廷布克圖 / Timbuktu

撒哈拉沙漠與黑色非洲的這處傳奇交會點,是旅行中毒者長久盼望的目的地。

 

「在地圖結束的地方,就是廷布克圖(Timbuktu)的起點。你必須走過炙熱的浩瀚沙土、永恆空無的境地,才能到達這裡。[⋯⋯]你會與宇宙合而為一⋯⋯」在當代紐約的城市象徵兼代表性作家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撰寫的小說《在地圖結束的地方》中,主角想像著永遠不會踏上的旅程時,說出了這樣的話。可能有人會想,這位習於「大蘋果」的地理環境甚至是心情變化的作家,為何突然轉移話題,開始寫起對遠方土地的渴望?答案很簡單,正如所有旅行中毒者都知道的:廷布克圖不是一個實際景點,而是一則神話,一片精神綠洲。

 

本圖選自《國家地理終極旅遊:全球50大即將消失的景點》
本圖選自《國家地理終極旅遊:全球50大即將消失的景點》

現況資訊
• 地點:馬利廷布克圖地區
• 危機:環境退化、戰爭

就此而言,自從圖阿雷格人於11世紀建造此城開始,它就是一種「白」與「黑」─也就是阿拉伯人與非洲黑人─的交會點。廷布克圖今日擁有一萬人口,這座城市從房屋、清真寺、街道,到圖阿雷格人用來烤麵包的圓錐形烤爐,都是以沙泥打造而成。這個傳奇性的沙漠門戶,距離尼日河水道不遠,許多商隊路線在此交會─從陶代尼(Taoudenni)運鹽到北方;從布雷(Boure)和班布克(Banbuk)礦場運金礦到南方;還有往來四面八方的奴隸與創意。

廷布克圖在16世紀的黃金年代,是曼沙穆薩(Mansa Musa)──名聲遠播歐洲宮廷、富裕到難以置信的君主──馬利帝國的樞紐。曼沙穆薩是虔誠的穆斯林,曾組織一個6萬人加上6萬頭駱駝的商隊,載著12噸黃金橫越撒哈拉沙漠,前往麥加朝聖,成為非洲大陸最重大的歷史事件之一。

他同時也是寬容又開明的統治者,推廣伊斯蘭學習,邀請文學家與科學家到他位於廷布克圖的宮廷,還成立了大學,讓溫和的伊斯蘭教派──甚至是蘇非主義等「異教」──有公開表達信仰的機會。

這所大學已經停辦了四個世紀,但直到2012年之前,廷布克圖仍擁有70萬冊無價的手抄本,內容涵蓋各地區的伊斯蘭教導──包括收復失地運動(the Reconquista)之後從安達魯西亞帶到這裡的阿威森那(Avicenna)醫學專著,以及一本用魚鱗製成並以金珠裝飾頁面的12世紀珍貴《古蘭經》──實為一座文化寶庫,號稱「黑色非洲的亞歷山卓圖書館」。在數世紀的和平與商業榮景之後,今日的廷布克圖地區受到伊斯蘭基本教義派掌控。

本圖選自《國家地理終極旅遊:全球50大即將消失的景點》
本圖選自《國家地理終極旅遊:全球50大即將消失的景點》

不用多說,這處遺址對聖戰士(jihadist)而言代表了一個象徵,這個象徵在他們看來是必須摧毀的,使得歷史遺跡與圖書館手稿遭遇重大危機。多虧阿布德爾‧開達‧海德拉(Abdel Kader Haidara)足以寫成一本冒險小說的英勇行徑,從蓋達組織部隊的沖天怒火中救出一批手稿,目前被(驚險地)藏在城外不遠處。而這樣的情勢與事件,也讓旅行中毒者因此失去了一個夢幻景點。

 

本文選自《國家地理終極旅遊:全球50大即將消失的景點》博客來誠品金石堂現正販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