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251
研究員用牙刷蒐集柳芭耳中可能被保存下來的耳疥蟲及其他微小的生物。圖片出自《長毛象寶寶:穿越時空大現形》

調查項目三:俄羅斯,聖彼得堡

任務:解剖長毛象的遺體

沒多久,柳芭又回到了牠的「行動小冰箱」、搭上飛機飛往位於俄羅斯聖彼得堡的一間遺傳學實驗室。伯納德、費雪和鈴木要到幾個月後才會抵達,與古生物學者阿列克謝‧提霍諾夫一起小心翼翼地剖開柳芭的遺體。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像在打開藏寶箱一樣,不知道最終會找到些什麼,但是心目中卻有很高的期待,希望解剖結果不但能讓他們了解柳芭的生活與死因,更能打開一扇窺探4萬2000年前地球上的生命之門。

整個解剖過程必須花上三天,科學家們又一次穿上了無菌衣和外科口罩,開始把長毛象剖開來檢查。史前時代的祕密,就在他們的指尖之下,但這也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因為在解剖與縫合的過程中,必須盡量減低對遺骸造成損害,這樣柳芭才能繼續保存在最佳狀態,供其他科學家以及後世的人研究。

健康的脂肪

科學家第一項要檢查的,就是柳芭頸背的隆肉。長毛象專家想知道,長毛象是不是在隆肉內貯存多餘的脂肪,以度過漫長的寒冬;而如果是的話,需要多久才能儲存到足夠的脂肪量。研究員從柳芭的隆肉中取下一小塊約莫鉛筆粗細的樣本,從樣本的脂肪含量看來,冬末或早春出生的長毛象寶寶,在營養充足的情況下,從出生開始就在快速地貯存脂肪,好準備迎接下一次秋冬的來臨了。研究員也檢查柳芭的耳朵,看看有沒有耳疥蟲(很多現代哺乳類動物耳朵裡都會有的小蟲子),或是在柳芭所處的史前環境曾經存在過的其他微生物。

DNA、顆粒和亮點

研究員從柳芭的腿上剪下一點毛髮,這些毛髮如果沒有腐化得太厲害,有可能還含有一些DNA,生物體的遺傳資訊都會儲存在那裡。在DNA之中還可以找到基因──那就是決定長毛象是長毛象、老鼠是老鼠的遺傳物質。科學家如果運氣非常好的話,說不定可以把多股DNA中的基因拼湊起來,組成叫做「基因組」的完整基因地圖。

鈴木在柳芭的側面開了一個小洞,把內視鏡(頂端裝有攝影機鏡頭的窄管)插進去,然後一面看著電腦螢幕上的影像,一面把內視鏡引導到柳芭體內的各個部位。科學家們看到,電腦斷層掃描所發現的細顆粒物質,原來是藍色的。費雪認出那就是藍鐵礦,一種由磷酸鹽與其他物質結合、在骨頭與軟組織中自然產生的礦物。稍早前,科學家也在柳芭的身上發現藍鐵礦,尤其與沙洲接觸的那一側更為明顯。因此,科學家懷疑柳芭骨骼中的亮點,也是藍鐵礦所致,可是,為什麼牠體內會有那麼多藍鐵礦呢?

image-253長鼻的重創

科學家團隊繼續以內視鏡解剖、探測,發現柳芭的長鼻與氣管被泥巴塞住了,看來牠十之八九是因濃稠的泥漿堵住氣管、窒息而死的,泥漿都還沒進到肺部。這些泥巴大概就是小長毛象體內的藍鐵礦的來源,同時也很可能是造成牠臉上那塊不尋常的凹陷的原因。當柳芭的長鼻吸入泥漿的時候,牠試圖以大口吸氣來清空鼻腔,導致泥漿灌進氣管,直達靠進肺部的地方,把呼吸管道全堵住;而隨著泥漿從鼻子吸進氣管,鼻腔出現真空,於是長鼻內的軟組織崩塌,造成了臉上的凹陷。至此,科學家團隊的主要疑問都已經獲得了解答,接下來他們急著想知道的是解剖手術還會揭開什麼謎團。

延伸閱讀: 調查任務一,喚醒沉睡萬年的長毛象寶寶

[box type=”info” color=”#272727″ bg=”#FFFCEC” font=”arial” fontsize=”12″ radius=”5″ border=”#FFF4C1″ float=”left”]

《長毛象寶寶》立書封s2 

冰封4.2萬年的長毛象寶寶現身21世紀
重建冰川時期的生態環境
揭開長毛象寶寶的身世之謎

《長毛象寶寶:穿越時空大現形》

[/box]

banner600X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