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屈服於同儕壓力嗎?艾許的從眾實驗

圖片選自《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
圖片選自《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

即使有不只一個人說你是錯的,你也總是能夠堅持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嗎?你有多麼獨立自主?

當一群人在一起時,似乎常會做出團體決策,例如:「一起去餐廳吃飯吧」或「一起唱生日快樂歌吧」。但有時候,會有一、兩個人反對,決定做不同的事。行為心理學家索羅門‧艾許想測量人們有多容易被團體說服。

實驗

一名男大學生受邀和另外一群學生一起參加一項心理研究。到了現場,他看見其他人在走廊上等候,接著大家進了教室,六、七個人坐成一排,新人被安排坐在倒數第二個位置。他不知道的是,其他人全都是助手假扮的,遵照一套嚴格的指示行動。他是唯一的外人─也就是「關鍵受試者」。

一名實驗者走進來,說明實驗內容,請他們估計一些線段的相對長度。每一次測驗時,他都會在檯子上放兩張卡片,其中一張畫著三條長度不等的黑線,另一張則畫著一條測試線,與另外那三條線的其中一條等長。這些線條的長度在2.5到25公分之間。團隊的任務是要判斷哪一條線的長度跟測試線一樣。

重點來了:參與者必須一個接一個大聲說出自己的答案。因此關鍵受試者是倒數第二個作答的人,在輪到他之前,必定會聽到很多人的答案。每一場實驗都有18道題目,但這18道題目其實是9道題目重複進行兩遍。

所有的助手都會給出同樣的答案,所以第一個人如果選B,那麼後面所有的人也會跟著選B。最初的兩題中,所有人的答案都是正確的。但從第三題開始,助手就刻意選擇錯誤的答案,這時關鍵受試者(表情往往很困惑)就必須做出抉擇,看是要說出他認為正確的答案,還是說出跟大家一樣的答案。這是個困難的決定,因為他必須在眾人面前把答案說出來,而他若持不同意見,就代表他認為其他人都錯了。

他們繼續進行後面的測試。18道題目中,助手答對6題,答錯12題。有趣的是,關鍵受試者屈服了,跟著說出錯誤的答案。這種現象在第四題和第十題最為顯著,而這兩題的線段組合是一樣的。

為了確認在這個實驗中選出正確答案很容易,艾許又進行了一系列試驗,讓單一受試者觀察線段組合,並把答案寫下來。少了同儕壓力,受試者的答對率超過99%,證實了題目並不會太難。

艾許重複做了幾十次實驗,而整體結果顯示,受試者會在37%的測試中選擇從眾,給了錯誤的答案。有些關鍵受試者始終保持獨立性,不理會其他人怎麼說。有些人則完全屈服,每一次都跟著群體意見作答。也有些人採取折衷作法,在20%的題目中給了錯誤的答案,這些答案並沒有錯得像大家的答案那麼離譜,但依舊是錯的。

實驗結束後,他訪問了所有的受試者,結果發現他們會想要解釋自己為什麼會被搞得一頭霧水:

• 答了幾題以後,我以為他們說的是寬度。

• 我以為題目可能有陷阱――某種視錯覺之類的。

• 一開始,我覺得不是我有問題,就是他們大部分人有問題。

• 我很確定他們是錯的,但我也不敢肯定自己是對的。

群體壓力

每一場訪談快結束時,艾許都會向受試者揭露真相,而他們全都鬆了一口氣。其中一人甚至說:「政府的責任就是執行多數人的意見,即便你堅信他們是錯的也一樣。」其他人也各自分享了如釋重負的心情:

• 不是他們瘋了,就是我瘋了――我無法肯定是前者還是後者――我就想,我的判斷力真的有這麼差嗎?但同時我又覺得自己沒錯。

• 我說出跟大家一樣的答案,不是因為我認為他們是對的,而是因為我想跟團體意見一致。我覺得要反
對眾人的意見非常需要勇氣。

• 如果不同意大家,我會覺得自己不是團體的一分子。

最後,艾許得到一系列結論。當助手人數只有兩、三人時,受試者較能保持獨立性,較不易受群體意見左右。群體壓力並不會隨著時間增加,因為在整個實驗過程裡,大多數受試者的獨立程度都沒有變。所以同儕壓力真的有效,雖然這些實驗只是要受試者判斷線的長度而已。要探討同儕壓力的影響程度,還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但整體而言,就像其中一位受試者說的:「身為少數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
《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

 

 

 

 

 

 

本文選自《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商城博客來誠品金石堂,現正銷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