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選自《火星時代:人類拓殖太空的挑戰與前景》
圖選自《火星時代:人類拓殖太空的挑戰與前景》

火星家園
如果要預想火星殖民50 年後的景象,目前再合理的推測也只像是在算命。當然,如果只是想像罩在氣密式大圓頂下的社區,又未免過於簡單。探索的最前線永遠有危險,但過去這些危險不曾成功阻止我們,這次也不會使我們裹足不前。引用詩人艾略特(T. S. Eliot)的話:「只有那些勇於冒險的人,才能發現自己可以走多遠。」微重力、長時間飛行、輻射、宇宙射線:我們是否能克服這些令人擔憂的危險?就算克服了,是否又會有今天還未知的其他問題出現?許多專家都說:這會是個巨大的轉型,我們必須要有心理準備。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at Northridge)的社會學榮譽教師布魯斯(B. J. Bluth)說,想想看:人類從歐洲前往新世界、接著又往美西遷徙時,人跟文化都改變了。

「態度、價值、生活方式都經歷了重大的改變⋯⋯同樣的現象也會影響那些決定前往其他行星殖民的人。」她還說,這不僅是心理狀態的改變:太空先鋒在生理、免疫、文化與社會方面都會發生改變,有異於留在地球上的前人。假設我們不只登陸火星,還在火星上建立殖民地。我們必須推想長期在第四行星生活─以及最後在那裡生小孩─的生物學影響。最重要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輻射的影響。人類在火星上的主要健康疑慮之一就是輻射。漫步火星的太空人會暴露在銀河系的宇宙輻射之下,遇上週期性的太陽風暴時,輻射量也會增加。

「輻射帶來的最大威脅,是你有可能在安全回到地球一陣子之後死於輻射引起的癌症,」ANSER 的太空輻射專家羅恩‧ 透納(RonTurner)說,ANSER 是美國維吉尼亞州瀑布教堂市(Falls Church)的一個研究機構。目前有限的研究也暗示,輻射暴露可能導致的影響不僅發生於多年之後,也有可能發生於長期任務中,透納補充。退化性或急性的影響可能包括心臟病、免疫系統功能降低,甚至可能導致類似阿茲海默症的神經症狀。

《火星時代:人類拓殖太空的挑戰與前景》
《火星時代:人類拓殖太空的挑戰與前景》

 

 

 

 

 

本文選自《火星時代:人類拓殖太空的挑戰與前景》,商城博客來誠品金石堂,現正銷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