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艾伯特怎麼了?探討古典制約在人類身上的效果

圖片選自《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
圖片選自《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

艾伯特B.(後來通稱為「小艾伯特」)是一個平靜、快樂、健康的孩子,九個月大時體重9.5公斤。因為母親的職業是保姆,他幾乎一輩子都待在母親工作的醫院裡。

1919年,心理學家約翰B.華生和他指導的研究生羅莎莉‧雷納,想探討巴夫洛夫在狗身上發現的制約反應(見第19頁),能否應用在人類身上。華生假設嬰兒對巨響的恐懼就像狗分泌唾液一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反射反應。因此他推論,應該可以運用古典制約理論,來引發人類對毫無關聯的物件產生恐懼反應。

華生和雷納選擇小艾伯特作為實驗對象。他們先拿一隻活的白老鼠給他看,然後是兔子、狗、猴子,和其他幾樣東西。小艾伯特似乎很想拿過去把玩,在這個階段沒有表現出任何恐懼反應,也沒有哭。

然後,他們在他背後用鐵鎚敲擊鐵棒,製造出驚人的巨響。實驗記錄是這麼寫的:

嬰兒受到很大的驚嚇;他摒住呼吸,手臂抬了起來,呈現出受驚的模樣。第二次刺激引起了相同的反應,除此之外嘴唇也噘了起來,開始顫抖。第三次刺激時,孩子一下子嚎啕大哭。這是本實驗室第一次以情緒性的刺激,成功引發艾伯特的恐懼甚至哭泣的反應。

古典制約

接著他們著手試驗,如果把動物(更精確地說是白老鼠)放在小艾伯特面前,並同時敲擊鐵棒,是否能夠引發他對動物產生恐懼制約,然後進一步檢驗這種制約恐懼是否會轉移到其他動物身上。他們建立制約情緒反應的實驗過程如下:

  1. 突然把白老鼠從籃子裡拿出來,放在小艾伯特面前。他伸出左手想觸摸老鼠。在他的手碰到老鼠的
    那一刻,立即在他身後敲擊鐵棒。他嚇了一大跳,身體向前撲倒,臉埋進床墊裡,但是並沒有哭。
  2. 當他的右手觸碰到老鼠時,再度敲擊鐵棒。小嬰兒同樣又受到很大的驚嚇,向前趴倒,並開始嗚咽啜泣。

他們重複把老鼠放在他面前然後猛擊鐵棒的程序,三遍以後,小艾伯特只要看見老鼠,就開始抽噎。接著再實施兩次老鼠加巨響的程序,最後,只要把老鼠拿到小艾伯特面前,「他就會開始哭泣。幾乎是立即反應⋯⋯他會以驚人的速度爬走,快到我們差點來不及在他爬到桌子邊緣之前把他抓住。」就這樣,對聲響的非制約反應,變成了對老鼠的制約反應。

類化反應

幾天後,小艾伯特除了還是怕老鼠之外,其他時候都很快樂、很愛笑。華生和雷納想知道,小艾伯特對老鼠的恐懼,是否會讓他也害怕其他毛茸茸的動物,於是他們把兔子拿到他面前。他的反應是竭盡所能地往後傾,想要遠離那隻兔子,並嚎啕大哭起來。看見狗的反應比較沒有那麼激烈,但還是會哭泣;連棉花球也能令他不安。

研究者繼續用老鼠和狗對小艾伯特進行制約,每次這些動物靠近他,他們就敲響鐵棒。實驗過後一個月,小艾伯特還是會對老鼠和狗顯示出痛苦的反應,也還是會因為看見兔子而焦慮不安。

當時這項實驗飽受爭議,無論是實驗結論的效度(validity),還是道德上的考量,都受到嚴厲批評。毋庸置疑,這種實驗如今絕不可能獲得准許;當初實驗者是否曾經正式取得小艾伯特母親的同意都有疑慮。華生本人也對這個大膽實驗背後可議的道德問題寫下他的想法:「最初我們對於該不該嘗試這個實驗抱持很大的猶豫⋯⋯採取這樣的手法要背負一定的責任。」但很快地,他找到了安慰自己的說法:「反正孩子一旦離開醫院育嬰室的安全環境回到家裡,面對各種亂七八糟的情況,馬上就會產生這一類的依附狀態。」

華生也在記錄中表示, 他有意嘗試「去依附」(detachment)、「去敏感化」(desensitization)─也就是消除制約情緒反應,但還來不及進行,小艾伯特就被帶離了醫院。

沒有證據顯示小艾伯特的制約反應持續了多久(也沒有證據顯示後來還持續存在),因為直到近期才有人開始尋找他的下落。最可能的人選是一位名叫艾伯特‧巴爾格的男子;但還沒有人來得及聯絡上他,這位艾伯特‧巴爾格就在1987年過世了。

他的姪女說他一直都很討厭狗。

 

 

 

 

《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
《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

 

 

 

 

 

本文選自《巴夫洛夫的狗:50個改變歷史的心理學實驗》,商城博客來誠品金石堂,現正銷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