠」與「虛假記憶」這三個互相獨立、卻都與個體信念息息相關的現象。作者艾瑞克.文斯(Erik Vance)不僅涉獵最新的研究文獻,還親訪多位大師級科學家或實務工作者;這些專家的專長領域涵蓋神經傳導物、腦造影、基因、催眠引導、中醫、人類記憶等範疇,作者甚至親身體驗其實驗或治療手段(真的玩很大!他還付錢給墨西哥巫醫,詛咒自己遭逢惡運)。跟隨作者,我們一會兒置身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疼痛實驗室中接受電擊,隔一會兒又在北京舊城區的中醫按摩館虐待腳底;這些鮮活的第一手體驗,讓書中所談的觀念立體化,也有了溫度。

《腦內心機》大半篇幅在談安慰劑的來龍去脈。對現代製藥業而言,安慰劑效果既是上市的阻礙,又是藥櫃裡的仙丹。實驗設計為了確認藥物成份與療效之間的因果關係,必須排除來自「安慰劑效應」的混淆;可是藥物只要弄上市了,不管葫蘆裡賣的是否確實有效,「能夠被政府認可當藥賣」這個資格本身居然就能治病!安慰劑控制組,本來應該像一面照妖鏡,讓藥物實驗組的真正效果大小現出原形。有趣的是,在實際應用上,摸摸照妖鏡可抵真的吃唐僧肉!

基因型、性別、年齡、環境、文化……等個別差異因素,在安慰劑效果、催眠感受性以及虛假記憶形成上,扮演關鍵角色。關於研究人類心智與行為的方法,過去在科學上的「正統」,是注重不同實驗情況差異、講究因果推論的實驗法;而關懷人的個別差異,檢視各種因素變異的相關法則被視為「旁枝」。以安慰劑效果為例,在大部分實驗法教科書中,它是應該被排除在解釋之外的對象;但隨著證據顯示,安慰劑本身就是應該被研究的焦點,研究者勢必將面臨把個別差異的混淆因素排除後,顯示出理論模型在預測上的無能為力。上個世紀中葉,美國心理學會會長克隆巴赫.李(Cronbach Lee)說得好:「相關心理學只管生物體間的變異;實驗心理學只管實驗情況間的變異。一個有統整性的學門應該兩者都探討,而且應關心生物體與實驗情況間的交互作用。研究者的職責,是去發明理論建構並且形成一套足以準確預測的定律之網。」(註)

回到本書內容,我相信親身體驗過或著迷於信念力量的讀者,將與書中鮮活的各類神奇體驗產生共鳴;對信念力量嗤之以鼻的人,亦可透過作者對最新神經科學、基因學、認知心理學……等研究領域深入淺出的介紹,了解信念是如何影響藥效、行為與記憶的可能機制。

值得所有讀者注意的是,書中指出了目前科學研究所知信念能影響的極限,並提供讀者追求信念療效時應注意的原則。不論您對信念影響身心的立場是什麼,都能從書中得到扎實的知性滿足。我這是在暗示各位讀者嗎?且留待您細細品讀此書後見分曉!

註:見Cronbach, L. J. (1957). The two disciplines of scientific psychology. American Psychologist, 12(11), 671-684. 

 

 

 

 

本文選自《腦內心機:從催眠、安慰劑和虛假記憶揭開大腦自我暗示的祕密》,博客來誠品金石堂讀冊大石商城,現正銷售中。

延伸閱讀
1.《腦內心機》安慰劑placebo ,意思是「我將取悅」
2.《腦內心機》說「痛痛飛走了!」就不痛了嗎?
3.《腦內心機》就是他!大腦的操偶師兼董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