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塑膠:人類的健康

是否對我們構成威脅?

微小的塑膠碎片對海洋生物有害,包括我們吃的魚類和貝類。它們也會危害人類嗎?科學家正與時間賽跑,尋找答案。

哥倫比亞大學的拉蒙特-多爾蒂地球觀測站位於紐約州的帕麗塞得村,黛博拉.李.馬加迪尼在那裡的實驗室把載玻片放到顯微鏡底下,打開紫外光。載玻片上是她從魚市場買來的一隻蝦子,消化道已經溶成液體,她仔細觀察後,不假思索地說:「這蝦子全身都是纖維!」牠的腸道內有七條捲曲的塑膠絲,以尼羅紅染色後發出螢光。

這隻3公釐長的水蚤食入的微塑膠發出綠光。在實驗室裡,水蚤暴露在比自然界中更多的圓形微粒和不規則碎片中。不規則碎片造成較大的威脅,因為會結塊並卡在腸道內。 martin ogonowski and christoph schür,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analytical chemistry (aces), stockholm university

 

全球各地都有像馬加迪尼這樣的研究者,透過顯微鏡觀察海洋和淡水物種體內的微細塑膠,有纖維、碎片和微粒。科學家已在114種水生物種身上發現微塑膠,超過半數最終都到了我們的餐盤上。如今他們試圖判斷這對人類健康有何影響。

微塑膠是小於5公釐的碎片,目前沒有科學證據顯示它們會對個別魚類族群造成影響。我們的食物供應狀況似乎不受威脅,至少目前所知是如此。但如今做的研究足以顯示,我們愛吃的魚類和貝類正飽受這些無所不在的塑膠所苦。每年有500萬至1300萬公噸的塑膠從海岸地區流入海洋,而陽光、風、海浪和熱都會將這種物質分解成較小的碎片,對浮游生物、雙殼貝類、魚類甚至鯨類來說,它們看起來很像食物。

實驗顯示微塑膠會危害水生生物,也會對龜類和鳥類造成傷害:它們會阻塞消化道、降低進食欲望,這些都會阻礙發育和減少繁殖產出。有些物種甚至逐漸飢餓至死。

除了物理上的影響,微塑膠也帶來化學衝擊,因為從陸地沖刷進海洋的懸浮汙染物,如多氯聯苯(PCB)、多環芳香烴(PAH)和重金屬,常會附著於微塑膠表面。

雀兒喜.羅克曼是多倫多大學生態學教授,她把用來製造塑膠袋的聚乙烯磨碎,放進聖地牙哥灣浸泡三個月。接下來的兩個月,她把這種汙染的塑膠連同實驗室的飼料餵給青鱂吃,這是種經常用來做研究的小魚。吃下受汙染塑膠的魚,牠們肝臟的受損程度比吃下未受汙染塑膠的魚更嚴重。(肝臟受損的魚比較無法代謝藥物、殺蟲劑和其他汙染物。)另一項實驗顯示,暴露在聚苯乙烯(外帶食物容器的材質)微小碎片中的牡蠣,產生的卵較少,精子也較無活力。

受到塑膠危害的淡水與海洋生物名單已經擴及數百個物種。

很難分析微塑膠是否因為我們食用海鮮而對人體造成影響,因為我們周遭都充斥著這種物質,從呼吸的空氣、喝的自來水和瓶裝水、吃的食物到穿的衣物都有。此外,塑膠是以很多形式出現,並且包含各種添加物,像是色素、紫外線穩定劑、防水劑、阻燃劑、雙酚A(BPA)之類的硬化劑,以及稱作鄰苯二甲酸酯的軟化劑,這些都可能滲濾到周遭環境。

全文未完,了解更多內容 請參閱:《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8年6月號

大石網路商城/博客來/7-11/誠品/金石堂/好事多 等各大書店6月1日準時開賣

APP下載,雜誌隨身讀~
iOS版:http://apple.co/1SY9mr6
Android版:http://bit.ly/1HCBzSo

訂閱優惠:http://bit.ly/2LbTB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