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出自《國家地理 埃及神話故事》
圖片出自《國家地理 埃及神話故事》

印普發現野外的樂趣時,還只是個小男孩,一切都因他母親奈蓓胡特而起。母親對他的寵愛無所不至,但卻遮遮掩掩的,彷彿必須保密。於是他模仿母親的步伐、動作和呼吸,學會了鬼鬼祟祟的舉止,就這樣變成追蹤動物的專家。

他最喜歡沙漠裡的胡狼,或許是因為牠們也總是偷偷摸摸的,就連結伴捕獵的時候,牠們金色的毛皮也能和沙子融成一片。又或許是因為這些胡狼太愛吃了,連果子都吃,被叢林貓瞧不起。印普當然不是無所不吃,但他很喜歡胡狼對吃的熱誠。又或許是因為胡狼很謹慎,總是選擇老弱殘病的動物當獵物,反正牠們本來就快死了。胡狼也會獵捕剛出生的幼獸,聽起來好像很可怕,但是說真的,幼獸本來就是很多動物的獵物,母獸一個不留意,寶寶就會被吃掉。重點是,胡狼從不攻擊身強力壯、還會活上許多年的動物,牠們並非嗜殺成性,也不像獅子和鱷魚那樣殘忍。

胡狼也吃腐肉,牠們會聚集在墓園,甚至會把屍體挖出來吃。這當然很噁心,但也無可厚非,胡狼畢竟是野獸。

長時間跟蹤胡狼,讓印普一次又一次接觸死亡。他會想到死亡,經常思考死亡。有的死亡幾乎感覺像是慈悲,有的無情,有的偶然。他注意到討論生,免不了要討論死,也免不了要討論在面對不斷變化的需求和選擇時,如何找到方向。所以當印普宣布要到冥界統管亡靈的時候,他的父母塞特與奈蓓胡特並不意外。

印普以胡狼頭的形象出現,有時全身都化為胡狼,但毛皮不是金色而是黑色的。黑色再合適不過了,因為它是冥界的顏色,也是尼羅河岸沃土的顏色:生命源頭的顏色。於是他開始統管冥界,一切順利。

但是後來,他父親塞特毫無理由地殺害他優秀的舅伯烏西爾,行為卑劣,扯出一大堆事,就像那些碎裂的屍塊一樣。印普的內心變得很脆弱,他皺起鼻子,忍住失落與困惑的嚎叫。他那如同清爽甜風的姨姑依賽孤獨隱居,而他的母親奈蓓胡特則會突然消失很長一段時間,好像都沒有人關心印普了,他幾乎為此發狂。

至少印普可以和敬愛的舅伯再度相聚。烏西爾來到冥界時,由印普親手為他塗香料防腐,然後他做了孝順的甥侄該做的事:退居幕後,讓烏西爾擔當更重要的角色。印普自己則成了孤兒和無主靈魂的守護神。他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感到很自在,彷彿他也是其中一分子。另外,他也負責監督葬禮儀式。

對於烏西爾來到冥界一事,印普其實心懷感激。為亡靈做好準備是一回事,審判亡靈又是另一回事,把冥神的位置讓給烏西爾,他沒有半點不捨。

犬科與貓科
自古以來,貓和狗就是人類的寵物, 但是這兩種動物的生物特徵和習性並不相同。狗屬於雜食的犬科,喜歡群體生活與團隊合作。貓屬於食肉的貓科,你家的貓咪看到南瓜派會把頭撇開,但狗卻會大口吞下它,而且貓科動物通常都獨來獨往。古埃及人認為貓是聖獸,狗則具有看家和打獵的功用。

※本書使用的是早期的埃及名稱,而非經希臘文轉譯的版本,所以智慧之神的名字寫成「特胡提」,而不是常見的「托特」。不過,本書還是把埃及這個國家寫成從希臘文演變來的「埃及」,而不是罕為人知的古名「庫馬特」。又因為希臘文的寫法比較常見,所以在下表、目錄,以及每個章節的開頭都列出了神祇的埃及名和希臘名,作為對照。

name

 

埃及神話故事立體書封

 

 

 

 

 

 

(本文摘自:《國家地理 埃及神話故事》 ,博客來誠品金石堂 同步熱烈販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