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始終忠誠、有耐心、無畏、寬容、懂得付出純真的愛,
很少有人能終其一生堅守這些品德,不曾有一次棄守。
-M.K.克林頓(M. K. Clinton)

  《重返人間》(The Returns)這本書寫到尾聲的時候,我剛從第二次大規模的亞洲之旅歸來,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教導那裡的人有關狗的種種。我第一次去亞洲是在2014年,當時只是去巡迴講座,這一次,我不但在香港、中國大陸、泰國和新加坡舉辦更多講座,還拍攝了新系列電視節目《西薩狗教官:亞洲接班人》,這是個以競賽方式進行的真人實境秀,節目中我會輔導想要成為訓犬師的普通人,藉此發掘我的下一個徒弟,或許有一天這位徒弟會成為亞洲的「狗班長」。

  東方文化與西方文化之間的巨大差異,讓我這個在第三世界長大的孩子看得目眩神迷。沒有想到的是,亞洲觀眾對我想教導的那種沉著、堅定的領導風格,接受度似乎比美國觀眾和歐洲觀眾高得多。幾千年來,亞洲文化一向以克制、紀律、忠誠、沉著和恭敬為核心價值,儘管大多數來參加我的講座的人,對於如何妥善地照顧狗以及跟狗溝通經驗不多,但他們往往馬上就能理解我要說的是什麼,而且理解得比一些西方觀眾還要全面得多。

  我在亞洲的推廣工作獲得十分令人振奮的迴響。狗主人聽完我的講座之後,回到家只是把他們古老的價值觀應用到和狗的關係上,就獲得了顯著的成效。因此,我帶著十分樂觀的心情回到美國,我對狗在亞洲的前景感到樂觀,在那裡,中產階級飼養寵物狗還是相對新的現象,但那裡的人顯然很渴望知道更多正確的資訊,以妥善照顧這些四條腿的新朋友,並滿足牠們的需求。

  雖然有一些亞洲社會仍然會吃狗肉,我還是認為東方文化很適合愛狗人士,以及那些把狗視為朋友、幫手和同伴的人。有些古老的東方宗教相信,上帝派狗到人間是為了教導和指引我們;有的則相信,當一位賢明而備受尊崇的人過世時,他的靈魂在人間最後的化身會是一隻狗,因為狗是塵世間最有智慧、最了悟的生命。

  在我從狗身上學到那麼多生命的課題之後,我一點也不覺得這種說法太牽強而難以相信。也許,亞洲世界的古人對狗的靈魂早已有所感應,而近代以來愛狗的西方社會才正要開始了解箇中道理吧?

狗來富,貓來起大厝。-華人俗諺

 

 

本文選自《西薩‧米蘭狗班長的人狗幸福學》,博客來誠品金石堂讀冊大石商城,現正銷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