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1自從台北動物園的大明星,大貓熊「團團」與「圓圓」於去年產下幼崽「圓仔」以來,這隻酣狀可掬的新生兒就沒有少受關注。自1月初公開亮相以來,媒體的報導幾乎到了無孔不入的程度,占據了大量新聞時段與版面。然而在這些汗牛充棟的對「圓仔」的報導中,我們很少因此了解大貓熊的生存現狀,以及這個明星物種在整體生態系所扮演的角色。

 

因此我們特別邀請現任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熊貓守護使」陳寅蓉撰寫了《大貓熊的漫漫歸鄉路》一文,旨在提醒讀者,被派至各國的圈養大貓熊的真正價值在於告訴大眾生態保育、尤其是棲地保育的重要性。同時也讓讀者知道,研究者不僅在圈養環境中研究大貓熊,更在放歸野外與野生大貓熊的行為研究上做了許多努力。

大貓熊的野外放歸嘗試,實際上始於1983年,到2005年共嘗試野放了8隻大貓熊。從2006年的「祥祥」開始,才算是真正意義的圈養貓熊野放,但「祥祥」的野放試驗不幸以牠的死亡告終。科學家以更加審慎的步驟在2012年野放了「淘淘」,去年則野放了第一隻雌性大貓熊「張想」,目前這兩頭大貓熊生存狀況良好,牠們能否在野外長期健康的生存,令人充滿期盼。

陳寅蓉是從全球116萬名報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的三位「2013熊貓保護使」之一,這個身分讓她走訪全球圈養大貓熊的動物園,觀察大貓熊的保育狀況,她的經驗給本文提供了特別的視角。

為本文提供照片的包括長期關注大貓熊保育狀況的中國攝影師羅小韻、在野外曾以7年時間進行野生大貓熊調查學者王放,以及在野外追蹤大貓熊蹤跡超過20年的保護區工作者向定乾等人。在陝西長青自然保護區任職的向定乾自1989年即參與大貓熊研究工作,長年在野外監測大貓熊生存狀況,因此才能拍攝到大貓熊交配、標示領域行為的極珍貴畫面。

圓仔的模樣確實人見人愛,但通過本文作者與攝影師的文字與圖片,我們希望讀者的關注不僅僅在一隻個體的一舉一動,而是牠所代表的物種,以及這個物種所需要的整個生態系所面臨的問題與挑戰。

(攝影:向定乾)

 

李永適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總編輯