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注意這兩張桌面的尺寸。

問問自己,那一張桌子比較有辦法塞進家裡狹窄的飯廳?

哪張桌子需要用比較寬的桌布?換句話說,用肉眼評估

這兩個桌面,看看是否其中一張桌子比較寬。

1

 未命名

結果怎麼樣

兩張桌面的大小和形狀完全相同。不相信的話,拿把尺來量量看。

這個錯覺圖像裡包含了兩個最常見的錯誤心理詮釋:水平/垂直錯覺,以及三維透視錯覺。

德國生理學家阿道夫.斐克(Adolf Fick,1829-1901年)在1851年發表的博士論文中,提出水平/垂直錯覺的理論,闡述了簡單幾何圖案之間的不同,看起來又有什麼差異。這種實際尺寸不符合人類感知的現象,就稱為幾何錯覺圖像。斐克發現垂直線條看起來會比同樣長度的水平線條更長。這個現象出現在英文字母T,字母裡兩條線的長度其實是一樣的。只要讓兩條長度完全相同的線條呈90度,一條垂直、一條水平,你就會觀察到這個現象。1890年代,許多雜誌都流行發表這類錯覺圖像(儘管彼此略有差異),描繪一名男性戴著一頂高帽,帽子看起來長度比寬度更長,但只要用尺量,就會發現帽子的長寬其實是一樣的。

 錯覺圖像,是斐克的字母T以及紳士帽在20世紀的翻版。桌子本身擺設的方向,會讓你覺得垂直的桌邊,會比轉了90度的水平桌邊還長。這種透視錯覺還有另一個解釋。大腦會選擇如何詮釋這兩張桌子的圖像。大腦的透視原則取決於過去的經驗,因此認為左邊那張桌子延伸得更遠,看起來會比右邊那張桌更細長。

 看清楚一點

謝帕德之桌包含了兩種常見的錯誤心理詮釋:水平/垂直錯覺,以及三維透視錯覺。

 史丹佛大學的認知科學家兼生理學家羅傑.謝帕德(Roger Shepard)以鋼筆和墨水,創造出數十種玩弄大腦的設計。他一開始是出於好玩的心理,畫出這些圖案,但後來就發現這些圖案跟他對大腦視覺處理的研究息息相關。謝帕德很喜歡用各種方式顛覆大腦對視覺刺激的詮釋,或進行他所謂的「腦力翻筋斗」。

本實驗一開始的錯覺圖像,也就是他的謝帕德之桌,顯示人的頭腦碰到二維圖案時,是如何試圖建構三維世界的。這個原理就跟一些旅遊快照拍出的效果很像:一名身形巨大的遊客站在斜塔前,作勢推著背景中的迷你斜塔,彷彿想將它扶正;或一名登山客在猶他州的峽谷中,作勢舉起一塊巨石,但其實石頭是在離相機很遠的地方。解開錯覺圖像之謎謝帕德之桌的水平線和垂直線存在於自然中,但比例似乎不太一樣。眼睛比較容易看到長的水平面,例如水平線或一座湖另一頭的邊線。而長的垂直線則往往代表地面上的水平線,例如一條通往遠方的道路。因此我們很容易以為垂直線比真正的水平線還長。謝帕德圖案中的垂直線,看起來似乎朝著水平方向延伸,就像一條馬路一樣。但這種詮釋其實是「有誤」的。倘若桌面真的是長方形,線性透視原理會讓桌子遠端的邊線,看起來稍微短於近端的平行邊線。我們過去的透視經驗,讓大腦以為垂直面比較高的物體(或比同尺寸的相似物還更小的物體),是位於較遠處。在這種情況下,大腦會知道倘若桌面真的是長方形,遠邊的尺寸其實是錯誤的,不符真實情況,但大腦卻捨棄這個資訊,轉而用最能符合視覺訊息的方式理解這個實際景象:這是兩張真正的桌子,不過擺設角度不同罷了。

 透視錯覺

有玩過照相機的人都知道,當我們將三維世界攤平成為二維影像,我們的視覺就會扭曲。將位於近距離和遠距離的物體拉近,就會扭曲這些物體原本的大小和遠近,玩弄旁觀者的視覺。

A00022

 內容出自《大腦騙局》神經科學告訴你,為什麼你的眼睛、你的思想、你的自我老愛欺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